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857章坑兒的爹(盟主加更)

第857章坑兒的爹(盟主加更)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3-21 07:52  字數:3439

次日清晨,魏霸早早起身,剛到院子里站定,還沒拉開架勢,魏延就穿了一身春衫趕來了,興緻勃勃的說道:「來,你教教我怎麼練雲手。」

魏霸詫異的看著老爹,一頭霧水:「你要練雲手?」

「不行么?」魏延眼睛一瞪:「難道你還要藏私,不肯教老子?」

「不是,這是師父……」

魏霸的話還沒說完,魏延抬手拍在魏霸後腦勺上,打得他一個趔趄。「你少跟我胡說八道,我昨天問過趙老將軍了,他的雲手還是跟你學的呢。」

魏霸尷尬的笑笑,撓撓頭:「教就教唄,幹嘛動手,傷了和氣多不好。」

「少廢話,趕緊教。你師父說這雲手能出圓勁,還能修身養性,我也練練,爭取多活幾年。」

魏霸恍然大悟,叫道:「阿爹,不帶這麼賴的啊。」

「嘿嘿,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要是敢言而無信,看我怎麼收拾你。」

魏霸掩而嘆息:「阿爹啊,人家都是兒子坑爹,你這個爹倒好,專坑兒子啊。」

……

父子倆晨練過後,一起吃了早飯。這麼多年了,在魏霸的記憶中,這種事情還真是不多,事實上,他們父子在一起的時候就非常少。兩人很默契的不扯國事,說東扯西的閑談了一陣。吃完之後,魏延一甩膀子,去演武場操練武卒去了。如今武卒數量太少,魏延又閑著沒事,就重新開始練兵,希望再訓練一些武卒出來。

魏霸沒有去練兵,這樣的事情他早就不親自做了。他去後院拜見了張夫人。張夫人也沒說什麼,關照了兩句,便示意魏霸可以走了。魏霸也沒有在意,這位張夫人雖然很少出門,卻是個很精明的人。老爹昨天玩的那一出,她大概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說而已。

魏霸收拾了一下,把弟弟妹妹們叫了起來,吩咐他們休學一天,要帶他們去江邊看戰艦。小傢伙們興奮不已。一個個飛奔回去,換上最漂亮的衣服,跟著魏霸出了門。

成都的春天比其他地方來得早一點。二月春風似剪風,裁成萬條碧絲絛,江邊成行的樹都已經泛青,看起來一片春光明媚。魏家兄弟姊妹大的騎馬。小的坐車,歡聲笑語,灑滿一路,引來了無數羨慕的目光。如今的魏家可不是普通的小門小戶,一門三侯,父子三人身居高位,魏霸更是手握雄兵近十萬。治下的交州、荊州是目前大漢政績最好的地域,交州來的新奇貨物是成都市最暢銷的品種,而蜀錦等大宗商品更是因交州商道的開通而供不應求,從交州賺取了大量利潤的同時,也帶到了本地的養蠶、繅絲等作坊的興盛。

可以說,成都至少有一半人和交州產生直接或間接的聯繫,而交州日新月異的面貌也通過各種途徑傳到成都,經過無數次的口耳相傳,近乎成為神話。年輕的鎮南將軍也就成了無數人心目中的英雄。

只可惜,鎮南將軍有嬌妻。有美妾,那些仰慕他的少女們只能望而興嘆。

停在江邊的巨艦早就是成都的一道風景,每天都會有人來看。見到如此巨大的戰艦,每個人都讚不絕口。戰艦戒備森嚴,普通人只能遠遠的看一眼。根本沒有機會登船一觀。當魏霸帶著弟弟妹妹們登上戰艦的時候,小傢伙們不管是活潑的還是沉穩的,臉上都浮現出得意的神采,非常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他們在甲板上歡呼奔跑,在船舷邊向江邊仰望的人群揮手致意,銀鈴般的笑聲蕩漾在巨艦上,彷彿歡樂的海洋。

魏霸很愜意,他躺在飛廬前的躺椅上,看著弟弟妹妹們在船上瘋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法邈坐在他身邊,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將軍累了吧?」

「嗯,心累。」魏霸抹了抹嘴,摩挲著唇邊的嘴須:「阻力很大。」

「那當然,隨波逐流才沒有阻力。」法邈應聲答道:「所以古往今來,能成大事的極少。」

「內外夾擊啊。」魏霸想起昨晚的那一幕,有些哭笑不得。劉備能三分天下,終究還是有些門道的,老爹那麼張揚跋扈的人,居然對他死心塌地,真讓人頭疼。

「人心如水。」法邈指了指遠處的江水,「你越是想走得快,越是能感覺到他的阻力。強行堵塞,只能解決一時,後患無窮,如果因勢利導,為我所用,那就能化害為利。就像都江堰一樣,非大智慧不能為之。」

「都江堰亦非一日之功,一人之力。」魏霸笑道:「眾志成城,我充其量不過是跳出來的那一個罷了。」

「士不可不弘毅,這就是上蒼交給將軍的使命。」法邈道:「將軍這也是順天應人。」

魏霸嘿嘿一笑,正準備說話,一個武卒領著一個皂衣老僕走了上來。魏霸立刻閉上了嘴巴,打量了那個老僕一眼。

老僕恭敬的施了一禮,報上名號,原來是丞相府的。今天一早,諸葛亮就命他到魏府請魏霸過府一敘,得知魏霸到江邊來了,他又追到江邊來了。

看著那個鬚眉花白的老僕,魏霸沒好意思把臉沉下來,他儘可能不動聲色的問道:「丞相請我過府,有什麼事嗎?」

老僕搖了搖頭:「老奴不知。」

「那丞相身體如何?」

「回府之後,將息一夜,精神尚好。」

「請老丈回報丞相,請他安心養病。有什麼事,兩日後的朝會上說吧,我就不去打擾他休息了。」

老僕默默的點了點頭,躬身行了一禮,轉身走了。看著他那佝僂的背影,魏霸有些不忍,法邈彷彿知道了他的心思,扯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