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99 寵溺和親吻

399 寵溺和親吻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5-12-05 19:26  字數:3654

在認識葉真真之後,駱啟峰發現他所處的世界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比如說,他已經說過好幾次的——他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強;原本精明強幹的夥伴和手下們的性格似乎發生了微妙的改變,變成了一堆堆的二貨;甚至,連家人都沒能倖免,就拿三哥來說吧,以前明明是個大大咧咧的粗豪傭兵,這次見面,突然覺得他也變成二貨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原本就是這個樣子,自己沒有發現嗎?

原來自己這麼遲鈍?

駱啟峰在心裡默默的捂臉——認識葉真真之後,總是會發現自己有新的不足之處怎麼辦?

「三哥。」駱啟峰迎上駱啟文,「我們按照計劃去炎黃星吧。」

「駱三哥好。」

「三伯好。」

葉真真母子跟過來打招呼。

駱啟文一上來顧不得跟駱啟峰說法,就把葉志軒抱起來,高高的拋了起來。

被拋的高高的時候,頭朝上能明顯的看到自己和天空的距離正字接近,感覺很好玩很舒服。

「三伯,好好玩,再來!」

兒童清脆的笑聲飄進每個人的耳朵里,氣氛都變的輕快起來了。

葉真真不是個敏感的人,相反,還有些遲鈍和後知後覺,但跟兒子們有關的事情除外。

小軒性格沉穩早熟,平時根本不會做出這樣孩子氣的舉動,現在這樣除了真的覺得好玩,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放鬆一下一直以來有些緊繃的氣氛吧。

還真是用心良苦呀,兒子。

葉志伊藏在蛋蛋的長毛里,對哥哥玩的遊戲很羨慕。

可是。他沒有這個條件啊,他自己會飛的……

哎,果然還是應該變成人吧。能隨便玩好玩的遊戲,還能隨便吃好吃的東西。

駱啟峰乾脆不再搭理不著調的三哥,直接跟蔣賀之商量。

「蔣哥,我們這邊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登艦。」

「那就登艦吧。我們也已經準備好了。」蔣賀之站的筆挺。比駱啟文更像正牌指揮官。

葉離跟駱啟文打過招呼後,和蔣賀之一起指揮眾人登艦。

這本來就是一個很簡單的過程,對這裡的人來說這個過程更是輕車熟路。很快就全辦好了。

「蔣哥,這一個航母編隊就是要留下來的編隊嗎?」

因為這裡有一艘曾經被變異生物入侵過的飛船,雖然當時已經把飛船上所有變異生物都殺死了,但只要有一個漏網之魚就足以毀掉這個星球。並且在這個沒有天敵又資源豐富的星球成長為一個恐怖的存在。

所以,駱啟峰和其他駱家人一致認為應該在這裡留下一個編隊的飛船。對整個星球進行一次徹底的檢查。

更何況,這個星球本身的環境也很有研究價值,在蔣賀之的建議下駱家已經決定要把它買下來進行研究。

在研究的過程中,也需要有軍隊的保護。

這樣一來。原本以為只是執行一次短時間的搜索滅殺任務的艦隊可能需要在這裡駐紮更長時間了。

不過後續協調工作,是駱啟文和蔣賀之的事情,駱啟峰現在只需要保證自己一家安安全全的到達炎黃星就可以了。

葉真真是最後一批走上最大最威武的那艘航空母艦的。每次看到這些如同城市一樣大小,足夠上百萬人生存的龐然大物。她都不由得屏住呼吸。

葉真真的骨子裡還帶著地球時代的「小家子氣」,這樣的龐然大物竟然是一個整體,能夠在太空中自由的航行。

太偉大了!

巨大的航空母艦帶給她的震撼感,遠遠超越了其他型號的各種飛船。

更別說還有比航空母艦更加巨大,科技含量也更高,更加偉大的人造太空行星——如同自然天體一般的太空行星,簡直超越了葉真真想像力的極限。

那種偉大,那種震撼,每次都讓她的心臟發顫。

「人類真是一種偉大的生物。」踏上飛船之前,葉真真感慨道。

葉志軒不明所以的抬頭看她,不明白為什麼媽媽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感慨。

葉真真笑笑,撫了撫他的小腦袋。

也許自己骨子裡是個遠古人,才會有這種震撼感吧。

走上飛船,葉真真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因為隕石雨的存在,原本空氣清新含氧量高的星球空氣變得刺鼻,毒性強,煙塵遍布,質量之差簡直超過當年的北京空氣。

本來還不怎麼覺得,現在上了飛船聞到高科技製造的最適合人體的新鮮空氣,才感覺到外面的空氣有多差。

葉真真已經知道這次的目的地是炎黃星,駱啟峰是跟她商量過才決定的。

小軒還要在那裡上學,葉真真自己從穿越以來在炎黃星住的時間最長,對那裡最熟悉。況且,作為盤古軍校的校屬星球,那裡是全人類疆域里最安全的星球之一了。

在這個隨時可能有花蟲族入侵的時代里,能生活在那裡簡直是再好不過了。

希望這次回去之後能過上一些正常的生活啊……

說實在的,她有些累了。雖然理解小軒和駱啟峰的身份,明白自己的處境,知道自己不能任性,可是她開始有些懷念能夠自由自在的出門,逛街,吃美食的日子了。

把手下的人全部交接到三哥手下之後,駱啟峰轉身打算帶葉真真和兒子們回房間,沒想到卻看到葉真真露出沉鬱的表情。

駱啟峰現在最見不得葉真真這樣,心裡有種被輕輕揪住的痛感。

他走過去,手放到葉真真的頭頂,把她拉過來靠在自己胸前,輕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