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85章張夫人的心病

第085章張夫人的心病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21 00:21  字數:3271

任務分配完畢,諸位起身告辭,分頭準備。魏延第一個走出帳篷,翻身上馬,帶著魏風揚長而去。

他心情非常不好。諸葛亮不僅沒有同意他的子午谷計劃,而且還讓吳壹鎮守漢中,讓他跟著大軍行動,雖說也率領萬人,卻是從屬於丞相中軍,和獨領前軍兩萬人的前鋒大將馬謖根本不能比。

這讓他對原本印象還可以的馬謖都有些不滿。在他看來,這是馬謖搶了原本應該給他的任務。

「丞相真是偏心。」奔出丞相中軍大營,魏延忽然嘟囔了一句。

魏風一直緊跟在魏延後面,他又習慣了魏延這種狀態下的習慣,魏延雖然說得很含糊,他卻一下子聽明白了。只是聽明白了又如何?接不接老爹的話茬都不好,他只能沉默。

魏延斜睨了魏風一眼,嘆了口氣。魏風為人厚道,不是那種很會說話的人,連安慰人都不會。要是魏霸在這兒,也許會開解他幾句,可是魏風卻只會沉默。

「對了,最近有阿霸的消息嗎?」魏延不忍心讓魏風難堪,便勒住戰馬,放緩腳步,很隨意的問道。

「沒有,還是十天前送回來的一封信,說些在安陽的閑事。」

魏延眉頭一挑,忽然有些開心起來:「阿風啊,阿霸現在沉穩多了,當初讓他拜趙老將軍為師,還是有好處的。他有沒有說最近武藝有沒有進步?」

魏風撓了撓頭:「說倒是沒說,不過依我看,他和趙廣天天在一起,沒有道理不天天拆手,進步肯定會有吧?」

「光是拆手有什麼用,要殺人。只有在戰場上,才能練出真正的武藝。」魏延嘴一撇,很是不屑,隨即又為魏霸開解道:「當然了,他以前身子弱,沒機會上戰場,現在也不能對他要求過高。先打好基礎,以後上了戰場,才有更多的活命機會。」

魏風瞟了魏延一眼,忽然笑了起來:「阿爹,你想他了吧?」

「我想他幹什麼。」魏延老臉一紅,惱羞成怒的罵道:「這個臭小子,還真當自己是什麼參軍了。去了安陽這麼久,也沒給老子寫封信,眼裡只有你這個兄長。老子還沒死,你這個長兄就想當家了嗎?」

魏風很窘,嚅嚅的說道:「阿爹,你這麼說,兒子如何自處?再說了,阿霸每次寫信來,都向你問好的。他不給你寫信,是擔心被人說閑話,沒有其他的意思。」

魏延啞口無言,只好蠻不講理的哼了一聲。對魏霸,他是既得意,又有些不滿。得意是因為他給諸葛亮寫了一封緊急軍報,提到了一個什麼戰術推演遊戲,連丞相都覺得有些用處,經常拿出來說說,教訓那些將領想事情要有條理有章程,不能空口說白話,要有依據。據說馬謖還親自趕到安陽去了一趟,就是為了和魏霸面談這個戰術推演的法子。

這讓魏延很驕傲,兒子發明的一個遊戲都能受到丞相的誇獎,整個蜀漢,誰有過這樣的榮耀?這比他當年受到先帝的讚揚和關侯的肯定還要讓他開心。可是魏霸從頭到尾都沒把這件事向他彙報一下,這讓他在驕傲之餘又有些失落。

「這小子眼裡越來越沒有我這個老子了,等這次北伐回來,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他。」

魏風笑了,他天天跟著父親,豈能不知道在父親的心中,弟弟魏霸是多麼的重要。別看老爹現在說得兇巴巴,真等弟弟回來,他絕對下不了手。

父子倆一邊扯著不著邊際的閑話,一邊催馬進了營,剛到大帳門口。他們就看到了一輛油壁車。車壁上還有一個黑色的魏字,正是魏家的徽記。魏延疑惑的和魏風交換了一個眼神,跳下馬,將馬韁扔給親衛,快步向大帳走去。

他們剛到帳門口,帳門掀開了,一個俏婢笑盈盈的看著他們,是張夫人身邊的環兒。

「將軍,少將軍。」環兒微羞的目光在魏風臉上一掃,隨即斂身致禮。

魏延大喜,大笑道:「夫人來了?」

環兒抿嘴笑道:「回稟將軍,夫人正在帳內等候。」

魏延不等環兒說完,邁步進了帳,一看到正坐在案後翻閱文書的張夫人,他愣了一下,臉上的喜色隨即化為關切:「夫人,你這是……怎麼了?」

隨後趕進來的魏風一看到面容憔悴,眼窩深陷的張夫人,也呆住了。他連忙趕到張夫人的身後,拉著她的手臂,還沒說話,眼淚就下來了。「阿母,你這是怎麼了,莫非是病了,究竟是什麼病?可曾請醫匠看過?用藥了沒有?」

張夫人詫異的看著這父子倆,不解的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我沒病,我好著呢。」

魏風泣不成聲:「阿母,你不要再騙我們了。你這樣子,豈能沒病。」

魏延也緊張得心跳如鼓,他覺得嘴唇有些發乾,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片刻之間,腦子裡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念頭。他和張夫人成親這麼多年,何嘗看到過張夫人這麼虛弱,除了生病,還能有什麼事能讓她如此?她突然趕到大營來,又不肯說自己有病,莫非是想看他們父子最後一眼,卻又不肯讓他們擔心嗎?

一想到這個念頭,魏延的頭皮都有些發麻,不禁顫聲道:「夫人,你……究竟是什麼病,為何瘦弱成這副模樣?」

張夫人這才恍然大悟。她伸出手臂,將哭得淚流滿面的魏風摟在懷裡,心裡暖融融的。她仰起頭,對魏延笑了笑,眼淚卻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她一流淚,魏延更慌了,顧不得有親衛在場,趕上去,半跪在張夫人身邊,柔聲安慰道:「莫慌,有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