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999章剛剛開始

第999章剛剛開始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5-26 11:22  字數:3603

虞汜覺得有意思,楊熊卻一點不覺得有意思。

眼前的形勢已經很明白,這就是一個陷阱,不過他們不是獵人,而是獵物。魏霸不僅知道他的存在,還給他準備了三個對手,而他只認出了一個半。僅從情報上來看,他們已經失了先機。敦武是個硬手,那是明的;趙統也是一個硬手,半明半暗;虞汜卻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暗招。

誰會想到這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書生會是一個用矛的高手?即使是在和敦武、趙統激烈交鋒之際,楊熊也沒有忽視其他人。虞汜的步伐讓他看出了一些異常。如果他猜得不錯,只怕虞汜和他一樣,也通曉輕身術,而且境界不淺。

輕身術不是戰場上用的武技,這是私鬥時才會有效的武技。魏霸身邊還有這樣的一個高手?

如果單打獨鬥,楊熊不怕任何一個,不管是敦武還是趙統,抑或者是最神秘的虞汜,他都有取用的把握。可是三個人同時出現,他沒有勝算。更重要的是,他失去了擊殺魏霸的機會,即將面對魏霸最殘酷的反擊。

再擅長技擊的勇士,也不可能面對嚴整的軍陣。在唐述山修鍊再多年,畢竟也是人,不是鬼神。

楊熊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機會。如果剛才不聽劉敏的指揮,趁著魏霸聽詔的時候下手,也許他還有得手的機會,現在,他已經不可能完成任務了。

「書生誤事!」楊熊嘆了一口氣,扔掉了半截長刀,解下了披風。他一直不太習慣披風,看起來很威風,其實是個累贅。嚴重影響行動。

被楊熊認定是誤事書生的劉敏胸色煞白,他已經被魏霸拖到了後院。在他眼前,站著一排排,全身籠罩在鐵甲之中的武士。這些武士個個身材高大,臉雖然被面甲擋住。卻依然能感受到他們陰冷的眼神。他們手中握著奇形長刀,形狀有點像禁軍用的長鎩,可是寒光閃閃,顯然不是什麼儀仗武器,而是真正的殺人利器。這些甲士透露出來的鐵血味道,也絕非那些養尊處優的禁軍可比。

這是真正的精銳。出現在這裡。自然不是偶然。

「轟!」一聲巨響,一面牆被整個推倒,煙塵四起。

沒等劉敏回過神來,巨大的響聲不絕於耳,前庭、中庭的幾面牆先後被推倒,露出了一排排的甲士。

「殺!」一聲厲喝。甲士們舞起了長刀。

刀光如輪,滾滾向前。

「射!」一聲厲喝在頭頂響起。劉敏抬頭一看,四周角樓上的強弩開始射擊。一枝枝利箭呼嘯而下,射入那些死士群中。每一枝箭都有步矛長短,從他們頭頂掠過來,剌破空氣,發出凌厲的嘯叫。

一聲聲慘叫響起。一個個死士倒地。他們雖然都穿了精緻的鐵甲,可是在這樣的巨箭面前,鐵甲也保護不了他們的身體,一旦被射中,非死即傷。

「嗖嗖嗖」聲不絕於耳,轉眼間死士就倒下了一片,剩下的人拔出武器向外沖,正撞上甲士們飛舞的刀輪,立刻被斬殺在陣前。甲士們根本不看他們,只是將手中的長刀舞得風雨不透。人來殺人,刀來斬刀。死士們個個驍勇善戰,武技精湛,可是面對這種蠻不講理的殺法,他們束手無策。手中的戰刀根本夠不到對方,就被飛旋的長刀斬殺。

即使砍中對方也解決不了問題。姜維雖然花費重金為他們配備了最鋒利的戰刀,可是和這些重甲士的裝備比起來,他們的戰刀還是不夠鋒利,根本砍不破對方的甲胄。

精挑細選出來的死士,在巨箭和重甲士的長刀面前,無助得像一個孩子。

慘叫聲此起彼伏,死士一個接一個的倒在血泊之中。

敦武、趙統等人已經退出了中庭,楊熊和四個甲士互相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一聲低吼,向魏霸所在的後院沖了過來。可是,有一個比他們更快。

劉鈺一聲怪叫,拔出腰間的長刀,以怪異的腳步向前竄出。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直到此時此刻,他才意識到事情已經失去了控制,他們的計劃已經落空,魏霸給他們準備了一個大坑,狠狠的戲弄了他們。他悔恨不已,早知如此,剛才就不等劉敏讀完詔書,直接拔刀砍了魏霸。

現在,就算他的禹步練得再好,他也追不上魏霸了。

然而,他依然要拔出戰刀,狂吼一聲:「魏霸,納命來!」

「唰!」一道刀光電然而至,王雙手持長刀,出現在他的面門,一刀斬下了他的首級。

鮮血泉涌,噴出兩尺來高。

「你爹是我殺的。」王雙說道。他戴著面甲,聲音顯得有些悶,嗡嗡如雷。

劉鈺手中的戰刀輕輕的砍在王雙的肩甲上,「當」的一聲脆響,落在地上,半截屍身轟然倒地。

楊熊也動了,他沒有向外沖,徑直向內庭沖了過來。他是死士,從來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是他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他就要努力殺死魏霸,不管希望有多渺茫。

迎接他的是王雙和黑沙的長刀,還有連續不斷的箭羽。

二十步外,白儉在兩個甲士的保護下,連續不斷的拉弓射箭,一口氣射出了七支箭。

第五枝箭射中了楊熊的左臂,楊熊的動作一滯,被黑沙一刀斬斷右腿,接著,第六枝箭射中了他的右臂,第七枝箭射穿了他的咽喉。

沒等楊熊倒下,王雙一刀斬下了他的首級。黑沙揮刀連劈,眨眼之間,將楊熊斬成碎塊。

劉敏嚇得面無人色,胸口一陣陣的翻湧。他也經歷過戰事,他也看過血腥的戰場,但是眼前的一切依然讓他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