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555章以民為本

第555章以民為本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11-12 00:24  字數:3663

看到魏霸略顯詭異的笑容,夏侯玄非常奇怪。「你又在想什麼壞主意?」

魏霸瞪了他一眼:「你不要這麼想我好不好?貶低自己的妹夫這麼有成就感嗎?」

夏侯玄「嗤」了一聲。

魏霸換上一副笑臉,拉著夏侯玄向馬車走去。「太初,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什麼事?」

「幫我寫封回信。你的文筆好,文章漂亮。」魏霸笑道:「當然,那也是為了讓你知道一下我的真實想法,免得你天天提心弔膽的,怕我去關中和你們的皇帝陛下做對。」

夏侯玄尷尬的笑笑,他知道魏霸知道他的來意,卻沒有點破,這是給他面子,也是給夏侯徽面子。

「另外還有件事。」魏霸接著說道:「我想在交州開辦學堂,要請那些儒生來教授學生。和這些儒生說話,我是不行的,要你這樣的名士出面才行。」

夏侯玄詫異的問道:「你又想請誰?士匡出面都不行嗎?」

「我也不能什麼事都交給士匡,你說是吧?」魏霸擠了擠眼睛。夏侯玄心領神會,卻又笑道:「我也不是你的親信,你信得過我嗎?」

「我信得過媛容。」魏霸指了指天。「我還相信公道,公道自在人心,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畢竟是少見的。你說是不是?」

……

了解了關中的形勢之後,魏霸調整了自己的戰略。按照諸葛亮的戰略部署。關中之戰必然是一場持久戰,雙方僵持不下可能是最好的局面。蜀國遭受挫折倒更有可能,他要保持隨時支援關中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他不能再與孫權糾纏不清,以免到時候抽不出身來。

魏霸決定以守為攻,抓緊時間消化新得到的地盤,暫時不深入荊州腹地。他下令靳東流守好嚴關,又讓相夫守好龜山,不要輕易挑釁。與吳軍保持相安無事,然後他便開始了對交州的經略。

首先,他讓士匡召集蒼梧、合浦、高涼、鬱林諸郡中的大族,齊聚廣信,商討關於交州的發展戰略。交州向來以地廣人稀為特點,但是這裡的人是指的是著籍的漢人,並不包括蠻夷。蠻人們在深山裡面。每年只是象徵性的交一點東西,並不承擔賦稅——至少在官面上是如此,他們最大的負擔在於兵役。此外,交州多珍珠,採珠也是靠海的漁民們一個沉重的負擔,他們付出了艱辛的勞動。卻不能從中得到什麼利益,好處都被那些官吏們拿走了。

官是外來的,吏卻是本地的大族,他們聯起手來剝削百姓,很容易激起叛亂。為什麼貪污腐敗容易激起百姓的反抗?這裡山高林密。往深山裡一躲,誰也找不到。

不過躲在山裡也不是什麼好事。山裡生活清苦。交通不便,絕大多數人並不願意在山裡生活。如果不是活不下去,沒有人願意呆在山裡。要想把山裡的人吸引出來,就讓他們覺得外面的生活有安全感,有幸福感,一方面要減免他們的各種負擔,另一方面也要增加他們的收入。只有這樣,他們才會願意著籍成為編戶齊民。戶口的人多了,才能提供穩定的賦稅來源,才能形成強大的實力。

而要做到這一點,魏霸首先要和交州的大族做交易。以免他們以官府的名義欺壓普通百姓,把自己應該繳納的賦稅轉加到普通百姓的頭上。

沉重賦稅的一方面是來自於官府的盤剝,另一方面也是來自於這些和官府勾結的本地大族,他們將自己的賦稅轉加到普通人頭上。對於絕大多數百姓來講,這其實是害大於利的。那些承受不了賦稅的人會逃亡,成為不著藉的流民,編戶越少,可以轉移的對象也就越少,其他人承擔的負擔也就越重。然而大家族為了自己的利益,飲鴆止渴,誰也不肯少佔一點便宜,所以就很容易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在吸引更多的山民出山之前,魏霸要和這些人談好條件,既要確保他們不會轉移自己的責任,也要避免傷害到這些大族的既得利益。

在談判的同時,魏霸派夏侯玄帶上禮物去請劉熙。在中原戰火紛亂的時候,交州是一片難得的平靜之地。即使有很多人在中原局勢有所緩解之後又回去了,還是有一些人留了下來,這其中既有大儒劉熙。

劉熙是北海人,年過七十。建安年間避亂交州,後來就一直沒走,安心的留在交州做學問,教授學徒。在這裡一呆就是三十多年。他精通小學,注過《孟子》,在吳國有很多做官的學生,和士燮關係也不錯。因為這些關係,他活的很滋潤,一般不會有人來主動騷擾他。

魏霸派夏侯玄去請劉熙,也是為了照顧劉熙的面子。讀書人總是要面子。他雖然通曉天文地理,機械技術號稱天下無敵,但是對經學卻是一竅不通。如果他和劉熙交流,大概是談不到一起去的。夏侯玄學問不錯,想必比他更合適。

他是這麼想的,可惜事實並不如他所願。夏侯玄去請劉熙,開始很好,兩人相談甚歡。可惜一談到學問,兩人的矛盾立刻顯現出來。魏國現在流行的學問以古文經學為主,而劉熙的學問卻是以今文經學為主。今文經學和古文經學曾經發生過持續百年的劇烈衝突,大有一見了面就分個勝負的架勢。劉熙看到夏侯玄,簡直像一個寂寞已久的戰士遇到了堪與匹敵的對手,戰鬥慾望突然暴漲,和夏侯玄辯論了兩天,最後不歡而散。

夏侯玄再一次鎩羽而歸。面對魏霸的目光,他非常不好意思,解釋了兩句。魏霸明白了他們的分歧在哪裡,不禁苦笑。現在的學術之爭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