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75章算死人不償命?

第075章算死人不償命?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6 11:15  字數:2784

諸葛喬眼神一冷,隨即嘴角挑起,露出高深莫測的笑。他輕輕的放下筷子,擱在食案上,又取過手巾,擦了擦嘴角。

「你覺得丞相此次北伐會失敗?

魏霸有些不高興的嘆了一口氣。這幾個月來,他一直在極力讓自己適應這個官場,可是他一直無法認同這種扣帽子似的說話方式。難道因為他是丞相,我就不能認為他會失敗?難道我不認為他會失敗,他就真的不會失敗?

他非常想把面前的粥碗扔到諸葛喬那張笑得很陰險的臉上去,可是他只是手指動了動,拿起筷子,在案上頓了頓,夾起一塊鹹菜放進嘴裡,慢慢的咀著,同時淡淡的說道:「未算勝,先算敗,這是兵家常識,伯松以為不然?」

諸葛喬翻了個白眼,再也綳不住了。他搖搖頭,一邊笑一邊指著魏霸說道:「快吃,快吃,我說不過你。」

魏霸卻沒有笑,一本正經的看著面前的一碗粥,一碟鹹菜,用筷子在碗里劃拉了兩下。「伯松,你是不是未卜先知,知道我這時候會來找你?」

「沒有啊,我哪有那本事。」諸葛喬莫名其妙。

「那你……平時就吃這些?」魏霸詫異的問道。

諸葛喬這才明白了,他想笑,卻不知怎麼的,卻又沒笑出來,沉默了片刻道:「是啊,我平時……就吃這些。丞相說,靜以修身,儉以養德,他當年在隆中時就是這麼吃的,現在做了丞相,更應該克儉戒奢。」

「那看來我這輩子是成不了丞相這樣的人了。」魏霸堅決的搖搖頭,放下筷子:「我好容易才把身體養好,像這樣吃上半個月,我肯定又要餓出病來。」他歉然的對諸葛喬笑笑:「很遺憾,我不能和你同甘共苦,我得回去弄點肉吃吃才行。」

諸葛喬很無語,他用手掩著臉,用尾指撓了撓眉心,好容易才忍住笑。「子玉,能把好吃也說得這麼理正辭嚴的,你是第一個。」

「我只是不虛偽,實話實說罷了。」魏霸站起身,拍拍衣裳:「這其實和打仗一樣,說得再冠冕堂皇,最後能不能取勝,靠得還是武力強弱,要不然的話,秦國怎麼可能統一天下。」

魏霸說完,拱拱手,轉身就走,快要跨出艙門的時候,諸葛喬開了口:「子玉,留步。」

「怎麼,想請我吃大餐?」

「大餐沒有,不過肯定有你感興趣的。」諸葛喬招了招手,示意親衛將沒吃完的粥拿走。魏霸停住了腳步,打量了諸葛喬半晌,見他不似玩笑,便轉了過來。他來當然不僅是為了送鎧甲,而是有些話想對諸葛喬說,可如果諸葛喬總是和他玩虛的,那他就不能多說了。

諸葛喬收拾了案幾,從案上拿出一卷地圖攤在案上,又示意魏霸在他對面坐下,盯著魏霸的眼睛,嚴肅的說道:「子玉,你實話對我說,你對這次行動,知道些什麼?」

魏霸眨眨眼睛:「我有兩個回答。」

「說。」

「第一個回答:都尉,我一點也不知道。」

「第二個?」

「伯松,我幾乎什麼都知道。」

諸葛喬眉頭一皺:「鎮北將軍全告訴你了?還是鎮東將軍?」

「和鎮北將軍無關,也和鎮東將軍無關。我不瞞你說,在丞相聚將軍議之前,我和仲德在陽平山上就討論過這個問題,當然了,我沒想到這次會是你領兵,而我本人也被扯進來了。」

諸葛喬將信將疑,他仔細打量著魏霸的眼神,卻找不到一點破綻。過了半晌,他才吃驚的問道:「你是說,在丞相軍議之前,你和仲德就猜出了丞相的計劃?」

魏霸點點頭,又道:「我還可以告訴你一句話,家父剛剛提出子午谷計劃雛形的時候,我就估計到丞相不會同意。」

諸葛喬的臉色變得非常怪異,他向後靠了靠,很不自然的笑了一聲:「原來子玉才是未卜先知啊。」

「我不是未卜先知,我只是對丞相非常景仰而已。」魏霸收回了目光,慢慢的搓著手指。「其實,只要對丞相的稟性有一定的了解,就不能猜出丞相此舉的用意。我說過,打仗有時候和算題一樣,是有規律可循的,這可不是寫文章,可以天馬行空,任意揮灑。」

諸葛喬一手按在地圖上,一手托著下巴,手指在鼻翼處撓了兩下,目光閃爍。他想了一會,又問道:「那你說說,我們這次的任務究竟是什麼?」

「佯攻東三縣,吸引孟達和宛城司馬懿的注意,如果可能的話,策反孟達。當然了,最根本的目的是為丞相出兵隴右創造機會。在此之前,江東應該會發動佯攻,以吸引洛陽的注意力,並儘可能將曹魏的主力留在函谷關以東,延緩他們進入關中的時間。」

魏霸一口氣說完,盯著諸葛喬的眼睛:「我猜得對嗎?」

諸葛喬眯起了眼睛,眼角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動,呼吸也不由自主的粗重起來。此時此刻,如果不是這幾年養性有成,他幾乎要跳了起來。他相信這些不是魏延或者趙雲告訴魏霸的,而是魏霸自己猜想出來的,因為聽別人說,不會說得這麼細緻。

除非魏延是想魏霸出風頭,至於趙雲,那根本不用考慮。趙雲不會做這樣的事。

諸葛喬的心裡翻江倒海,他覺得壓力很大。他是知道真正的任務的,而魏霸不可能知道得太多,他僅憑猜測就能猜得八九不離十,莫非這人真是個天才?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是天才,可是沒有人希望自己的身邊有個天才。和天才同行,絕對是個悲劇。

「對。」諸葛喬遲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