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620章血戰

第620章血戰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12-06 11:35  字數:3417

戰鼓聲炸響,地動山搖。最強棄少

抱著必死之心的魏軍從一開始就發動了最猛烈的攻擊,曹植的戰旗迎風呼嘯,每一個走過戰旗的將士都深深的看了戰旗一眼,然後決然的走向蜀漢軍的戰陣。

他們都清楚,走過這面戰旗,就沒有多少生還的機會,要麼英勇的戰死在陣前,要麼屈辱的死在曹植的刀下。而曹植本人也將跟著他們的步伐,迎著蜀漢軍的箭矢和刀矛,走向死亡。

沒有人奢望還有生還的機會,除非他們能擊敗兩三倍於己的敵人,他們想的只是儘可能在死之前殺死幾個敵人,讓自己死得不那麼虧。

在這種必死信念的支撐下,在曹植堅毅目光的注視下,五百名魏軍將士推著由輜重車改裝成的大盾,義無反顧的走上了戰場。

曹植在陳倉打造了不少軍械,現在,他全部帶到汧縣來了。他進入關中的時候,帶了一些輜重車,在鴻門擊敗馬謖,又繳獲了不少輜重車,還有不少重型軍械,這些都被他帶在身邊。要帶著這些東西趕路可不是易事,可是連曹植本人都步行,又有誰敢有怨言?

付出最大代價的是那些俘虜,一路上,他們承擔著最重的勞役,卻只能分到最少的口糧。誰要是體力不支倒在地上,或者是跟不上大軍的步伐,那就只有一個結果,被魏軍無情的殺死,扔在路邊。

前前後後三千多俘虜,現在還不到五百,其他人都已經拋屍荒野。而魏軍付出了幾乎相同的人命,才把這些軍械帶到了汧縣。

現在,這些用數千人命換來的軍械開始發揮作用,一輛輛輜重盾車被推到了陣前。組成一道可以移動的堡壘,在盾車的身後,連弩車被安放到位,拆解成零件運輸的霹靂車被重新組裝起來,挺立在陣前。

兩軍本來就只相距三百步,已經在強弩的攻擊範圍以內,魏軍再向前推進一百五十步,雙方其實已經接觸。在魏軍組裝霹靂車的時候,蜀漢軍已經開始攻擊。連弩車、霹靂車一起咆哮,將鋒利的箭矢和石塊送上天空,再砸向魏軍的陣地。

魏軍躲在盾車後面,耐心的等待著。

連弩車開始還擊,隨著一聲聲轟鳴。一枝枝利箭飛馳而出,呼嘯著撲向蜀漢軍的陣地。

組裝霹靂車的士卒雖然有盾車掩護,在蜀漢軍密集的箭雨打擊下,還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一個接一個的士卒被利箭射中,每一架霹靂車上都血跡斑斑。

一個又一個魏軍士卒倒下,卻沒有人後退。霹靂車在蜀漢軍猛烈的打擊下,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組裝起來,然後開始怒吼。

霹靂車開始發威後,魏軍開始了真正的攻擊。兩百人推著盾車,嘶吼著沖向蜀漢軍的陣地。他們躬著腰,用盾牌護住自己的頭頂,緊握手中的戰刀。血紅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越來越近的敵人。

箭羽交馳,石彈破空。戰鼓聲越來越急,震耳欲聾。

有箭穿過盾牌的空隙,射穿了魏軍士卒的札甲,刺破了他們的肌膚骨肉,鮮血飛濺。有人倒了下去,有人則堅持著繼續向前走,在身後留下一串帶血的腳印。

有石彈砸在了盾牌上,發出一聲聲脆響,盾牌飛散,盾牌下的士卒被砸得血肉模糊。後面的士卒讓開同伴的屍體,沉默的繼續向前。

一百五十步,一百步,八十步,五十步!

兩百魏軍士卒已經倒下了一半,四輛盾車也被砸壞了兩輛,可是魏軍士卒的步伐卻越來越快。他們齊聲大吼,推著盾車開始飛奔。沉重的盾車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帶著轟隆隆的巨響,沖向了蜀軍的戰陣。

「殺!」盾車後面的魏軍士卒咆哮著,沖了過來。

「轟」的一聲,盾車撞上了蜀漢軍列在陣前的拒馬,四分五裂,藏在陣中的蜀漢軍士卒下意識的用盾牌擋住了臉。可是那些魏軍士卒卻不管不顧的沖了過來,揮舞著戰刀,撲向陣中的蜀漢軍士卒。

在奔跑中,他們有的被拒馬巨大的尖刺刺中,有的被飛馳的箭矢射中,有的被埋伏在後面的蜀漢軍士卒手中的長矛刺中,可是他們卻毫不畏懼,怒吼著殺入,即使同時面對數名敵人也沒有任何退讓。

雙方殺在一起。

蜀漢軍以逸待勞,又有拒馬護身,更有身後的連弩車掩護,可是魏軍卻只有必死的信念,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奮不顧身的殺入蜀漢軍的陣地,捨命搏殺。用刀砍,用盾砸,即使受了重傷,他們也不肯倒下,撲上來,任由敵人的武器刺入自己的身體,抱住敵人,拚命廝咬。

他們不再是普通的人,而是瘋狂的野獸。

第一批兩百人的士卒還沒有衝到蜀漢軍的陣前,曹植就派出了第二批,緊拉又是第三批。魏軍迎著密集的陣雨,前仆後繼。他們衝過蜀漢軍的箭陣堵截,沖入蜀漢軍的陣中,亡命搏殺。

面對瘋狂的敵人,蜀漢軍士卒不敢怠慢,他們強壓心中的恐懼,操縱著連弩車、霹靂車,不斷的射擊,壓制魏軍的攻擊。拒馬陣中的勇士則倚仗著地利,不斷的反擊,將一個個敵人砍倒在陣中。

雙方血戰。

曹植站在戰旗下,面無表情的看著血肉橫飛的戰場,不斷的下達著攻擊的命令。在他的面前,有三輛盾車,在他的身邊,有兩百多名勇士。他們有的是曹植的親衛,有的是曹睿安排來保護曹植的虎賁,有的是曹真交給曹植的親衛營。不管是來自於哪個陣營,現在他們都只有一個信念,在自己戰死之前,不能讓陳王殿下受到任何傷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