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991章不戰而勝

第991章不戰而勝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5-22 11:41  字數:3466

步騭剛剛到達麋島,就接到了兩個好消息。一是全琮奉孫權之命,率領一萬吳軍精銳趕來增援;二是魏霸親率大軍進駐奉高,與夏侯霸對峙,已經護住他的側翼。

現在,萬事俱備,就等他長驅直入,與孫韶一起夾擊臨淄了。

步騭非常滿意,加上全琮帶來的這一萬人,他已經擁有兩萬五千大軍,僅憑兵力而言,已經是無可非議的一方重將。再加上魏霸表現出來的善意,此戰過後,他將搖身一變,成為魏霸身邊的大將,成為孫權的代言人。

他當然清楚魏霸不會讓孫策一系一支獨大,他更希望孫家的實力掌握在更多的人手上,這樣對他來說才安全,才易於控制。而他現在進入角色,正是魏霸希望看到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高姿態,親自為他掩護側翼。

步騭不敢怠慢,在和麋芳緊急商議之後,不等全琮到達,就先率領大軍登陸,穿過東海郡,一路向臨淄急行。

步騭進入戰場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夏侯霸的面前,而他出擊的方向,更是讓夏侯霸感到絕望。步騭沒有按照吳軍的常見戰略向北推進,而是從海路,直接跳過了徐州、淮陰一帶,由東海郡進入戰場,這讓夏侯威等人在彭城的堅持變得沒有了意義。

夏侯霸明知不敵,還是硬著頭皮向魏霸發起了攻擊,希望能夠突破他的堵截,有機會和步騭面對面,為王凌解除後顧之憂。

雙方在泰山周圍接戰。

一開戰,夏侯霸就陷入了全面被動的窘境。

夏侯霸是攻,魏霸是守。依仗泰山地區的有利地形,夏侯霸攻得很辛苦,魏霸守得很輕鬆。

夏侯霸的將士善戰,可是魏霸的將士更善戰,特別是在山地戰上。魏霸的步卒大部分來自荊州、交州的山區。對於山地作戰,他們太熟悉了。相比之下,夏侯霸的部下對山地戰遠遠沒有他們精通。

夏侯霸集結了魏國最強大的軍械,正因為如此,他才是魏軍中戰鬥力最強大的軍團。可是在魏霸的面前,他的優勢根本彰顯不出來。不論是連弩車還是霹靂車,抑或是其他的軍械,他都和魏霸有不小的差距。

至於騎兵,這原本是夏侯霸最強大的武器,可是現在,他也不得不承認。魏霸的騎兵不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

最後一項,後勤補給,軍餉錢糧,夏侯霸更是不能望魏霸項背,雙方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夏侯霸猛攻十數日,付出了兩三千人的代價。卻無法撼動魏霸的陣地分毫。

在這十多天中,步騭率領大軍晝夜兼程,擊敗了沿途魏軍零星的阻擊,終於出現在臨淄城南,經過幾次戰鬥,拔掉了王凌在城外的衛城,堵住了王凌的退路。

至此,蜀漢軍對臨淄的包圍完成,而夏侯霸卻被魏霸擋在奉高,寸步難行。

……

王凌站在城牆上。看著城外連綿的軍營,看著那些正在架設的霹靂車、連弩車,心裡一陣陣的發寒。夏侯霸是指望不上了,他只能靠自己。可是他很清楚,僅憑自己的力量是擋不住魏霸的。

城裡有一萬餘人。兵力足夠,可是沒有援軍,城終究守不住。而魏國現在除了夏侯霸,已經沒有能夠支援他的力量。更何況,他也清楚,即使是費了很大的心思對城裡的百姓進行盤查,恐怕也無法將所有的細作排除乾淨。魏霸以商為間,不僅是從南方來的商人,包括本地的商人,都有可能已經成為魏霸的耳目。

臨淄城裡的一切,對魏霸來說,也許都是透明的。可是他卻不知道魏霸究竟有多少實力。

「伯輿,時局至此,奈何?」

別駕王基神情黯然,事已至此,他也沒有回天之力。作為王凌的得力助手,作為青州政務的實際負責人,他知道青州人心所向,魏國大勢已去,任何掙扎都是徒勞。可是,他不能把這些話說給王凌聽,他只能認命,王凌對他有賞識之恩,他就應該對王凌生死相報。

一個親衛快步走了過來:「大人,有使者來了。」

「使者?」王凌和王基互相看了一眼:「誰的使者?」

「郭太后的使者,不過,他現在代表的是魏霸。」

王凌火了,這什麼亂七八糟的,郭太后的使者怎麼會代表魏霸?

親衛也有些無語,王凌只得下了城,接見了這位使者。

這位使者正是郭修。

郭修見到王凌的第一句話就是:「使者,你不該守臨淄。」

王凌沉默不語。郭修是郭太后的使者,他的意見就是郭太后的意見。早在魏霸登陸之前,他就接到風聲,說郭太后已經和魏霸達成協議,要把青徐割讓給魏霸,以換取魏霸同意魏國稱臣時儘可能的多一點封地。現在聽郭修這麼說,他知道那不是傳言,那就是事實。

他有些無力,有些憤怒,不由自主的厲聲喝道:「我食君祿,自然守土有責。既然朝廷沒有取消我的青州刺史之職,我豈能不戰而走?」

郭修搖搖頭:「將軍忠義,我自然是佩服的。不過,將軍這麼做,不僅守不住青州,反而會將萬餘將士葬送於此。將軍應該知道,我大魏已經沒有多少實力,承受不起這樣的損失。」

王凌欲言又止。

郭修繼續說道:「我軍兵力不足,戰線太長,已經無力防守。朝廷的意思,是放棄青徐,收縮防線,這樣也許有一戰之力。將軍身經百戰,不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明白吧?」

王凌長嘆一聲:「這麼說,我倒是害了國家?」

郭修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