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96 花蟲族帶來的轉機

396 花蟲族帶來的轉機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5-12-05 19:26  字數:3737

全部人都在緊張忙碌的工作,為接下來的日子做準備。

葉真真和蛋蛋是唯二比較閑的,連葉志軒小盆友都跟在爸爸身邊做一些記錄整理工作。

蛋蛋是真幫不上什麼忙,葉真真是沒辦法。

她沒覺得自己很緊張,可是卻看不進書也寫不出小說,乾脆每天泡在訓練室里。

訓練里遇到問題就找萬能男朋友解答,時間過去的倒是也很快。

只是,似乎整個基地的人都知道能不能跟外界聯繫上,關鍵在葉真真身上。

誰讓這艘飛船上在技術方面沒有很厲害的人呢,更別說是研發這種更加高深的事情,更是一個能幫上忙的都找不出來。

葉志伊一直在忙,連續三天都沒有休息。

這樣忙碌的結果非常喜人,他手邊的機器漸漸成型了。

葉真真有時候會懷疑自己的母愛是不是有些不合時宜,她明明知道小伊是個人工智慧,別說是短短三天,就是一整年不眠不休的工作都不會累——準確的說,人工智慧只要有足夠能量供應根本就不會有累的感覺,可她還是會心疼。

就像是透過那個小小的機甲模型身體,看到肉嘟嘟胖乎乎,眼圈黑黑的小傢伙滿臉疲倦的不停工作一樣。

這樣的想法讓她有種自己太矯情的趕腳,再說小伊沒有**就真的不會累,她也不好因為自己心疼就讓這孩子停下萬分重要的研發工作。

為了平復自己糾結的心情,葉真真乾脆休息時間坐到地板上,陪在葉志伊身邊。

休息時間到了,繼續更加勤奮的訓練。

此情此景,兒子們都辣么努力。當媽的實在沒辦法閑閑的什麼都不做——會有罪惡感的。

想當初我的夢想可是過上純米蟲生活的啊,為什麼現在每天累死累活的居然還甘之如飴!

這不科學!

所以說,女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總是可以為了別人——這個別人可能是孩子、愛人、親人、朋友——毫不勉強的徹底改變自己。

「累死了……」又一天結束,葉真真渾身都被汗水浸透,趴在地上起不來。

駱啟峰和葉志軒熟門熟路的走進來,駱小九熟練的抱起自家女友,把她放進儀器里緩解疲勞。

「爸爸!」駱啟峰的智腦沒有經過允許就彈出一個全息通話。葉志伊出現在三人面前。「出事了。我昨天已經把飛船主系統全都修復完畢,並且一直連通著主系統,剛才監測系統報警太空中有大東西正在降落。」

駱啟峰本來還有些柔和的神色頓時緊繃起來。「知道是什麼東西嗎?」

「還不知道,光靠飛船現有的監測手段沒辦法做到那麼詳細的監測,不過從它的飛行軌跡判斷應該是類似隕石的天體,而不是飛船。」

駱啟峰飛快的往外走。「能預測落點嗎?」

「可以。」

結果,還真是飛船。

墜毀的飛船。

飛船上的人全死了。

不是因為飛船墜落。而是因為花蟲族。

一艘被花蟲族徹底入侵的飛船。

駱啟峰坐在機甲里,看著從被強行破開的飛船艙門裡不斷湧出的灰色生物,面沉如水。

「準備戰鬥。」

「是。」

面對花蟲族,不戰鬥是不可能的。可問題是駱啟峰代表的人類一方能量塊數量有限。

上場戰鬥的全都是實力最強的,比起其他人他們更能以最少的能量最快的速度殺死變異生物。飛船

葉真真張大嘴,簡直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變異生物?」

「對,媽媽。」葉志軒用小手托住媽媽的下巴。幫她合上嘴。

「為什麼會有變異生物?」葉真真萬分糾結的問道。

這明明就是個連通訊信號都收不到的偏遠到鳥不拉屎的星球吧,怎麼就突然跑出一艘載滿花蟲族的飛船呢?

還能更巧一點嗎?!

「不知道,不過你知道的,媽媽,它們可能出現在宇宙中的任何一個角落。」葉志軒拍拍葉真真的肩膀,試圖安慰大受打擊的媽媽。

葉真真垮著臉,沮喪的說道:「我只知道它們有百分之八十的幾率出現在我待的地方。」

這什麼破幾率,這麼高還讓不讓人活啦!!!

機甲包圍著墜毀的飛船,不讓任何一隻變異生物有機會逃出去。

這個星球對變異生物來說食物太豐富了,巨大的恐龍,高大的樹木,多樣的物種……

墜落的飛船里的變異生物很多,源源不絕的從艙門湧出。

機甲的能量儲備下降的很快,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凝重。

葉真真騰一下跳起來,從自己的行李里翻箱倒櫃的找東西。

「媽媽,你在找什麼?」

「真蜂蜜。」

「你帶了真蜂蜜出來?」

「自從知道變異生物的存在之後我就習慣出門帶上一些真蜂蜜了。就像你說的,它們可能出現在宇宙的任何角落。這年頭,沒錢還能從政、、府那申請救助,可沒能量就真真是寸步難行。」葉真真一邊翻行李,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你說,萬一能量快沒了的時候碰上變異生物,那不就悲劇了嗎?可是,只要有……啊,找到了!」

葉真真提起一桶足足有五公斤大桶真蜂蜜,傻兮兮的對著兒子比划出v手勢,「哈哈哈,只要有這個,快沒能量的時候遇到變異生物,那簡直是福音啊福音!」

「從以前我就想說了,」葉志軒盯著得意洋洋的葉真真,若有所思的撫著肉肉的下巴,「媽媽,你的運氣其實一點都不壞,對吧?」

「啊?」不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