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77章諸葛喬的選擇

第077章諸葛喬的選擇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7 13:24  字數:3435

當遇到一個不聽勸的上司時怎麼辦?有三種選擇:一,向上司的上司越級彙報;二,再勸,勸到他聽或者他火了,開除你為止;三,聽天由命。

第三種選擇不可取,似乎有些不負責任,第二種結果更不可取,因為這實際上於事無補,還對自己產生了極大的傷害。只有第一種方法似乎可取,可要是上司上面已經沒有了上司怎麼辦?比如臣子面對君王。

當上司是手握生殺大權,至少能輕易左右你的前途時,不僅第一種選擇成為了空想,就連第二種辦法都具有了極大的危險。在一個公司呆不下去,還可以跳到其他公司,可是如果在一個帝國呆不下去,你剩下的選擇就非常有限,要麼死,要麼叛逃。前者死自己,後者也許可以活,但也有可能死的是全家。

所以想來想去,第三種選擇是唯一可行的辦法。而趙雲選擇的就是第三種。

魏霸本來也可以選第三種,如果老爹魏延能像師父趙雲一樣低調的話。可是現在他清楚,要想改變老爹魏延的脾氣,恐怕比打敗曹魏更難。

曾經有人說過這麼一個笑話,上帝對某人說,我可以滿足你一個願意。某人很高興,說,我要長生。上帝說,這個要求太高了,不怎麼可能。某人退而求其次,說,希望能讓中國足球得一次世界盃冠軍。上帝沉默良久,然後說,我們還是來考慮一下第一個願意吧。

對上帝來說,讓某人永遠不死,比讓中國足球拿世界盃冠軍更容易些。

對魏霸來說,打敗曹魏,比讓老爹改掉他那臭脾氣更容易一些。

因為至少還有一點可能。

挽救自己,挽救老爹老媽、兄弟妹妹,甚至整個魏家的可能。

魏霸遲疑了片刻,又問道:「如果師父他……」

「你別說了,我不知道。」不等魏霸說完,趙廣就打斷了魏霸的話,轉身進了艙。魏霸張了張嘴,怏怏的閉上了嘴巴,尷尬的看看傅興。傅興也苦笑一聲,搖了搖頭,看著永不停歇的江水,突然嘆了口氣:「寒冬將至,連水都淺了很多。」

聽了傅興的話,魏霸突然想到了「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這句俗話,又莫名的想到了陽平山的那次遭遇,想起了少女的窈窕的身影,心情剛剛迤邐起來,忽然覺得晦氣。如果那姑娘是母老虎,老子豈不成了惡狗?呸,呸呸!

魏霸轉念一想,如果真做不了龍虎,做條惡狗又如何?反正自家父子再循規蹈矩也是囂張跋扈的武人,做不成謙謙君子,與其被人當成青蛙用溫水煮熟,何不奮起一搏,也許能鹹魚翻身,至少也能肆意一回。

主意一定,魏霸突然變得輕鬆起來。他笑道:「仲簡,我想和諸葛喬去玩玩這個遊戲,你有沒有興趣?」

傅興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我玩得正高興,仲德兄太沉穩,殺性不足,找諸葛都尉試試,也許會更有成就感。」

魏霸哈哈一笑,伸手指指傅興:「你小子不夠沉穩啊,少年心性,少年心性。」

傅興眯著眼睛,歪著腦袋打量著魏霸腰間掛的那塊玉佩:「彼此彼此,丞相的一片苦心,算是徹底白廢了。」

魏霸慨然道:「為天下蒼生計,丞相的厚愛,我就顧不得了。」

傅興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

魏霸說干就干,拉著傅興就去找諸葛喬。諸葛喬這兩天正閑得要生蛆,一聽說魏霸有遊戲,他先是矜持的推脫了兩下,再一聽說是戰術推演,他立刻把顧慮拋到九霄雲外。魏霸把規則一講,他很快就明白了,三人興緻勃勃的推演起來。

不過,剛剛開始,他們就遇到了新問題。在諸葛亮能否順利拿下隴右的問題上,諸葛喬有不同看法。他認為人心思漢,大軍只要一出祁山,隴右必然響應,所以大軍根本不會在攻城上耗費什麼時間,只要迅速突進隴山,佔領由關中通往隴右的通道隴縣和蕭關,隴右甚至整個涼州都是蜀漢的囊中之物。

他們的分歧在人心是否可用,魏霸和傅興的看法是人心也許可用,但起不到那麼大的作用,有一部分人也許會投降,但是全部不戰而降,似乎不大可能。

諸葛喬則堅持,只要大軍一出祁山,整個隴右必然不戰而降。

在這個問題上,魏霸不好爭執,要不就成了滅自己威風,漲他人志氣,在很講究大義號召的情況下,這個把柄不能送到別人的手中。

「這樣吧,我們分兩種情況來分別討論,如何?」

諸葛喬想了一會,勉強答應了。

雙方重新開始推演,增加了人心所向之後,蜀漢的勝率有所提高。不過也僅僅是有所提高而已,依然沒有超過一半,最好的局面就是蜀漢佔據隴右,在第一階段的戰役中取得勝利,但是在接下來的持久戰中,蜀漢實力不足,路途遙遠的情況依然無法解決。人心所向,可以讓城池不戰而降,卻不能讓高山變成平地,不能讓峽谷變成通衢。

經過幾次推演之後,諸葛喬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他緩緩的放下了手中代表兵力的小旗,疲倦的擺了擺手:「子玉,仲簡,我有些累。明天就要到安漢了,有不少事還要提前安排,先不玩了。」

魏霸給傅興使了個眼色,起身告辭。

兩人一直沒有說話,直到回到自己的座船上之後,傅興才不屑的說道:「他就是死要面子,不肯認輸。什麼累啊,分明就是沒有招數了。」

魏霸安慰道:「好啦,他自己心裡有數就行了,我相信他會把這個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