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94 葉真真的心情

394 葉真真的心情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5-12-05 19:26  字數:3764

駱啟峰的飛船墜落到這個星球之後,因為各種意外受傷的人有好幾十個,死亡的人數有五個。

在這樣重大的事故中,這個數字並不算大。

在星際意外中,經常是整個飛船一個人都活不下來。

現在問題很簡單:怎麼能安全離開,再安全的去該去的地方。

全宇宙正在找他們的人很多,而且彼此都在給對方搗亂。

那麼多勢力里,除了駱家所屬的勢力,任何一個別的勢力找到他們,那這些人就倒霉了。

失去飛船之後,這些人的戰鬥力大減。

一旦被任何一個他方艦隊找到,那麼被俘虜是不可避免的。

被俘虜之後,好一點是被用來交換利益。如果是敵對勢力,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更慘一點如果被宇宙聯盟找到,那到時候絕對是想死都難。

還有剛才的隕石雨,雖然不是全球爆發,也沒有太多巨大的隕石,但大範圍,大批量的隕石雨打來的煙塵瀰漫了星球的整個上空。

可以想見如果情況得不到改善,得不到陽光給養的植物首先會大批量死亡,然後是食草動物,最後是食肉動物。

最後,整個星球的生態都會受到毀滅性的破壞。

這並不代表著這個星球就此死亡,自然會有能夠適應環境的生命存活下來,也會有新生命出現。

可對於還要在這裡生活不知道多久的駱啟峰這些人來說,這實在是一個糟糕的境況。

「我們要儲存食物,儘可能往飛船上移植一些植物,保證植物大範圍死亡的情況下我們能有足夠的氧氣。」駱啟峰分析道,「飛船各個部位都已經找到了嗎?」

「所有部位的碎片都已經找到了。但受損實在太嚴重,飛船已經沒辦法修復了。」目前擔任駱啟峰副手的葉離說道。

「通訊系統損壞度是多少?」駱啟峰繼續問道。

「百分之三十三,損壞度並不高,應該可以修復,但是我們現在所在的是一個新星球,即便通訊系統修復也難以跟友方取得聯繫。」葉離面無表情,一板一眼的回答。

駱啟峰點點頭。腦子裡想到葉志伊的研發能力。

「這件事我會想想辦法看能不能解決。如果解決不了,那我們就只能等待救援了。」

雖說是這樣,等待救援太被動了。

只要能夠跟家裡取得聯繫。以駱家現在能夠製造人工蟲洞的技術,絕對能夠在任何勢力前面把他們接走。

駱啟峰和葉離合力把所有事情有條不紊的安排下去的時候,葉真真正坐在分配給自己的房間的地板上面壁。

為毛會哭啊?!這有什麼好哭的!

自己明明完成了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壯舉好嘛!

這一哭,原本高大上的形象立刻就low下來了啊啊啊。以自己的身份、能力,高大上一次多不容易啊。就這麼簡單就被自己給破壞了!

「媽媽,你在生爸爸的氣啊?」葉志軒坐在葉真真身邊,跟她一起面壁。

葉真真的另一邊是小小一隻的葉志伊,同樣姿勢的坐著。

他們三個後面。蛋蛋正卧在地上,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

葉真真仔細的想了想,然後才回答:「剛才正在危險里的時候我是有點兒埋怨他。不過現在已經不啦,他肯定比任何人都不想這樣。再說。從另一個角度考慮這件事的話,他當初可是為了救你們才受傷的,他那麼強還傷成這樣,那要是換到你們身上,不定得受多重的傷呢。這麼一想不就等於之前所有的困難都是用來換取你們的安然無恙了嗎,這麼算的話我倒是覺得很划算的。」

「……」雖然這麼說是有一定道理,可不知道為什麼葉志軒覺得有點兒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怎麼說呢,媽媽會不會太不會依賴別人啦?

好像一切都能自己扛起來,所有的苦難都能自己消化掉的樣子。

雖然這樣應該算很好,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兒心疼呢。

如果爸爸和自己還有弟弟們能夠更加的強大,是不是媽媽就不用這樣了呢?

葉志軒自己是認為女孩子要**自主,但是放在自己媽媽身上,他就覺得如果能有人幫媽媽把一切扛起來,讓她自由自在的享受生活就太好了。

可是不管是很強大的爸爸還是自己和弟弟們都做不到這點——小孩挺直的背微微彎了下去,有點兒沮喪。

葉志軒小小的心裡心情很複雜。

以葉志伊的小腦瓜自然還想不到這些,他大大的鬆了口氣——木有家庭矛盾好幸福,可是還是有點點為真真抱不平,爸爸哥哥自己還有蛋蛋還不夠能幹!

握爪爪!一定要變的更強更強才行!

——葉志伊在心裡默默的下決心。

同時,他還在替家裡其他雄性們下決心,決定要開始研究怎麼能讓爸爸哥哥弟弟也一起變強!

蛋蛋:呼呼呼……救了好多人,被表揚了,還吃了好多好吃的,吃飽就睡太美滿了。

駱啟峰默默的站在無聲開啟的門口。

葉真真……絕對不是那個葉真真。

這樣的性格只可能出現在很長時間裡只能依靠自己才能活下來才能活的好的人身上。

他喜歡上葉真真,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到這樣性格的吸引,到現在他還是很欣賞這樣的性格,只是在經歷過那些事情後,再看到這樣的葉真真,心臟有點兒微微抽痛。

從不嘆氣的駱啟峰嘆了口氣,雖然不是一個很明確的概念,但他隱約的察覺到自己錯過一個很好的拉近和葉真真距離的機會,似乎還把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