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832章遼東王

第832章遼東王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3-10 07:07  字數:3586

遼東這些年有內憂,無外患。

自從公孫度割據遼東,迄今四十餘年,除了開始的時候公孫度出兵討代高句驪、烏丸之外,遼東沒有過大的戰事,是亂世之中難得的安樂之地。公孫度雖然好殺,卻主要是針對那些有實力,看不起他的本地豪強,對那些逃難來的中原百姓,他一般不會去主動搔擾,總體來說,名聲不好,劣跡不多,在他的治理下,遼東還算不錯。

從公孫度到公孫康,再到公孫恭、公孫淵,公孫氏在遼東傳了三代四主,前後四十三年。在這四十多年裡,中原一直在混戰,戶口劇減,一部分死於戰亂,一部分外出逃難。逃難有兩個方向,向南去吳郡直至交州,向北主要就是來遼東。

大量的外來人口充實了遼東的實力,讓公孫氏說話更有底氣。在中原沒有平定的情況下,從曹**開始就對遼東實行羈縻政策,對公孫氏割據遼東的事實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是曹**那次遠征烏丸,也只是打到了柳城而已,根本沒有攻擊遼東。

四十多年的平靜生活,讓公孫氏早就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地盤,他們雖然沒有明著稱王,可他們早就是遼東之王,郊祀天地之類的事一件不落,有模有樣。

應該說,除了兄弟叔侄爭位之外,遼東是名符其實的樂土。物資談不上豐富,卻也沒什麼大的戰亂,生命安全還是有保障的。

公孫淵是公孫度的孫子,公孫康的次子,他的權利是從叔叔公孫恭手中奪來的。不過,他沒有一點內疚,別說公孫恭就是個廢物,根本不足以繼承這份家業,就連父親公孫康,他也不放在眼裡。他一直覺得,公孫氏這麼多子弟中,只有他有資格繼承祖父公孫度的偉業,也只有他能夠將祖父開創的基業發揚光大。

所以公孫淵不像他的父親和叔叔那麼知足常樂,他對中原的形勢非常關注。原本他並不看好蜀漢。蜀漢困守益州,關羽、劉備等人先後戰死,元氣大傷,在他看來最多就是個割據一時的命,條件還不如遼東呢,至少遼東有戰馬。他也不喜歡曹魏,因為他明白,一旦曹魏收拾了蜀漢和孫吳,肯定不會讓他繼續逍遙下去。當然了,他也不看好孫吳,孫吳的水師雖然很強,可是同樣沒有戰馬,根本不足以和曹魏爭鋒。

然而這不妨礙公孫淵想聯合孫權的心。只有和孫權聯合,才能取長補短,讓曹魏疲於奔命,才能讓遼東有更多的發展機會。

五年前,公孫淵剛剛殺掉叔叔公孫恭,就曾經想和孫權聯絡,可是隨後發生的事讓他改變了主意。

就在那一年,諸葛亮北伐成功,奪取了關中,一舉改變了天下局勢。曾經在公孫淵看來根本沒什麼希望的蜀漢一舉成為三國之中最有希望的一個,對於公孫淵來說,也是最有威脅的一個。

因為蜀漢有了關中,就有可能攻佔涼州;有了涼州,就有了養馬之地;有了戰馬,就有了爭衡天下的這機會。

其後的發展基本上沒出公孫淵的預料,蜀漢越戰越強,北拒曹魏,南擊孫吳,數年之間,蜀漢擁有了半壁江山,而且是佔據了戰略優勢的半壁江山。相比之下,曹魏、孫吳則屢戰屢敗,曹魏失去了河西,孫吳失去了荊州。

這其中最讓人吃驚的是就是魏霸。短短數年之間,魏霸以弱冠之年南征北戰,立下了赫赫戰功,官拜鎮南將軍,坐擁荊州、交州十郡,成為一個不容忽視的勢力。

公孫淵很喜歡這種強悍的年輕人,甚至有些惺惺相惜之意。不過,對於魏霸的迅速崛起,在欣賞同時,他也有些不安。特別是魏霸派水師繞行東海,突入吳郡的戰術成功實施,讓他聞到了危險的味道。

孫吳的水師稱雄天下,也沒能做出如此規模的遠征,而魏霸的水師組建伊始就成功實現了這種難度的戰術,只能說明一點,交州水師的實力遠超孫吳水師,他們既然能橫跨東海,到達吳郡,就有可能到達遼東。技術上的難題解決之後,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公孫淵壓力劇增,不得不對魏霸投注了更多的注意力。也正因為如此,一旦心有不安,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魏霸。

不過,想來想去,他覺得就目前而言,魏霸尚不具備遠征遼東的實力。別看魏霸剛剛把孫權打服了,可真正起作用的還是步卒,僅憑萬餘水師是無法完成這個目標的。要遠征遼東,他的步卒就必須遠征萬里,由海路而來的可能姓非常小。在沒有攻佔冀州、青州之前,他無法完成這種規模的戰事。

所以,公孫淵還是把目光轉向了遼東內部。

公孫恭死了,不代表公孫氏內部就沒有蠢蠢欲動的人,比如公孫恭的兒子,比如他的兄長公孫晃。

外敵很強大,可是同樣很遠,有足夠的預警時間。內憂比較弱小,但是更隱蔽,防不勝防。任何時候,內部的敵人總比外部的敵人更可怕。

所以他要請管輅來給他卜一卦。

管輅是青州平原人,渡海來到遼東還沒多長時間,卻因為神奇的卜筮、相術聲名鵲起。公孫淵原本不太信,親自試過一次之後,這才把管輅奉為神明。不過管輅這個人不好仕宦,拒絕了公孫淵的官職,所以有什麼事,公孫淵只好派人去請。能不能請到,還要看管輅是不是在家。

這人像一隻野鶴,行蹤不定,也不知道這兩天在不在襄平。

在等待的時候,公孫淵心神不寧,手差點被火烤傷。管輅進門的時候,他正手忙腳亂的踩著燒著的綬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