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914章好手段

第914章好手段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4-15 01:05  字數:3367

正如魏霸所說,他和張合現在是麻桿打狼,兩頭害怕。

張合生怕他的騎兵裝備了馬鎧,不敢輕易出動輕騎突襲,只能和步卒相互依託,守在彭城之下,坐等魏霸去解彭城之圍。這樣一來,他等於是放棄了騎兵的機動能力,以守代攻,守株待兔。萬一魏霸的騎兵兇悍,他還可以藉助步卒進行防守,減少傷亡。

魏霸同樣很緊張。曹睿想幹什麼,他非常清楚。要想在談判席上取得優勢,就必須先在戰場上取得優勢,至少不能讓曹睿佔了上風。彭城必須救,如果坐視周胤、丁奉以及他們麾下的那一萬步卒被張合困死,那他這個神將的威名也就算到頭了。可是他又不能輕率的去救,因為他的兵力不足,特別是沒有足夠的騎兵,無法正面硬撼張合的一萬五千步騎。

更何況在泰山、魯國一帶,還有王凌、田豫的人馬隨時可能馳援。

要想支援周胤、丁奉,就必須把糧草和軍械送進彭城,就必須打破張合的封鎖,還要全身而退。歸根到底一句話,他需要更多的大軍。

他現在還能調動的大軍就是荊州的人馬,最方便的是駐守在長沙的鄧艾所部。可是鄧艾只能調動一萬餘人,還遠遠不夠。

如果夏侯玄和孫韶建功歸來,那他就有了足夠的人手。夏侯玄和孫韶總共有近兩萬人馬,就算征討夷州的時候有一些損失,應該還有一萬人以上。他們一旦加入戰鬥,不僅可以彌補兵力不足的缺陷,還可以增強聲勢,在心理上取得一定的優勢。

顧承帶來這個消息,自然是深知其中奧妙。魏霸在高興的同時,又不禁感慨世家子弟的見識的確不是一般人可比。雞窩裡也許會飛出一兩隻金鳳凰,可是從長遠角度來看,要論人才的總體質量和數量,世家子弟還是有優勢的。

所以曹家三代和世家斗,最後敗了;孫權兄弟和世家斗,也沒什麼好結果;諸葛亮和世家斗,現在眾叛親離。司馬懿父子倒是利用世家的力量建立了晉朝,可是後來同樣沒什麼好結果,大權旁落,王與馬,共天下。

歸根到底一句話,世家不僅掌握著大量的物質資源,他們更掌握著智力資源。和世家硬碰硬,又怎麼可能討得了好去。對這樣的一座大山,只能慢慢的掏空,卻不能企圖一下子搬走,否則必然會遭到世家的反撲。

「子直有何妙計?」魏霸改了稱號,算是把顧承真正納入自己的體系。

「這支大軍遠征海外,海戰、陸戰皆擅,自是一支勁旅。泗水狹窄,怕是不能發揮他們的全部威力,以承愚見,不若讓他們遠征渤海。」

魏霸看看虞汜和張祗:「你們覺得如何?」

虞汜和張祗互相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將軍,此計甚妙。」

「那就依計行事,派人去迎夏侯玄和孫韶,讓他們不要靠岸,直接到麋島休整,然後去渤海吧。」

「喏。」

……

麋島,麋芳坐在一個背風的巨石上,看著遠處波光粼粼的海面,愜意非凡。

朐縣海外的這個島,現在正式命名為麋島,等於魏霸提前將這個島封給了麋家,成了麋家的私產。這一點讓麋芳非常滿意。魏霸的封邑現在是朱崖島,人口雖然只相當於兩三個縣,地盤卻遠遠不止,實際上魏霸已經接近王爵。麋島不能和朱崖相比,可是比起常見的縣侯、亭侯來說,這個島作為食邑還是很豐厚的。

麋芳對麋威的投資眼光很滿意,依稀看到了麋家重新崛起的曙光。

作為備受排擠,最後甚至淪落為降將的麋芳,對今天的一切非常滿意,即使魏霸身邊的虞汜和他父親虞翻一樣,眼神中總免不了一絲鄙夷,他依然泰然自若。

你虞家硬氣,現在不是也跑來侍奉魏霸?論先來後到,麋威搶在你前面,論魏霸的信任,你虞汜更不能和麋威相提並論,又有什麼好得意的呢。

「家主,將軍有信來了。」一個老僕走了上來,雙手遞上一封信。

麋芳沒有立刻接過來,他先用絲帕將雙手擦乾淨,這才接過信,小心的用書刀裁開信囊,取出裡面淡黃色的信箋,認認真真的讀了一遍,隨即一抹笑容從眼角綻放。

「通知少主,又有大生意要做了。」

「喏。」老僕退了下去。

麋芳背著手,看著南方的海平面,感慨萬千。夷州來的珍寶啊,這得多大的利潤?麋威,這次一定要好好的籌備一下,爭取把冀州、青州攪得天翻地覆,為車騎將軍分憂。嗯,我也不能閑著,我得再去一趟泰山,拜訪一下羊發。

……

一匹快馬,衝進了長安城。

李嚴剛剛午睡了片刻,就被李豐叫醒了。他有些惱怒,不過李豐說了一句話,他立刻轉怒為喜。

「車騎將軍魏霸,吳輔國將軍陸遜,聯名請大將軍出兵。」

李嚴翻身坐起,一把搶過李豐手中的信,反覆看了兩遍,無聲的笑了起來:「豎子,好手段。」

李豐站在床邊,看著面帶笑容,眼角卻在不停跳動的父親,心中驚懼不安。他說魏霸好手段,魏霸究竟有什麼手段值得稱道?魏霸現在兵力分散,連彭城之圍都解不了,陸遜被夏侯霸等人纏住,無奈之下,只能向關中求援,這都衰到家了,還是好手段?

李嚴瞪了李豐一眼,心中失望,卻又不得不耐著性子解釋道:「陸遜是何等樣人,丞相能任他為中路大軍的統帥,自然是看中了他的能力,又因為他的胞弟陸瑁在成都為官,希望能讓陸遜立功,與我和魏霸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