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545章步步危機(求月票)

第545章步步危機(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11-07 19:34  字數:3403

臨賀城下,諸葛恪頂盔貫甲,全副武裝的站在城牆上,注視城外靜靜的軍營。他將開始對魏霸騷擾,以接應戴良的到來。他要在戴良到來之前讓魏霸疲於奔命,弄不清虛實。

城門轟隆隆的打開,兩百敢死隊衝出了城門,舉著盾牌,揮舞著戰刀沖向遠處的大營。諸葛恪非常緊張。他不知道這兩百人衝出去會有什麼結果,他甚至也不知道這兩百人還有幾個能回來。可是他相信,只要能達到戰術目的,這些人的犧牲都是值得的。為了能給戴良爭取一點時間,守住臨賀,擊敗魏霸,死多少人都不在話下。

孫權當時就說過,派他到前線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和魏霸交手,增長見識,把魏霸當作磨刀石,將他打磨成一口鋒利的戰刀。要想成為一代名將,首先要有狠辣的心腸。

慈不掌兵。

所以,他擔心的不是敢死隊的生死,他擔心的是魏霸會不會順勢攻城。

敢死隊衝進了大營,卻沒有遇到預料中的阻擊。大營里一片寂靜,悄無聲息。諸葛恪愈發緊張起來,手心全是冷汗,他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他總覺得接下來就是雷霆般的還擊,而這兩百人將死無葬身之地。

就在諸葛恪猶豫著要不要下令關閉城門的時候,敢死隊衝進了大營。大營里還是一片寂靜。根本沒有出現任何反擊,這些人就像石沉大海,沒有激起一點反應。諸葛恪越發緊張起來,額頭冒出了汗。正在這時,一個士卒從大營里狂奔而出。諸葛恪心猛的一提,不由自主的向前傾了傾身子,似乎這樣就能早一點知道消息。

「大人,大營是空的,沒有人。」

「什麼?」諸葛恪大吃一驚。大營裡面怎麼會沒有人?長時間的緊張突然落空之後,諸葛恪感到一陣說不出的空虛隨即又覺得份外憤怒。他被魏霸羞辱了,魏霸用一個空蕩蕩的大營嚇住了他,讓他不敢出城,他甚至不知道魏霸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又去了哪裡?

諸葛恪惱羞成怒,臉上火辣辣的,彷彿挨了一個大耳光。

衝進大營的敢死隊退了出來,證實了那個士卒的說法。大營是一座空營,裡面根本沒有人。從各種跡象來看,應該是一天前離開的。

諸葛恪沉思半晌,突然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他猛的轉過身看向南方:那是援軍趕來的方向。

魏霸難道是去伏擊援軍了?戴良遠道而來,已經是一支疲軍,如果遇到伏擊,損失必然慘重。可是他有一萬人,就算遇到伏擊也能支撐片刻。魏霸總共不過六千人,要伏擊一萬人,難度不小,戰局很很容易進入僵持甚至有可能逆轉。

諸葛恪隨即下令,立刻啟程,接應援軍。

諸葛恪留下了一千人守城自己帶了兩千人出城。他走得非常小心,把斥候放出五十里,生怕遭到魏霸的伏擊。他像一隻膽戰心驚的兔子,每走一步都要回頭看看。

斥候很快發現了魏霸的蹤跡。魏霸走得很急,並沒有多少時間來掩藏痕迹。確認了魏霸是去伏擊援軍,諸葛恪既激動又緊張。如果魏霸和戴良糾纏在一起,他的出現將會改變戰局。可是危險也非常大,萬一魏霸沒有去伏擊援軍,而是誘他出城,他將沒有任何勝算只能狼狽的逃走,甚至有可能因此送命。

在得與失之間,諸葛恪權衡再三,建功立業的渴望還是壓倒了恐懼。他決定追上去。

戴良慢慢擦拭著自己的戰刀,一下又一下。他擦得非常認真,非常用心像是在撫摸情人的肌膚。他的眼神冰冷,沒有一絲感情。一想到明天就要和魏霸正面交鋒,他有一絲絲興奮,冰冷的眼眸中不時露瘋狂的光芒。

魏霸是他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魏霸不僅殺死呂岱父子,而且殺死了他的親弟弟戴偉。當他得到戴偉的死訊時。他就發誓一定要殺死魏霸,為弟弟報仇。他一直等著魏霸進入交州,這樣他才有機會殺死魏霸。現在機會終於來了,魏霸不知死活地進入了鬱林,現在還進入臨賀,企圖佔領整個交州。這不僅是對吳國的攻擊,更是對他戴良的無視。

魏霸一定會為此付出代價,戴良發誓。

燈光搖曳,戰刀雪亮。戴良對著燈光一絲不苟地打量著自己的戰刀。明天就用它來砍下魏豹的頭顱,怎麼能不小心。

斥候營的將領突然沖了進來,面色緊張。

「什麼事?」戴良不悅地問道。

「大人,我們派到前面去的斥候一直還沒有回來,前面似乎有異常情況。」

戴良皺了皺眉,心裡有些不安。他也感覺到了一些異樣,諸葛恪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給他送來消息。按照前幾天的習慣,每天晚上他鄣收到諸葛恪做個送來的情報,告知他臨賀城外的情況,雖然有兩天左右的時間差,卻能讓他提前知道一些情況,以便做出相應的分析,不至於對魏霸的情況一無所知。按照道理,現在他應該接到最新情報了,可是預料中的情報卻沒有來。

難道是出現了什麼意外?是諸葛恪戰敗了,還是魏霸走了,或者,他來迎戰自己?瞬間,幾個可能湧上戴良的心頭,他猶豫不決。在仔細分析之後,他覺得最後一個可能性非常小,卻不可忽視。斥候失蹤往往是異變的徵兆,他不能掉以輕心。

「讓大家做好準備,好好休息,明天可能就要接戰了。」

「喏。

」那個將領大聲應道,卻沒有走開,他小心的看著戴良:「大人,我們可能會遇到襲擊嗎?」

戴良搖了搖頭:「這裡離臨賀太遠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