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649章狐假虎威

第649章狐假虎威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12-19 00:51  字數:3421

兩個武卒擁了上來,二話不說,就將隱蕃擒住,拖下指揮台,摁倒在地,拔出雪亮的戰刀,高高舉起,一刀劈了下來。

隱蕃哀嘆一聲,心道真是倒霉,遇到蠻不講理的對手了,千里迢迢的跑到臨沅來送死。他無奈的閉上了眼睛,連爭辯都放棄了,索性慨然赴死。如果就這麼死了,李嚴肯定要和魏霸翻臉,倒也不能算一點收穫也沒有。

就在隱蕃等死的時候,頭頂傳來「當」的一聲脆響,接著一個渾厚之極的聲音響起。

「住手!」趙雲放下了手中的矛,不滿的瞪了魏霸一眼:「子玉,不得魯莽。」

「師父,這人分明就是個詐降的。」魏霸不敢怠慢,連忙起身行禮,解釋道:「驃騎將軍出兵,就是他蠱惑起來的,這樣的人不殺,絕對是個隱患。」

「你有證據嗎?」

魏霸啞口無言。

「若是有證據,那就送給驃騎將軍,相信驃騎將軍一定不會饒了他。如果沒有證據,你這麼殺人,就是草菅人命,將來於驃騎將軍面子上也不好看。」趙雲撫著鬍鬚,責備的看著魏霸:「你如今不是一個普通人,身居高位,做事要沉穩一點才好。」

「喏。」魏霸無奈的拱了拱手,惱火了瞪了隱蕃一眼。隱蕃從剛才的對話中,已經知道這個鬚髮皆白,卻威風凜凜的老將軍是魏霸的師父趙雲,不禁暗自僥倖。在臨沅。大概也只有趙雲有這樣的面子,能讓魏霸有所收斂。看來自己的運氣還不算差到極點,至少命是保住了。

趙雲負著手走了,連給隱蕃一個致謝的機會都沒有。魏霸擺了擺手,一臉不耐煩的說道:「算你運氣好,趕緊走吧,下次可沒這麼好的運氣了。」

隱蕃撣撣身上的灰塵,走到指揮台前,拱拱手:「將軍,殺不殺我。那是將軍之威。無人敢當。不過,有句話,我卻要對將軍說個清楚。」

「說。」

「驃騎將軍出師襄陽,我和將軍一樣。是不贊成的。將軍若是不信。將來有機會見到驃騎將軍。不妨當面問個明白,看看我可有一句虛言。」

「你不贊成?」魏霸詫異不已:「驃騎將軍出兵,不是你攛掇的?」

「將軍對我有成見在先。不信我,也可以理解,但是這件事並不難解,你到襄陽的時候,當面問驃騎將軍,還可以問他身邊的人,就知道我有沒有說謊了。」

魏霸沉默了片刻,欠了欠身,算是表示歉意:「你先到驛館住下,不要妄生是非。」

「謝將軍。」隱蕃又施了一禮,轉身跟著兩個武卒走了。正如魏霸吩咐的那樣,他在驛館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安安靜靜的在驛館裡讀書。三天後,正當隱蕃在燈下讀書的時候,沒有任何先兆,魏霸突然來到了驛館。

隱蕃連忙放下手裡的書,起身相迎。魏霸站在門口,靜靜的看了他一會,緩步來到案前,低頭看了一眼案上的書,咧嘴一笑:「想不到你也喜歡看這樣的書。」

「雖然文筆粗俗,卻也能增廣見聞。」隱蕃不卑不亢的說道。

「那你沒從中看出點什麼?」魏霸目光灼灼的盯著隱蕃,讓隱蕃感到一種莫名的緊張。如果說李嚴的眼神如虎,那魏霸的眼神是就像大海,深不可測,誰也不知道裡面究竟藏了些什麼,有可能是神仙,也有可能是海怪。

「的確看出了一點東西。」隱蕃強自鎮靜的笑了笑:「交州學堂、武陵學堂雖然規模不大,卻卓有成效。若驃騎將軍能聽將軍之言,再緩幾年北伐,想必勝算會大很多。」

「哦,這話怎麼說?」魏霸也不用人請,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他沒有像通常那樣跪坐,而是箕坐,就是把兩條腿叉開,像是簸箕一樣。這是一種很無禮的行為,隱蕃很不習慣,卻又無法指責。

「百工之學,墨家之術,雖然不登大雅之堂,卻是實學。讀書人都以為聖人經義是天下大道,可是民無食不飽,無衣不暖,這些東西可不是聖人經義能帶來的,要靠這些實學才行。」隱蕃拿起案上的書翻了翻:「將軍與匠人之別,就在於窮究其理,將常用之物中蘊含的大道理揭示出來,這可是功德無量。我原本以為將軍是下里巴人,沒想到卻是陽春白雪,夏侯太初傾心於將軍,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

魏霸笑了笑,沒太當回事。夏侯玄說他是大泥鰍的事,現在的確有不少人知道,甚至傳到了皇帝劉禪的耳朵中,不過大多數人都當成笑話或者敵人的挑撥之言聽。

「我想聽聽你為什麼不贊成驃騎將軍出兵的理由。」魏霸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說,如果被我聽出有問題,我還是會殺你。我師父現在可不在這裡。」

隱蕃苦笑一聲:「想不到將軍敵意如此之重。也罷,全國上下,反對驃騎將軍出兵的人不少,敢說出來的大概卻只有我和將軍。今天就和將軍探討一番。若能有所進益,死亦甘心。」

魏霸不為所動。

隱蕃將自己當初反對李嚴出兵的理由一一說來,但是他卻沒有告訴魏霸這其中的變化。他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反對李嚴出兵的,原因是不希望李嚴牽制魏國的兵力,影響張郃收復關中,但是後來接到司馬懿的命令,要他促成此事,他才改變了主意,轉而支持李嚴出兵,並極力要把魏霸拉入戰事。李嚴現在待他如心腹,魏霸寫給李嚴的書信,包括那些論爭是否應該出戰的觀點,隱蕃一清二楚,經過他的理解加工,此時說出來,自然處處同魏霸暗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