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561章天意(求月票)

第561章天意(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11-14 02:50  字數:3303

周魴匆匆走進陸遜的大帳,剛要說話,卻看到潘濬也在座,不免有些意外,步子滯了一下,趕上一步,向潘濬見禮,然後便把探詢的目光轉向了陸遜。陸遜一動不動,看著案上的地圖,手指在廬陵郡、大庾嶺的位置輕輕的敲擊著。周魴瞥了一眼地圖,特別看到了陸遜手指的位置,立刻明白了陸遜的意思,連忙笑道:「二位將軍,有消息來了。」

陸遜淡淡的說道:「魏霸在忙什麼?」

「他在城裡備戰,看樣子,他打算在臨賀死守。臨賀城裡到處都是人,還有好多蠻子。他們雖然穿著我軍的制式札甲,卻不太習慣,依然不改蠻夷本性。」周魴笑了笑,言語中有些不屑:「魏霸想要把這些蠻子變成身經百戰的精銳,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陸遜嘴角一挑,沒有評論,潘濬也笑了一聲,贊道:「子魚的手下很得力啊。」

「多謝將軍謬讚。」周魴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既不失禮,也不熱情。如果不是陸遜暗示他不要瞞著潘濬,他還真不打算把這樣的事也告訴潘濬。

「除了死守臨賀之外,魏霸有沒有出兵大庾嶺的計劃?」

「有,不過他還是滿足於守,並沒有因此進入豫章的想法。」周魴頓了頓:「將軍,是不是要把餌放得大一點?」

「不急。」陸遜擺擺手,示意周魴不要急躁。「做什麼事都不能太露痕迹,否則容易露出破綻。順其自然吧。」

「喏。」周魴應了一聲,將幾張紙往陸遜面前一放,躬身退了出去。陸遜拿起那幾張紙,掃了一眼,轉手交給潘濬。潘濬也不推辭,接過來看了一遍,慢慢的放在案上,沉吟了片刻:「看來魏霸比曹休要聰明不少,想誘他上鉤,還真是不容易。」

「不錯,此子看似魯莽,其實謹慎之極。」陸遜出手指,掐了掐酸脹的眉心:「不知道費楊是不是太急了。露出了破綻。」

「也有可能是費楊出賣了我們也說不定。」潘濬插嘴道。

「是啊,用間不易,能找到合適的人更難。由此可見,當年諸葛亮讓魏霸行間長安是何等不易。」

潘濬打趣的說道:「可能也正因為如此,周子魚才碰到了對手。」

「這樣也好。大王的意思,不就是想借魏霸這塊砧石來打磨他們嘛。」

「話是這麼說,我卻擔心我們成了魏霸的砧石。」潘濬嘆了一口氣,「魏霸將那麼多蠻人將領帶到臨賀來,大概也有以戰代練的意思。此子心思甚大,將來恐怕會為禍天下。」

「是你女兒女婿說的,還是你親眼所見?」

「都有吧。」潘濬嘿嘿一笑:「我也算是經歷過一些世面。可是看到魏霸這個年青人,才真正覺得深不可測。別的不說,他的機械之術彷彿是突然冒出來的,由師承都無從說起。而且在此之前,也沒有發現他在這方面有任何興趣。病了一場,卻因禍得福,脫胎換骨。面目一新,著實讓人不解。」

陸遜眉頭一挑:「竟有此事?承明。細細說來聽聽。」

潘濬愕然,對陸遜表現出來的關心大感意外。不過,他還是把自己對魏霸的了解說了一遍,畢竟陸遜現在是主將,他對魏霸了解得越多,制定戰術的時候越有針對性。陸遜不把他當外人,他也不能藏著掖著。

聽完了潘濬的話,陸遜出神了片刻,他目光一閃,向潘濬挪了挪。「承明,你不覺得這有些奇怪嗎?一個毫不出眾的少年,怎麼病了一場,就突然變了個人似的?若是從此痛改前非,努力向學,這還情有可由,可是他居然無師自通了機械之術,這未免……」

潘濬也突然覺得有些異樣,他想了想,臉色也變得不安起來:「伯言,你莫非覺得這就是天意?」

陸遜苦笑著搖搖頭:「天意難測,我只是覺得這太不可思議了些。冥冥之中,也許上蒼在注視著我們,誰又能說得定。」

潘濬不禁覺得一陣寒意,頭皮一陣發麻。他原本也沒想太多,可是現在聽陸遜一說,居然和天意扯上了關係,未免讓人心生不安。再想到魏霸的神將之名,精明如潘濬,一時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不管是不是天意,我等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自然要與魏霸血戰到底。」陸遜打斷了潘濬的思索,拍了拍案前的地圖:「承明,既然誘敵之計急切之間無法見效,我們可能還要立足於強攻。正面擊破魏霸……」陸遜雖然極力想讓自己顯得平靜從容,說到魏霸的名字時,卻不由自主的滯了一下,這才接著說道:「也許對扭轉當前的不利局面最有效。是以,我想緩緩圖之,周密部署,以求一戰解決問題。」

「那是當然。」潘濬應道:「可是,伯言,你若是想和當年一樣以守為攻,我看有些困難。從襄陽之戰開始算,我們已經連續戰鬥了兩年,而且接連損兵折將。大王已經急了,怕是不會讓你從容應付。」

「魏霸同樣不能從容。」陸遜堅持道。

「是的,魏霸可能急於支援關中戰場,也希望儘快結束戰鬥。這一點,我們差不多。可是你要清楚,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戰是和,魏霸自己可以決定,諸葛亮遠在關中,怕是指揮不動他。可是大王卻近在武昌,他能忍耐到幾時,我們卻是說不準。萬一……」

陸遜眉頭微皺,過了良久,無聲的嘆了口氣。武昌的事,他已經知道了,孫權的心情,他大致也猜得到,潘濬的提醒可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切實存在的問題。

「就算是大王有命,也要根據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