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839章一動風雷

第839章一動風雷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3-13 01:14  字數:3500

陸遜比李嚴收到消息的時間更早,在驚訝之餘,他又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很顯然,不管諸葛亮在做什麼,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他如果能擊敗李嚴和魏霸,對吳國肯定是一件好事。相對李嚴和魏霸的咄咄逼人,還是諸葛亮這樣的對手威脅更小一些。

陸遜把收到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向孫權做了彙報,並附上了自己的分析,他希望孫權能抓住這個機會,利用孫登等人在成都的便利條件,儘可能的幫諸葛亮控制住局面,給吳國爭取喘息的機會,擋住魏霸步步緊逼的腳步。

孫權接到陸遜的奏疏,百味雜陳,喜憂參半。他不知道陸遜做的這些有幾分是出於對他的忠誠,在他個人看來,這更像是陸遜為江東世家爭取權利。

不久前,他接到了陸遜的一封奏疏,說李嚴將以皇帝的名義徵召吳地才俊,正在請魏霸擬定名單。為了避免被成都佔領人心道義的高地,陸遜請求孫權搶先讓安排那些人入仕,儘可能的把影響降到最低。當時他就懷疑陸遜有私心,不過隨後張溫傳回來的消息證實了陸遜的擔心,他無可奈何,只得接受了陸遜的建議,大量徵辟江東世家入仕。

他沒有什麼退路可言,和被李嚴、魏霸掏空根基相比,把吳國變成吳人的吳國也許是一個勉強能接受的結果。短短的半個月內,他發出了三十多份言辭懇切的徵辟詔書。他要在成都做出決議之前,將那些足以影響江東人心的世家代表拉入吳國的朝堂。

誰是最後的勝利者?不是李嚴、魏霸,也不是他孫權,而是江東世家。

一想到這個結果,孫權就覺得自己被人強暴了。他覺得朝堂上那些江東人都在笑他,可是他還得裝出笑臉,不敢得罪他們,免得他們拂袖而去,轉投成都朝廷。那自己忍受的那些屈辱不僅不能產生好的效果,反而會帶來更大的破壞力。

這些年,孫權一直過得不順心,但是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屈辱。

這個吳王當得真沒勁。

追根溯源,魏霸是罪魁禍首。所以當孫權看到諸葛亮居然有力量進行反擊的時候,心裡有一種莫名的興奮。他立刻派人把這個消息送給孫登。孫登人在成都,但是他游離於蜀漢朝堂之外。在諸葛亮到達成都之前,他可能收不到什麼消息。

為了加強孫登的實力,給諸葛亮添一把力,孫權派諸葛恪、顧譚二人趕往成都。諸葛恪不用說,是他最信任的年輕一代,而顧譚同樣不可小視。他既是吳郡顧家的人,丞相顧雍的孫子,又和孫家有不可割捨的關係,他的母親就是孫策的女兒,從輩份上來說,他是孫權的從外甥。與此同時,他的祖母陸氏又是陸康的女兒。陸績的姊姊,和陸家同樣淵源甚深。

有了這樣的背景,孫權相信顧譚不會輕易拋棄孫家,他那超乎常人的心計才能為孫家所用。正如陸遜所說,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為了儘可能的為吳國爭取利益,他必須要派出最精幹的人手。

諸葛恪和顧譚就是他敢用而且相信有用的兩個人選。他們也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有多重,接到任務之後。立即起程,連將至的新年都顧不上了。

……

因為距離的原因,魏霸收到消息的時間要晚得多。他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籌備一年一度的除夕大饗。

作為獨攬大權的鎮南將軍,魏霸每年都會在新年前後接見治下的各郡縣的負責人,還有各地的豪強世家的代表。從一個統治者的角度來說,他不喜歡那些貪婪的世家豪強。可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又無法根除這些人,只能儘可能的予以控制,恩威並施。不讓他們變成惡性生長的腫瘤。

每年的新年大饗就起到這個作用,那些受邀參加的世家豪強都是進入魏霸控制範圍的人,能進入這個名單,自然是一份榮耀,同時也是一份警惕,因為一旦被踢出這份名單,通常就意味著鎮南將軍對你不滿,要動用某些手段進行制裁了。與此相比,因為投資失敗而家道中落倒顯得不那麼可怕。

在某種程度上,除夕大饗就是年關,而魏霸就是這道關的守門人。好在這個守門人還算是講理,除非有人觸動了一些不可逾越的禁令,他一般不會把人往死里整,多少要留一點活路。更多的時候,他只會利用手中的權利謹慎的調整方向,予以頗有彈性的限制。

更多的時候,他像大禹一樣是個疏導者,而不是像鯀一樣只知道堵防。這大概也是他治下這些年來發展勢頭良好的原因所在。很多人說,這可能和他是天師動眾,信奉黃老之道有關。也正因為如此,不少人開始信奉天師道,重新研習黃老之道。

這大概是魏霸沒有想到的結果,不過他也不反對這個結果。信天師道的人越多,他這個神將的號召力也就越強。有時候,沒有信仰未必就是好事,人如果沒有敬畏之心,道德會墮落得更快。

客人很多,但是有資格被魏霸接見的人卻有限,大多數人只能隨眾拜見,能單獨面見的人畢竟是少數,也是難得的榮耀。

長沙郡今年剛剛進入魏霸的治下,長沙的世家豪強也得到了一些照顧,特別是那些多年前就和魏霸打過交道,支援過魏霸的人,這次不僅收到了邀請,還受到了魏霸的特別接見。

接見他們的除了魏霸,還有曾經的長沙太守廖立。

坐過幾年冷板凳,再加上年歲漸長,廖立雖然還擺脫不了那種孤傲的風骨,多少也消去了幾分輕狂。如今的他掌握交州七郡,是名符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