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998章意外不意外

第998章意外不意外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5-26 01:05  字數:4562

魏霸微微一笑,伸手相邀:「請!」

劉敏跟著魏霸上了堂,面東而立,朗聲道:「天子有詔,朱崖侯、車騎將軍魏霸接詔。」

魏霸伏地三叩首,呯呯有聲,然後直起腰,躬身,雙手拱在胸前,朗聲道:「朱崖侯車騎將軍臣霸,聽詔。伏願天佑大漢,國運永昌;願陛下康健聖明,君明臣賢;願天下風調雨順,百姓安樂。」

「然!」劉敏凝神屏氣,開始宣讀詔書。詔書很長,字字講究,不能有一字念錯,否則就會產生歧義。他雖然知道大致內容,卻是第一次看到正本,因此不敢有絲毫大意。魏霸就跪在他的面前,低著頭,露出脖頸,他卻沒什麼時間看一眼。

站在他身側的楊熊看著魏霸的脖子,手指動了動,向腰間的刀環靠近了些。劉敏彷彿感覺到他的心意,突然停了下來,咳嗽了一聲,瞪了楊熊一眼,警告他不要輕舉妄動。楊熊眉心微蹙,遲疑了剎那,只得又把手放了回去。在他看來,剛才這個機會是最好的機會,還管他什麼詔書,直接砍了就是。反正宣詔只不過是為了創造這麼一個有利的條件,何必再拘泥於形式。

他很想立刻拔刀,可惜,他做不了主。來之前,姜維就當著他的面說過,行動聽指揮,他要聽劉敏的指揮。劉敏不發出命令,他就不能動手。

魏霸聽著詔書,眼角的餘光卻一直落在楊熊等人的身上。把楊熊的這個小動作盡收眼底,不由得微微一笑。根據郭修的那張圖,他第一眼就認出了楊熊。其實,就算是沒有郭修來告密,沒有那張圖,他看到楊熊的時候也會提高警惕。

這個人的殺氣太明顯了,舉手投足之間顯露出的威勢,絕非那些沒什麼機會上戰場的虎賁郎能裝得出來。事實上,這些死士還沒有出長安,他就知道了他們的存在。只是沒想到其中有這樣的高手而已。為了對付這些死士。他把親衛營的五百甲士全部調了過來,就是為了對付這些死士。

五百甲士,全部選自身經百戰,忠心耿耿的魏家武卒。裝備最新款式的合金重甲和長刀。綜合了最強的個人素質和最先進的技術裝備。當之無愧的最強步卒,即使比起吳起訓練出來的魏武卒也要略勝一籌。他們個個可以以一當十,正面硬撼兩三千步卒不在話下。即使碰上兩三千騎兵,他們也有一戰之力。

可以說,放眼當今世界,都很難找出同樣的五百人。即使魏霸自己也做不到。

一百死士?他們的訓練能超過武卒嗎,他們的裝備能有這樣的水平嗎?

之所以沒有立刻下手,只不過是想看看諸葛亮究竟安排了些什麼節目。現在這個結果,其實讓他有些失望,因為這並沒有超出他的預計。總以為諸葛亮這樣的智者會有更高明的手段,現在看來,他終究不是羅貫中筆下的那個多智近乎妖的丞相。他也是一個人,也會有計窮的時候。

既然他不是神,那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魏霸更放心了。

現在,只要不讓這個楊熊偷襲得手,一切都會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除了他本人之外,趙統、虞汜、敦武和丁奉四個人也做好了準備,只等楊熊出手的那一刻。

楊熊的機會其實非常有限,即使如此,他還要按照劉敏設定好的劇本,等待著摔杯的那一刻,根本不需要出手,已經註定了他的失敗。

他的武技也許很高,但是他不懂政治,不能自主的掌握出手時機,所以他註定是一個配角。

魏霸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雙手拱在胸前,大部分藏在袖中,只露出半截指尖。屁股離開了腳跟,身體微躬,如一張繃緊的弓,引弦待發。

讀到一大半的時候,劉敏突然怔了一下,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因為在接下來的封爵內容中,他看到了「晉王」二字。這個王爵看似正常,其實大有玄機。

因為蜀漢偏居一隅的關係,也因為控制藩王實力的政治慣例,王爵通常不是實封,更多的是一種形式。比如劉禪的兩個弟弟分別被封為魯王、梁王,而魯和梁當時都在曹魏境內。從這個角度來說,封魏霸為晉王,並不違反蜀漢的封爵習慣。

可是,魏霸這個王能和魯王劉永、梁王劉理一樣么?他實力在握,至少應該像孫權一樣實封才對啊。搞個虛封,不僅治不了民,還要他交出兵權、民權和現有的封地朱崖,他能答應?

可是,諸葛亮要的就是他不答應。這封詔書里雖然沒有帶刀,可是「晉王」這兩個字就是刀。這把刀將割掉魏霸的一大塊肉。如果魏霸接受,除了封地的租賦之外,他將一無所有。那點租賦也許很豐厚,可是相對於魏霸現有的利益來說,根本不值一提。而如果魏霸不肯接受,有一絲一毫的異動,旁邊那幾口刀可就會立刻出鞘,一刀斬下他的頭顱。

原來關鍵點就在這裡!劉敏又怎麼能不緊張。他借著詔書的遮擋,看了一眼楊熊。楊熊會意的眨了眨眼睛,他身邊的四個甲士也屏住了呼吸,握住了刀柄。劉鈺更是戰意盎然,雙目圓睜,作勢欲撲。

武士打扮的敦武和丁奉不動聲色的分別移到了趙統和虞汜的身邊,左手握矛,右手扶刀。

「……今進君爵為晉王,使使持節太常敏、光祿大夫鈺奉策璽玄土之社,苴以白茅,金虎符第一至第五,竹使符第一至第十。君其正王位,以車騎將軍領軍如故……」

「晉王」二字出口,劉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甚至懷疑後面的內容沒有必要再讀了。因為,一場戰鬥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