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546章狹路相逢勇者勝

第546章狹路相逢勇者勝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11-08 02:31  字數:3842

魏霸嘆了一口氣,緩聲道:「我知道你們恨他們。可是正因為恨他們,才不能衝動,才不能打草驚蛇。我們要的是將他們一萬人全部消滅,而不僅僅是殺死幾個斥候。我們是作戰,不是部落之間械鬥,更不是搶親。這一點,在訓練中我已經無數次的強調過,如果你們不能改變這種習慣,那你們現在就離開,我不需要你們這樣的部下。你們這樣會害死所有人。」

「大人,我們錯了。」犯了錯的蠻子斥候們被罵得滿面通紅,無地自容,卻不肯離開。成為神將的部下是一種榮耀,要是被神將趕走,就算回到部落里也無法見人。蠻子們雖然沒讀過書,不知道聖人是什麼玩意,可是對面子的重視卻毋須多言。

「既然知道錯了,那就不要站著了,趕緊去休息。過一會兒我們還要繼續行軍。」

蠻子們乖乖的走了,誰也沒敢提功勞的事情。魏神將沒有處罰他們,已經是天大的恩賜。

夏侯玄皺起了眉頭:「子玉,這個怎麼辦?」

魏霸沉思半晌,下定決心。「既然到了這裡,就不能後退了,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們迎上去,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夏侯玄擔心的說道:「將士們已經趕了兩天路,急需休息,如果繼續行軍,就算趕到那裡,還能戰鬥嗎?」

「我們累,戴良也累。相比於在桂嶺伏擊他,我們可能失去了地利,卻有出其不意的功效。而且那裡離廣信更近,如果戰局不利,我們可以退入蒼梧,和士匡匯合。不至於進退失據。」

夏侯玄點了點頭,他知道魏霸說的有道理。既然可能已經暴露,繼續堅持在桂嶺伏擊的計劃危險更大,不如迎上去,打戴良一個措手不及,也許還有一線機會。

在休息了一個時辰之後,魏霸下令再次開始行軍。將士們雖然疲憊,卻沒人質疑魏霸的命令。黎明時分,他們趕到了戴良的大營附近。借著微弱的晨光。魏霸觀察了一下大營,下令相夫立刻率部攻擊。

「消滅他們,再吃早飯。」魏霸對將士們說道。

相夫轟然應諾,率領兩千士卒,舉起火把。拔出戰刀,向山下的大營衝去。剎那間,殺聲四起,吼聲震天,打破了黎明前的寧靜。

吳軍的斥候非常疲憊,他們雖然奉命打探的消息,可是夜裡偷懶。找個地方睡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戴良下達的任務是打探桂嶺附近的情況,誰也沒有想到魏霸會放棄桂嶺的大好地形,趕到他們的大營邀擊。等他們發現不對勁的時候。衝鋒已經開始。

衝殺在最前面的戰士幾乎和吳軍的斥候一起衝到了大營前。

白儉帶著強弩營沖在最前面,在離大營還有五十步的時候,他厲聲下令:「射擊!」

兩百弓弩手舉起了手中的連弩,扳動了弩機。數百隻弩箭衝破黑暗,飛向吳軍大營。大營望樓上的吳軍士兵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利箭射中,慘叫著摔倒在地。

「殺!」五百烏滸蠻前鋒衝到了營門前,揮起砍刀,砍開營門,沖了進去。吳軍根本沒有防備,看著漫山遍野的火把,聽得地動山搖的怒吼,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敵人,心慌意亂,肝膽俱裂。

戴良突然坐了起來,冷汗涔涔。他做了一個噩夢,夢見魏霸殺到了他的面前,兩人交鋒,自己卻不是魏霸的對手,被魏霸一刀砍下了首級。首級在地上打滾,人卻沒有死去,他甚至能清晰地聽到魏霸的獰笑,看到魏霸猙獰的面容。雖然醒了,卻依然恐懼萬分。

還好只是一個夢。戴良看著四周的帳篷,安慰自己。可是他隨即發現不對,這聲音是那麼真切,一點也不像夢裡,這是怎麼回事?他本能的站了起來。伸手去拿旁邊的戰刀。

「大人,敵襲!」一個親衛沖了進來,面色驚惶。

戴良不敢大意。他來不及披上戰甲,抓起戰刀就衝出了大帳。一出帳門,他就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到處都是火,到處都是敵人,到處都是蠻子們的咆哮,大營里已經成了一片火海。雪亮的刀光在火光中閃爍,像漫天的繁星,每一次閃動,都帶來一陣慘叫。

戴良目瞪口呆。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可他卻寧願相信這只是一場噩夢。

魏霸站在山坡上,看著已經沖入吳軍大營的將士們,看著已經起火的吳軍大營,卻感覺不到一點輕鬆。吳軍沒有一點防備,被他輕易的攻入了大營,他的冒險又一次成功了,在所有人都認為桂嶺是最好的伏擊地點時,他證明了自己的決策正確。

可是,他卻不敢因此有一點點放鬆。五千人攻擊一萬人的大營。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將對方打垮,讓對方有時間喘過氣來組織反擊,優勢會喪失殆盡。吳軍休息了一夜,而自己卻是急行軍一夜,在體力上他並不佔有優勢,在人數上更是絕對的劣勢。危險並沒有減少,反而會隨著時間的增加而增加。一旦雙方僵持,對方的人數優勢就會顯現出來,己方會陷入苦戰,很有可能會被逆轉。

魏霸面色凝重,死死地盯的吳軍的大營,親衛營靜靜的站在他的身後,等待著出擊的命令。

夏侯玄面色煞白。他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過戰鬥,卻也能體會到現在的危機。恨不得魏霸現在就將兩千最精銳的親衛營派下去,一舉決定戰鬥。等待的時間越長,危險就越大。

可是魏霸不為所動。他靜靜的看著山下,就像一隻潛伏的獵豹,耐心的等待著出擊的時機。

……

戴良登上了指揮台,極目遠眺。大營里一片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