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83章察言觀色(求推薦)

第083章察言觀色(求推薦)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20 12:05  字數:3127

時間在等待中悄悄的溜走。轉眼間,魏霸在安陽住了兩個月,眼看著新年腳步越來越近,魏霸有些無聊起來。馬謖來了一趟,諸葛喬好像打了雞血似的,變得精神抖擻,鬥志昂揚,走路帶風,說話響亮,時不時的還把他叫去談談心,搞得別人都以為魏霸是諸葛喬的親信。

其實魏霸自己清楚,他依然徘徊在決策圈子之外,前線的戰事究竟如何,他只能通過回來要糧的人才能知道一些,諸葛喬告訴他的都是一些公眾版消息,最多提前半天告訴他,以示親密。

僅此而已。

傅興、張威在西城呆了兩個月,和申儀惡戰了兩場,把申儀打痛了,向孟達求援之後,申儀就躲在洵口不出來了。孟達根本沒來,他在房陵抓緊時間修城,好像諸葛喬馬上就要擊敗申儀,進軍新城似的。

臘月的一天,孟達終於舉起了反旗,正式派來了使者,表示要向蜀漢投降。

諸葛喬大喜,又像往常一樣,派人把魏霸請去,笑容滿面的說道:「子玉,現在可以告訴你真相了。孟將軍迷途知返,東三郡已經重歸我大漢了。」

魏霸笑眯眯的拱拱手:「那就恭喜都尉,兵威所至,天下歸心。」

諸葛喬哈哈一笑,親熱的捶了魏霸一拳:「你小子,就是喜歡開玩笑。我不過是一員偏將,哪裡有什麼兵威。對了,這是孟將軍的外甥鄧賢鄧子義,是奉孟子度之命,去面見丞相的,剛從沔陽回來。」

鄧賢三十多數,身材矯健,一張長臉,三綹短須,看起來挺端正,可是臉色有些黑,手掌關節粗大,虎口有厚厚的老繭。雖然是降將,可是神情倨傲,一看就是長年在軍中廝混的老兵痞。魏霸身邊有很多這樣的人,所以他對此並不陌生,只要看一眼,就能分辨得出來這種桀驁不馴的味道。

魏霸客氣的行了一禮:「孟將軍高義,鄧將軍辛苦。」

鄧賢上下打量了魏霸一眼,不免有些詫異。看到諸葛喬以二十多數的年紀率領大軍,他已經有些意外了。不過考慮到他是諸葛亮的兒子,也僅僅是有些羨慕而已,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然而看到比諸葛喬還年輕的魏霸居然出任比諸葛喬還高的職位參軍,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驚訝。

「魏參軍真是年輕有為。」鄧賢語氣有些酸溜溜的說道。

魏霸笑笑:「其實也沒什麼,不過是丞相提拔後進,讓我跟著諸葛都尉長長見識罷了。鄧將軍久在沙場,將來可要多多關照。」

鄧賢微微點頭,轉過頭去,對諸葛喬說道:「既然孟將軍已經舉義,那我們便是一家。只是申儀還在洵口,我們聯繫不是很方便,有些延誤在所難免。為了不誤事,還請都尉儘早將我們需要的糧草軍械送到新城,等司馬懿的大軍到了,恐怕就沒那麼方便了。」

諸葛喬頜首道:「請鄧將軍放心,也請孟將軍放心,一切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一兩日後便可起運。請孟將軍做好接應的準備便是。再者,兵凶戰危,還請孟將軍多多小心才是。」

鄧賢眉頭一皺,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即又恢復了平靜,滿意的說道:「我們現在只缺糧食和軍械,其實的都準備得妥妥噹噹。只要諸葛都尉這邊不誤事,別說司馬懿來,就算是曹睿小兒親臨,我們也能確保新城不失。」

諸葛喬哈哈大笑,魏霸卻有些不安起來。他這些天和麋威在一起,學了些察言觀色的本事。他發現鄧賢雖然說得豪邁,眉眼之間卻有一絲淡淡的憂色。具體是什麼的他也說不上來,可是他能感覺到鄧賢似乎有些言不由衷,或者說,他似乎在隱瞞什麼。

他觀察了一會,見他們正事說完,鄧賢有起身告辭的意思,連忙起身問道:「鄧將軍,正如諸葛都尉所說,孟將軍原本就是我蜀漢的大將,如今又舉事歸義,我們便是一家,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請不要客氣。不光是糧草軍械,其他的什麼事,只要我們能幫得上的,你儘管說。」

鄧賢愣了一下,瞥了魏霸一眼,笑道:「多謝魏參軍了,除了糧草軍械,我們沒什麼需要的。」他又向諸葛喬施了一禮,告辭而去。

諸葛喬親自把鄧賢送到門口,魏霸當然也不能不陪著。看著鄧賢帶著幾個隨從消失在遠處,諸葛喬有些興奮的拍了拍手,轉頭對魏霸說道:「子玉,清閑日子要結束了,接下來,我們要忙了。」

魏霸沒有諸葛喬那麼興奮,他總覺得鄧賢有些問題,特別是他最後試探的那一次,鄧賢明顯有些遲疑,似乎有話想說,最終卻因為什麼顧慮而沒有說。魏霸想不到具體的原因,可是想到歷史上諸葛亮策反孟達和第一次北伐似乎什麼直接聯繫,心裡便警惕起來。

策反孟達,牽制司馬懿,把曹魏的注意力吸引在西城,然後兵出隴右,這是多麼高明的一招啊?如果成功了,雖然未必就保證北伐一定能成功,至少曹魏的援軍不會去得那麼快吧?可是歷史上沒怎麼說,那只有一個可能,這次策反就沒有成功,至少沒有達到諸葛亮的預期效果,對北伐沒有產生足夠的影響。

再聯想到司馬懿,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如歷史上記載,孟達將很快被司馬懿擊敗,無法策應諸葛亮的北伐。

結果他已經知道了,但是這還不夠,正像他知道諸葛亮北伐會失敗,馬謖會死,卻無法對諸葛亮和馬謖說一樣。他必須要知道原因,才能對症下藥,讓諸葛喬接受他的建議,而不是做巫師式的預言。巫師的預言也許會應驗,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