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725章攻心

第725章攻心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4-01-19 12:01  字數:3353

「好啊。」費禕眼睛一亮,搓了搓手,有些喜不自勝。「我聽馬幼常說過,驃騎將軍當年在胡孔明門下的時候就精於弈道,早就想和驃騎將軍切磋切磋,今日終於得償所願。」

司馬懿愣了一下,覺得自己有些弄巧成拙,他本想是借著下棋來探探費禕的虛實,沒想到這位卻是個弈林高手,而且聽他的口氣,他似乎對自己非常熟悉,居然還知道當年在胡昭門下學習的事。可是他對費禕的了解卻非常有限,至少不知道他精於弈道。

話已出口,司馬懿也不好反悔,只好派人拿來棋盤,和費禕下起棋來。司馬師對他的用意一目了然,不用司馬懿吩咐,自行去安排城防事宜。他甚至有些慶幸這個意外,這樣他就又有機會和魏霸對陣了。

司馬師立刻調整兵力,將城裡的霹靂車、連弩車都集中起來,加固了防線,準備在這裡和蜀漢軍再戰一場。魏霸在城外的陣地準備了好多天,現在時間緊急,不可能讓他從容部署,而司馬師佔有地主之利,如果把握得當,他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關鍵是他怎麼把魏軍的士氣鼓起來。在之前的戰鬥中,蜀漢軍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對魏軍的士氣打擊太大了。

司馬師摩拳擦掌的時候,司馬懿也堅持得很辛苦。他下棋是假,試探費禕是真,沒想到費禕比他想像的還要沉穩,根本不著急。而且棋藝也比司馬懿高出一籌,幾個子一落,司馬懿就知道自己不是費禕的對手了,卻還得死撐,不肯輕易放棄。

不經意之間,司馬懿就全身心的投入了棋局之中,與費禕殺得你死我活,難解難分。

費禕嘴角帶笑,偶爾看一眼司馬懿,心道這次來「談判」還真是來對了。論下棋。司馬懿哪是對手。在這種時候,能把司馬懿困在棋局上,也算是對戰局的一個貢獻。至於能不能擊潰司馬懿的心理防線,那還要看李嚴和魏霸的攻擊夠不夠迅猛。

……

司馬師滿頭大汗。卻一點成就感也沒有。蜀漢軍的陣地遠遠比他想像的要危險。雖然目前進城的連弩車和霹靂車數量還不到城外的一成。卻依然穩穩的壓制了他,打退了魏軍一次又一次的反擊。雙方箭矢交馳,石彈穿梭。看起來平分秋色,可是司馬師自己清楚,蜀漢軍已經佔了上風。魏軍幾次攻擊未果,士氣越發低落。

這不僅是因為蜀漢軍的操作更熟練,射擊更精準,還因為那些陶彈。

一隻只陶彈打了過來,落在地上,打在霹靂車上,砸在人的身上,隨著一聲聲脆響,裂成碎片,裡面彈出一團團絮狀物,然後那些絮狀物就在眼前冒起了煙,生起了火,燒了起來,還發出嗆人的氣味,被嗆到的魏軍將士都淚流不止,咳得上氣不接下氣,有的甚至癱軟在地,不停的抽搐著。

守城的時候經常會用到石灰、毒藥,可是像這種會自燃的毒藥卻從來沒見過,而且這種陶彈實在太多,片刻時間,魏軍陣地就被青煙籠罩住了,到處都是咳嗽聲,喘息聲。

司馬師大驚失色,連忙大聲叫道:「快,快用濕布捂住口鼻!」

不等司馬師下令充,有經驗的士卒已經開始忙碌起來,有一個親衛奔到司馬師的身邊,將手中的濕布遞給司馬師,一邊捂著嘴咳著,一邊大聲叫道:「少將軍,快捂住口鼻,這煙有毒!」

司馬師接過來,順手遞給後面的司馬昭,大聲道:「子上,快掩住口鼻,小心中毒。」

司馬昭忙不迭的接過來,捂在嘴上,一股臊臭味涌得他的口鼻,比毒煙更讓人無法忍受。他愣了一下,隨即意識到沾濕這塊布的不是水,而是尿。他不禁勃然大怒:「誰敢如此大膽,敢讓我聞此等穢物?」

「別廢話。」司馬師淚流滿面的厲聲喝道:「尿能解毒!」

司馬昭一聽,看了看手中亂猶有餘濕的尿布,苦著臉,無可奈何的捂在了嘴上。剎那間,他連死的心都有了。從小到大,什麼時候接觸過如此髒的東西,現在居然還要捂在嘴上。我的天啦,這軍中的生活果然不是人受的,有跳蚤虱子也就罷了,怎麼還會碰上這麼噁心的事?

在司馬昭厭惡的目光中,兩隻陶彈呼嘯而至,一隻從他的頭頂掠過,打在了身後的戰旗上,戰旗猛的震顫了一下,發出吱吱咯咯的呻吟。另一隻打在他的盾牌,陶片四散,一團絮狀物從裡面飄了出來,一個親衛眼疾手快,上前一腳踏住。這是偶爾之間發現的,只要用腳死死的踩住,這團東西就不會燃燒,如果能及時扔進水裡,那當然再好不過。

可惜,魏軍根本沒有遇到過這種武器,急切之間找不到那麼多的水,只能暫時用腳踩住,稍微減少一些傷害。

司馬昭顧不得尿臊薰人,連忙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那個親衛彎下腰,剛想撿起絮狀物拿遠一些,一枝利箭飛到,一箭洞穿他的面門。親衛一聲不吭的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兩下,就停止了呼吸。鮮血汩汩的流了出來,被他踩住的那團東西卻開始冒煙,司馬昭大驚,連忙閃身避開,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具屍體絆倒,摔了個四腳朝天。

司馬師用餘光看到司馬昭的狼狽,連聲喝道:「子上,快進牙城暫避。」

親衛們擁上來,架起司馬昭就走。

司馬師一手舉著盾牌,一手用尿浸濕的布捂著口鼻,眼睛卻死死的盯著遠處的蜀漢軍陣地。在蜀漢軍的身後,幾個城門大開,更多的霹靂車、連弩車正在源源不斷的運進城內。

司馬師憂心忡忡,在剛剛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