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856章眼不盡為凈

第856章眼不盡為凈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3-21 00:39  字數:3607

魏延將諸葛亮送回府,自己回了家,進了門,四處看了看:「少主還沒回來?」

陳管事連忙回道:「還沒有,說是去趙府了。」

魏延皺了皺眉,嘆了一口氣:「你在門口守著,他回來了,讓他來見我。」

「喏。」

魏延又嘆了一口氣,憂心沖沖的進了中庭。陳管事看著他微躬的背影,也不禁嘆了一口氣。家主父子意見相左,他們這些人也難做,他本人那當然支持家主,謀逆可是誅三族的大罪,風險實在太大了。以魏家的背景和實力,能做到車騎將軍這個級別,一門三侯,這已經是難以想像的榮耀了,實在沒有必要再去冒險。

更讓他揪心的是他的兒子陳祥還在潼關,如果魏家謀反失敗,陳祥連跑都來不及。

魏延進了中庭,愣了一會神,又不由自主的進了後院。張夫人正在樓上坐著,幾個管事正在向她彙報家裡的情況。夏侯徽、習夫人先後離開成都之後,再也沒有合適的人能夠幫她管理家務,她只能親自過問了。

魏延走上樓,那些管事們都停住了嘴,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魏延的臉色。魏延從關中回來之後,情緒一直不穩定,不是低落就是暴怒,一發火,難免會有人倒霉。魏霸回來之後,魏延的情緒更不穩定,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惹他。

張夫人責怪的瞥了他一眼,收起賬簿,揮手示意管事們退下,就連貼身服侍的婢女都趕了下去,樓上只剩下夫妻二人。她起身端了一杯茶。雙手遞給魏延。

魏延接過茶,張夫人挪到他的背後,雙手扶在他的肩上,輕輕的拍了拍,雲淡風輕的問道:「今天的事不順利?」

魏延苦笑一聲:「豈止不是不順利。其實是大出意外。」他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最後惱怒的一拍大腿:「你說說看,這小豎子這麼張狂,以後可怎麼得好?這是要滅我家門的不祥之兆啊。」

「你怨誰?」張夫人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以前覺得阿武最像你,現在看啊。他才最像你。」

「他像我么?」魏延不服氣的轉過頭,瞪著張夫人。「我看一點也不像。」

「你說得也對,他不像你。」張夫人淺笑道:「他和你一樣膽大無忌,卻不像你這麼沒腦子。」

「夫人……」魏延惱羞成怒,將手中的茶杯重重的頓在案上,茶水四濺。他再敬重張夫人。也無法接受張夫人對他的評價。

「還不服氣?」張夫人毫不畏懼的看著魏延。兩人對視了片刻,魏延退卻了,目光閃了閃,讓開了眼神,從旁邊拿起一塊抹布,有一下沒一下的擦著案上的茶水。

張夫人放緩了口氣,淡淡的說道:「如果換成你。你會怎麼做?」

「那還用問,當然是答應丞相,與丞相聯手,清除李嚴。」魏延不假思索的說道:「反正他也沒打算真的篡位,何必與丞相為敵?」

「那你希望他篡位嗎?」

「夫人,你說什麼呢?」魏延詫異的看著張夫人:「且不說我受先帝大恩,不可能容忍此事發生。退一步講,你以為篡位真是那麼容易的事?李嚴且不說,他從來沒有把子玉當成心腹,不過是拿子玉當刀使。其他人。就說趙老將軍,你以他會同意子玉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陳至陳叔至能同意?關家、張家都可以支持子玉,可是子玉如果要篡位,他們恐怕就沒這麼好說話了。」

魏延掰著指頭數了一遍,最後說道:「如果子玉真想篡位。我想能支持他的大概只有魏國的那些人,就連那些蠻子都未必會支持他。別看他現在威風八面,一旦想要篡位,立刻眾叛親離。別的不說,我第一個就不能答應。」

「你今天已經五十多了,還能活幾年?」張夫人淡淡的說道:「二十年還是三十年?三十年後,子玉才到你這般年紀,可是你也好,趙老將軍也罷,都已經入土了,關家、張家,都是我魏家的姻親,富貴不亞於今日,誰還記得先帝?你別忘了,關鳳可是子玉的正妻,果真子玉篡位自立,化家為國,她的兒子將來是要繼位的。」

魏延愕然,怔怔的看著張夫人。

張夫人冷笑一聲:「說你蠢,你還不認。你想到的那些問題,子玉能想不到?可是你只看到眼前,卻看不到以後。曹操當年起兵的時候,也是跟著袁紹征戰,可是三十年後,袁家煙消雲散,他的兒子卻代了漢。他年近四十才獨攬大權,可以依我看,子玉最多三十歲就能做到這一步。」

魏延目瞪口呆,過了半晌,他才喃喃的說道:「夫人,莫非你……」

「他篡不篡位,我其實並不關心。」張夫人輕嘆一聲:「我只知道,魏家到了這一步,只能前進,不能後退。如果子玉真像你希望的那樣什麼都聽丞相的,魏家滅門的災難就不遠了。」

「怎麼……會?」魏延結結巴巴的說道。

「怎麼不會?」張夫人瞪了魏延一眼,提高了聲音。「你真以為丞相信任你?要不是他制不住子玉,不得不借重你的身份,他會把你放在眼裡?你想想看,這幾年你先是從漢中到關中,再從關中到涼州,再從涼州回關中,現在又賦閑在家,連一萬精騎都被人奪了去。若不是子玉在荊州、交州打出一片天地,魏家還有什麼?你連吳懿都不如,吳懿可以縮起脖子忍辱負重,你呢,你做得到么?」

張夫人一發怒,魏延頓時蔫了。

「你以為你被子玉牽連了,依我看,子玉是被你牽連了才是真的。」見魏延慫了,張夫人這才重新緩和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