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73章婦人之見

第073章婦人之見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5 11:12  字數:3484

魏霸沉默不語,靜靜的坐在張夫人對面霸蜀。張夫人卻已經失去了往ri的平靜,露出焦慮之se。她與魏延做了大半輩子的夫妻,豈能不知道魏延的脾氣?自以為絕妙好計的子午谷計劃被丞相否決,他怎麼會忍氣吞聲,時不時的拿出來說說,這是意料之中的事。

可是這種事能拿出來說嗎?還經常說?

他以前就是這脾氣,不過那時候他在漢中,天高皇帝遠,他就是土霸王,沒人敢拿他怎麼樣。現在情況不同了,丞相親自到了漢中,他怎麼能還像以前一樣出口無忌?

禍從口出。

張夫人讀過書,略知古事,對最近幾年蜀漢發生的事更是一清二楚,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魏延的認識沒她透徹,魏霸的見識也沒她廣,對魏延這張嘴可能帶來的危險,她要比魏霸還清楚。

也正因為如此,張夫人的焦慮遠遠超出了魏霸的想像。

不過張夫人畢竟坐鎮魏家這麼多年,多少也練出了點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se的本事。她心裡已經亂成一鍋粥,卻沒有失態,除了臉se有些發白,藏在袖子里的手捏得有些緊之外,她看不出太多的緊張。

「子玉,你有什麼好計?」

魏霸笑了,為張夫人的冷靜而笑。能在這種情況下還保持冷靜,足以說明這個主母不簡單。

「其實,我是贊成父親的子午谷計劃的。」魏霸不緊不慢的說道:「以一州之地對抗中原,如果不出奇兵,很難有獲勝的機會。眼下曹魏君臣的注意力都在江東,也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如果不能成功,必然會導致曹魏重新將注意力投向關中,在關中駐以重兵。到了那時候,就算我大漢以傾國之力出擊,也很難有取勝的機會。」

張夫人微微頜首,她是不怎麼懂打仗的事,但這些宏觀層面上的分析,她能聽得懂。

「所以我覺得父親的計劃雖然有冒險的成份,卻是沒辦法的好辦法。丞相不取上策,不取中策,卻取了下策,這自然是他的xing格所致,同時也說明他自己對戰事的前景估計並不樂觀。」

張夫人忽然說道:「對他來說,大勝小勝都是勝,只要不敗就行。」

魏霸一愣,抬起頭看著張夫人,正好將張夫人眼中的一抹冷笑收入眼底。他不解的問道:「阿母,你的意思是說……」

「子玉,你父親是軍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戰場上,對與戰場無關的事向來不怎麼關心。可是戰場上發生的一切,根源不還是在朝堂之上嗎?他只看到子午谷,丞相看到的卻是成都。」

魏霸驚訝不已,一時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張夫人卻露出些許堅毅,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她擺擺手,示意魏霸不要急著發問,繼續說道:「丞相這次出征,能大勝固然是最好的結果,可是以蜀漢的實力,大勝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丞相又不能敗,他一敗,就會有人起來反對他,丞相這個位置還能不能坐得穩都很難說。」

「所以你想想,在勝算非常小的大勝和勝算非常大的小勝之間,他會怎麼選?」

「他會選小勝。」魏霸的思路豁然開朗,忍不住贊了一聲:「還是阿母看得透徹。」

「不是我看得透徹,是因為我不在局中,旁觀者清。」張夫人笑了笑,又說道:「其實朝堂上的事和莊園里的事大同小異。你們父子的注意力在戰陣之上,而我的心思卻在這莊園之內,所以我能比你們更能揣摩到丞相的心思。」

魏霸啞然失笑,細想起來,這的確也是個道理。在這莊園之內,老爹就是那不管事的皇帝劉禪,張夫人就是獨攬大權的丞相,張夫人要想保住她現在的位置,她就不能犯錯。丞相要想保住他的位置,也不能失敗,否則被他壓制的那些人就會群起而攻之。

後來街亭失守,諸葛亮揮淚斬馬謖傳為有法必依的佳話。不過也有人分析說,這不過是諸葛亮的無奈之舉。之所以要斬,是因為要有人負責,失守街亭的責任人馬謖肯定有責任,但真正的第一責任人卻是諸葛亮自己,斬馬謖,與其說是正軍法,不如說是找替罪羊。之所以揮淚,大概也是因為諸葛亮知道馬謖死得冤,卻不得不死。

縱使如此,他自己還是自貶三級。後世記載得簡單,但其間發生過多少鬥爭,也只有靠猜測了。

如果僅僅考慮自己的地位,不考慮蜀漢的前途,對丞相諸葛亮來說,大勝與小勝其實影響並不大,反正他已經位極人臣,賞無可賞,除非他是想學曹cao。

在這種情況下,小心謹慎,寧可小勝,不可冒險,也就成了必然的選擇。魏霸相信,諸葛亮的心裡有光復興室的宏願,可是要想實現這個宏願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他首先要能牢牢的把握住手中的權利,否則一切都成了空談。

「丞相如此選擇,對他來說沒錯,可是對於國家來說,卻可能是一個大損失。而對於我魏家來說,更是一個災難。」張夫人嘆了一口氣:「丞相以後大概會長駐漢中,那我魏家在漢中就什麼也不是了,利益有所損失,倒也罷了,可是你父親那張嘴……」

張夫人伸出手指揉著有些酸脹的眉心,長嘆一聲。

魏霸附和的點點頭,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任由張夫人自己的擔憂發酵。他相信張夫人會越想越緊張。她整天呆在這個小樓上,除了想心思,還能做什麼?而恐懼這種心理,是會隨著時間慢慢滋長的。

「你也想和你父親一樣冒險?」張夫人眼光一閃,疑惑的看著魏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