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826章集腋成裘的暗示

第826章集腋成裘的暗示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3-07 01:58  字數:3475

孫權捏著鼻子,忍氣吞聲的時候,諸葛亮也陷入了被動。

費禕從長沙趕來,向他通報了魏霸已經掌握他將戰船技術泄露給孫權的確鑿證據,這個局面是諸葛亮怎麼也沒想到的。他一是沒想到孫權會將原圖送到豫章船廠,二是沒想到這些圖紙居然落入了魏霸的手中,更關鍵的是,魏霸想要得到什麼,他其實並不是很清楚。

主動權完全掌握在魏霸手中,形勢對他非常不利。

諸葛亮沒有立刻答覆費禕,他甚至沒有任何錶態。費禕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他能感覺到費禕的態度有一些微妙的變化。費禕不再是那個一心為他著想的費禕,費禕的中心已經不知不覺的移到了魏霸那一邊,雖然費禕現在還在為他考慮,可是立場已經變了。

這件事關係重大,諸葛亮生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騷亂,所以他沒有對任何人說,帶著一些親信隨從和費禕來到了終南山北麓的樓觀,這裡環境清幽,沒有什麼人打擾,可讓他一面靜養,一面斟酌魏霸的心思。

夜晚,秋涼如水,諸葛披著一件半舊的裘皮大氅,在一面高台上慢慢的踱著步。這面高台據說就是老子寫五千言的地方,又叫老子寫經台,尹喜得經之後,就在這裡觀星修道,旁邊這幢觀星樓就是他當年觀星的地方。後世這裡成為樓觀道的發源地,在道教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景觀,不過諸葛亮這個一直被誤認為是道家的人其實跟道家沒什麼關係。對這些也不感興趣。

要論學術,諸葛亮其實是個雜家。以法家為主,儒家為輔,無門戶之見,各采眾長,自成一家。他的個人心性中還有一些道家的淡泊,要不然也不會有「寧靜以致遠,淡泊以明志」的名言傳世。不過他本人一生辛勞,真正踐行這句話的時候很少。要不然他最後也不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這根本不是道家的人會有的結果,哪個神仙是累死的。

初冬的夜晚已經很冷了,在山裡則更冷,諸葛亮裹緊了身上的舊氅,仰起頭,看著天空的繁星。辨認著星宿的位置,推算著大漢的運程。為將者,當知天文地理,星相醫卜,諸葛亮對這些也不陌生,只是現在。他覺得自己什麼也看不出來。

比如說,魏霸究竟想幹什麼,星相上就一點徵兆也沒有。

旁邊傳來了一陣輕輕的腳步聲,費禕出現了台上,雙手托著一件衣服。靜靜的看著諸葛亮。諸葛亮轉過頭。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卻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丞相,高處不勝寒。」費禕露出一絲微笑,他走到諸葛亮身邊,將那件衣服抖開。「丞相,你那件大氅都落毛了,還是換上這件狐裘吧。」

諸葛亮看了一眼那件新裘,不禁眉頭一挑。這是一件純白之裘,看起來像一片雪,白得讓人心動。

他沒有接,反而抓緊了身上的舊裘。「文偉現在收入頗豐啊,一出手就是這麼名貴的狐裘?」

費禕搖搖頭:「這不是我的,是魏子玉送給丞相的。」他看了看,又道:「是拼湊起來的,不是整皮,天下也沒有這麼大的狐皮。」

諸葛亮眉毛一挑,沉吟了片刻,淺笑一聲。「這麼說,我倒要試試。」

費禕鬆了一口氣,從諸葛亮的手中接過舊裘,小心的擺在一邊,又幫諸葛亮披上新裘。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句話一點也不錯。諸葛亮本來就長得不錯,長身玉立,如今身體虛弱,臉色有些蒼白,穿上這件雪白的狐裘,整個人就像一塊無瑕的瓊玉。如果臉色再好一點,那簡直是玉樹臨風,老樹瓊枝。

費禕退後兩步,上下打量著諸葛亮,連連點頭。「果然,長短正好。」

諸葛亮低頭看了看,提起了有些偏長的衣擺,苦笑道:「好是好,長短卻不是正好,似乎長了一些,容易掃地。」

「那是因為丞相體弱,背有些駝了。」費禕笑道:「如果將身體養好了,腰背挺直,豈不是正好?」

諸葛亮瞟了費禕一眼:「我一把年紀了,只會越來越衰弱,怎麼可能返老還童?」

費禕搖搖頭:「丞相,若論年歲,你可算不是年長。人生半百,正是英年啊。」

「文偉,你現在越來越會說話了。」

「丞相謬讚,這也不是我說的。」

諸葛亮一怔,眼神一黯。費禕這是挑明了要給魏霸做說客了。集起來的狐裘,好好將養身體,這就是魏霸的要求?

諸葛亮雖然不是道家,可是他知道集腋成裘的典故出於哪裡。《慎子?知忠》有「故廊廟之材,蓋非一木之枝也;粹白之裘,蓋非一狐之皮也」的話,魏霸送他這件狐裘,實際上是希望他能不拘一格的用人,不要讓自己這麼辛苦,然後才有可能將養身體,正好適合這件狐裘的長短,也就是適合魏霸要求的尺度。

換句直白點的話說,魏霸要求他放手,承認現在他的權利和地位。這樣,他們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就可以得到緩解,甚至可以化干戈為玉帛。

不得不說,在那一瞬間,諸葛亮有些心動。他很清楚目前的局勢,如果他和魏霸聯手,李嚴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根之木,朝堂上三方對立的局面就可以得到緩解。消除了內部矛盾的蜀漢完全有可能在短短的幾年內蕩平天下,成就一統大業。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誘惑。如果一切順利,諸葛亮甚至可以帶著完成夢想的欣慰走完人生旅程。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圓滿的結局。

可是然後呢?一想到此,諸葛亮剛剛飛起的心又不斷的向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