|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448 乾爹

448 乾爹 (1/1)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7-06-11 17:44  字數:2411

距離蟲巢越遠,花蟲族的攻擊就越劇烈。.

軍隊方面通過監控現不止是敢死隊周圍的花蟲族,連更遠地方的花蟲族都開始朝他們靠攏「看來這次他們真的抓住了一條大魚。」

「再派五個機甲師和五個戰機師過去救援。命令戰士們全力阻止花蟲族向敢死隊方位靠攏,讓輪休的第一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緊急集合參戰,務必保證救援成功!」

「隔離艦準備好了嗎?」

「報告上將,已經準備好了!」

「那就出吧,讓雄獅營護送隔離艦主動去接敢死隊。」

「是,上將!」

軍隊一方的大佬下了一連串的命令之後,戰場上很快生了巨大的變化。

第一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的參戰大大阻止了遠處的花蟲族向敢死隊靠攏的度,戰場上的士兵們還現花蟲族簡直是不畏生死不惜代價的向那邊靠近,所以並不能全力戰鬥,反而更好殺了。

一方面是花蟲族分心,戰鬥力下降,一方面是軍隊一方士兵數目倍增,一時之間擊殺花蟲族的效率大大提高了。

這個時候,敢死隊已經和第一批救援部隊匯合了。

因為上面的命令,救援部隊可以說是不惜一切代價的保護著敢死隊的成員。

「兄弟,你們只管往前走,剩下的交給我們吧!」

救援部隊的戰友這麼對敢死隊說著,也是這麼做的。

面對這種情況,曾無用是最冷靜的。

「我們走!我們越快離開,犧牲就越小!」

兩百多年的戰爭經驗,已經讓他能夠強迫自己理智的面對任何情況,況且更加慘烈的場面他都經歷過無數次了,心裡就算再怎麼悲痛,仍然能做出當下最好的選擇。

這是誰都無法奪走的,誰都無法偷走的獨屬於曾無用的強大能力,也讓他折服了督戰的好幾位軍方大佬。

憑著這次行動中的表現,曾無用正式走進了軍方大佬們的視線中,並且得到其中一部分的欣賞,而他對逃生路線的選擇,高的機甲操作技術為他贏得了更多的讚賞。

雖然花蟲族極力阻攔,但當戰場延續到人類一方的勢力範圍的時候,它們的行動被迫慢了下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敢死隊離開。

當敢死隊徹底離開花蟲族的戰鬥範圍之後,蟲巢有了行動。

目前為止,蟲巢唯一展露過的攻擊不僅射程距離遠,而且威力也完全不遜色於目前人類的最強武器。

就目前的戰鬥經驗來看,除非戰場延伸到距離蟲巢太近的某個危險距離,或者人類使用最強武器攻擊花蟲族,否則蟲巢輕易不會主動攻擊。

這一次,在敢死隊脫離花蟲族攻擊範圍的時候,蟲巢動攻擊了。

還是同一種攻擊,攻擊的恰好是人類戰士密度最高的一個方向,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剛剛還在為己方剛才取得的巨大戰果和敢死隊即將帶回的重要情報而感到欣喜的指揮艦里氣氛一下子凝滯了。

良久,上將的聲音才再次響了起來。

「既然敢死隊已經營救成功,讓第一第二集團軍退出戰場,按照原計劃休假。」

第一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有條不紊的撤出戰場,戰場上的士兵很少知道剛才的那場攻擊,只以為是任務完成後的普通撤退。

戰爭就是這麼殘酷的一件事情。

曾無用和敢死隊的其他人全部進入隔離艦,隔離艦要從特殊通道進入航空母艦。

進入隔離艦之後,他們都沒有離開機甲駕駛艙,作為機甲最重要的部位之一,駕駛艙也是全封閉隔離的。

現在這個情況,敢死隊待在駕駛艙里是最安全,也是最讓他們感覺到安全感的做法。

航母上的防疫檢測人員也是這麼要求的。

到達航母內部隔離區之後,敢死隊被分開,分別進入不同的全方位檢測室。

然後,人從機甲上下來,機甲和人再分別進入隔離室檢測。

一連串的檢測完成後已經過去一天多的時間,敢死隊在隔離區的大門外匯合了。

讓大家心情沉重的是小犬二郎沒有出現在這裡。

隔離區的大門外安靜極了。

這次任務的危險性乎尋常,他們命大,活著回來了,可有更多的人死去了,還有人生死不明……

「老大,小狗那邊怎麼辦?」有人問到。

曾無用搖搖頭,雙拳緊緊的握著,眉頭緊蹙,聲音有些暗啞,「我也不清楚。」

「小狗沒出現在這裡已經說明問題了。」

「該死的,以上面的尿性肯定說小狗的事情事關機密,絕對不會告訴我們的!」

「小狗是和我們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誰知道到最後我們連他到底是死是活都不能知道!他媽的!」

「冷靜!小狗已經算好的了,起碼他現在應該還活著。」

「之前小狗還跟我說過些天就是他女兒一周歲生日了,還說這次任務能早點完成就好了,他還能放假回去給女兒過生日!艹……」

有人眼圈紅了。

曾無用猛地轉身,朝外走去,「走吧,去報告。不管小狗能不能及時趕上他女兒的生日,反正我們肯定能趕上!」

「老大!」

「說得好老大!小狗這次要是不走運,以後他女兒就是我女兒!」

「是我們所有人的女兒!」

曾無用走在最前面,眉頭稍稍舒展,「你們誰都別跟我搶,乾爹我當定了!」

表面上開著玩笑,可私底下大家心裡都沉甸甸的,全都惦記著犧牲的戰友,還有生死不明的小犬二郎。

曾無用剛剛還舒展了一些的眉又緊緊皺了起來,他恨死了現在無力的處境。

他現在想要知道小犬二郎的情況只能通過拉爾夫家族那邊的關係。

出於自尊,他並不想利用女朋友家族那邊的關係,可是現在情同兄弟的戰友生死不明,他也管不了這些了。

說到底——曾無用眼神暗了暗——還是他太弱了。

不管怎麼說,剛才的話曾無用是認真的。

現在想想,如果之前小狗沒有從自己這裡搶走白蛋,那淪落到他現在處境的人就是自己了。

小狗救了自己。

那麼,以後他的妻子,孩子就是自己的責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