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78章一語驚四座

第078章一語驚四座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8 00:09  字數:3299

親衛走進大帳,吹滅了燈油快要耗盡的油燈。

正伏案急書的諸葛亮頭也不抬,吩咐道:「加一盞油來。」

親衛愣了一下,看看手中的油燈,躬身道:「丞相,天亮了。」

「天亮了?」諸葛亮應了一聲,手中的筆頓了一下,接著又寫起來。一邊寫一邊吩咐道:「那就把帳門打開,透透氣。」

「喏。」親衛打開帳門,清涼的晨風吹了進來,吹散了濃烈的燈油味。諸葛亮精神一振,迅速的寫完最後幾個字,又看了看,放在一旁,這才搓搓手,又搓搓臉,扶著書案站了起來。他跪坐了一夜,兩條腿已經失去了知覺,這一站起來,頓時覺得雙腿痛如針刺,痛得他眼角不住的抽動。

親衛連忙趕過去,小心的攙著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帳門口。看著東方漸白的天空,諸葛亮一手扶著腰,一手用力的抓住親衛的手臂,支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眯起眼睛,好一會兒才適應外面的天光。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天又亮了。」

「是的,丞相,你又是一夜沒睡。」親衛哽咽道。

諸葛亮無聲的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等腿上的刺麻減輕了身,腰也慢慢的直了起來,這才鬆開親衛的手,疲憊的說道:「去給我準備點粥。」他想了想,又道:「多放點姜。」

「喏。」親衛應了一聲,緊張的看著諸葛亮,提醒道:「丞相,我要鬆手了。」

諸葛亮揮揮手,一手叉著腰,一手扶著額頭,用手指慢慢的揉著酸痛的眉心。忙碌了一天一夜,他感到非常疲倦。可是他不這麼做又怎麼行呢,大軍行動在即,千頭萬緒,都要等著他來處理,有一件耽擱了,都有可能帶來不可忽視的影響。

親衛端來了粥,諸葛亮回到帳中,吃了幾口粥,卻覺得沒什麼口味。分明腹中已經空空如也,看著煮得濃稠的姜粥,他卻一點胃口也沒有。勉強吃了兩口,他遲疑了一下,覺得實在太累了,還是趁著有人來請示之前躺一會兒好,也顧不上飯後要散步的習慣,到後帳的行軍榻上,剛剛躺下,還沒等他閉上眼睛,記室霍弋快步走了進來。

一看到諸葛亮疲憊的面龐,霍弋站住了,看看手中的軍報,有些遲疑。

諸葛亮已經聽到了霍弋的腳步聲,也知道霍弋這麼早來找他,肯定是有急事,不過他還是躺了一下,沒有立刻起來。對他來說,片刻的鬆弛都是難得的享受。他只是睜開了沉重的眼皮:「紹先,什麼事?」

「丞相,參軍魏霸,派人送來一封急報。」

「魏霸?」諸葛亮一驚,整個人突然清醒過來,身子一用勁,就想坐起來。不過他很快又抑制住了自己的衝動,沉默了片刻,才淡淡的問道:「什麼急報?」

霍弋咽了口唾沫,喉嚨里發出咕嚕一聲。諸葛亮詫異的偏過頭,打量著霍弋。霍弋是丞相記室,主管往來的章表文書,所有到丞相府的文書,他都是要先看一下的。諸葛亮雖然事必躬親,可是事情多了,也要分個輕重緩急,所以霍弋還有對文書進行評價的職能。在諸葛亮看來,魏霸那個空頭參軍能有什麼事,最多不過是催糧之類的,這件事已經安排好了,無須急著處理。

所以看到霍弋這副表情,諸葛亮有些迷惑了。

「丞相,這是一封很奇怪的急報。」霍弋很審慎的說道:「這是一個遊戲的結果。」

「遊戲?」諸葛亮鬆了一口氣,又好氣又好笑:「紹先,魏霸剛剛開始做官,他不懂輕重,你怎麼也跟著糊塗起來。一個遊戲的結果,也要急著送來?」

「丞相,這個遊戲與眾不同,是一個戰術推演遊戲,而推演的戰術,就是整個北伐的戰事。」

諸葛亮一驚,隨即皺起了眉頭,過了片刻,他沉聲道:「這孩子真是不懂事,北伐是如何重大的事,怎麼用來當成遊戲。」他沒有起身,而是無聲的笑了笑:「不用說,一定是如果不採用子午谷計劃,就會失敗了?」

霍弋點點頭。

諸葛亮有些厭煩起來,翻了個身,背對霍弋。他對霍弋今天的舉動很不滿意,只是他不想說出來,以免霍弋難堪。翻個身,也就是說霍弋可以出去了。

霍弋跟著諸葛亮很久了,當然懂這個意思,可是他卻站著沒動。他再次看了看手中的急報,沉聲道:「丞相,我把這個結果放在你的案上,丞相休息起身之後,可以看一下。」

諸葛亮的背一緊,慢慢的轉過身,坐了起來。在他表示出這種態度之後,霍弋還堅持這樣的態度,這足以說明在霍弋看來,這個遊戲結果很重要,值得一看。他向霍弋伸出手:「拿來我看。」

霍弋沒有遞給他:「丞相,你最好是休息一下再看。」

諸葛亮皺起了眉:「有這麼重要?」

「倒不是因為重要,當然我覺得的確很重要,不過我擔心的是這裡面的計算太多,丞相如果精神不足,恐怕一時半會的會搞不清楚。」

諸葛亮詫異的看著霍弋。他很清楚在霍弋的心目中他有什麼樣的位置。霍弋這麼說,那魏霸這封急報可真是不簡單了。他好奇心頓起,渾身的疲倦似乎也淡了幾分,伸手從霍弋手中接過急報,展開看了一眼,就不禁咦了一聲。

這是魏霸上任以來第二封公文,卻是直接發給諸葛亮的第一封公文。他沒有引經據典,說什麼套話,而是一開始就說明了原由,他和趙廣、傅興等人閑來無事,玩了一個遊戲,推演出了一些想像不到的結果,覺得對丞相可能有所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