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71章回家

第071章回家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4 11:15  字數:2714

楊偉被架出去了,艙中諸人慢慢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卻怎麼也抹不去剛才留下的震驚。諸葛喬的第一次軍事會議就這麼不了了之。

魏霸向諸葛喬告了個假,他需要先趕到南鄭,回自家的莊園一趟。現在他人在軍中,哪怕順路也不好自行其事,必須得到諸葛喬的允許才行。諸葛喬心情不太好,也沒有多想便准了。他非常慚愧,他和楊偉是多年的朋友,兩人一直很處得來,沒想到楊偉今天卻做出這樣的事。俗話說得好,看一個人,首先看他和什麼樣的人交朋友。有楊偉這樣的朋友,諸葛喬覺得很丟人,很失落。第一次聚將便出了這麼大的亂子,消息傳到父親的耳中,不知道他會是什麼反應。

「我要讓丞相失望了。」諸葛喬坐在顯得有些凌亂的案前,看著艙板上還沒擦乾淨,也許再也擦不幹凈的墨跡,長嘆一聲,心裡也像是罩了一團烏雲似的,壓得他心慌。

魏霸理解諸葛喬現在的心情。楊偉能坐在這樣的位置上,就說明了諸葛喬對他的器重。他的位置看起來比楊偉要高一些,可是在諸葛喬的心裡,楊偉應該比他更值得信任。現在楊偉出了丑,就等於打了諸葛喬一個大耳光,諸葛喬殺了他的心都有。

後來馬謖失街亭,諸葛亮揮淚殺馬謖,大概就是這個心理。最需要哥們撐場子的時候,卻被哥們拆了台,誰的心裡都不好受。

「伯松,人有百樣,又豈能個個相同,你何必為上牽腸掛肚?」魏霸也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拍拍諸葛喬的背:「說起來,這件事我也有責任。元休原本也不是如此,只是因為……唉,我也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一步,都怪我當時年輕氣盛。」

諸葛喬無奈的笑了一聲。不管魏霸是真心還是假意,魏霸此刻能安慰他,便讓他非常感動。不過,他卻不想因此和魏霸交心,魏霸剛才挖坑讓楊偉往裡跳的事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何況楊偉畢竟是他的好朋友。

「子玉,你要回南鄭,想家了?」

「是啊,有半年多沒回家了。」魏霸笑道:「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長時間沒見阿母,這次去安陽,估計新年都不能回來過,我想回去看看阿母,也讓她安心。」

「你說的是你的生母……」諸葛喬有些遲疑的說道:「還是主母?」

「既有我的生母,也有主母,還有我一個姨母。我那姨母只有一個小女兒,兩個兒子都夭折了,她把我和阿武當自己的孩子,我阿母也把她的小女兒當成自己的女兒。」魏霸想起了機靈可受的蘭兒,不禁笑了起來:「當然了,我們也把那小丫頭當成自己的妹妹。至於主母,我和兄長雖非同胞,可比同胞卻不差的。」

「你真有福氣,有三個母親。」諸葛喬羨慕的笑了一聲,隨即拍拍魏霸的肩膀:「行,我放你一天假,在我到達安陽之前,你趕上來就是。」

「這個是自然的。」魏霸點頭道,他想了想,又問道:「伯松,你能不能告訴我,我應該準備幾個月的糧草?」

諸葛喬目光一閃,沒有立即回答魏霸。這次行動,大軍的糧草有一部分是從沔陽行軍大營撥付的,有一部分要由漢中太守府從南鄭撥付。魏霸既然負責糧草,當然要提前做些準備。可是這裡面有個問題,這次行動的目標究竟是什麼,到目前為止只有諸葛喬和宗預知道,魏霸根本不清楚。

魏霸問這句話,既是他的本職工作,也是一個變相的試探。魏霸自己心裡很清楚,他在諸葛喬的軍中就是一個牌位,可以擺得很高,但是真正的機密不會讓他知道,對於這次軍事行動究竟要達成什麼目的,恐怕楊偉知道的比他知道的要多得多。

不是說你的職務高,就一定重要。這個道理古今一例。魏霸當初為什麼不肯進入丞相府,而是推薦程安去,就是因為他清楚自己的身份,就算進了丞相府也掌握不到實權,只會被人當牌位供著。這次隨諸葛喬出兵,他看起來位置比宗預還要尊貴,可是他負責的卻是後勤,對軍事行動的具體細節一無所知,由此可見丞相府對魏家的心態。

諸葛喬沉吟片刻:「你先按半年時間準備吧。」

魏霸點了點頭,不再問了。現在是十月,諸葛喬說最少半年,那就是到明年春末。諸葛亮計劃開春之後出兵隴右,諸葛喬的任務就是牽制東三郡甚至宛城的魏軍,是不是奪取東三郡另當別論,但是他們不是北伐主力,那卻是肯定的了。

換句話說,他們也是一支疑兵。

他躬身退了出去,帶著在艙外等候的敦武等人離開諸葛喬的戰船,換乘戰馬,迅速趕向南鄭。

……

魏家莊園還是那個樣子,幾乎沒什麼變化。魏霸讓敦武等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自己直奔阿母住的小院。穿過長長的巷子,來到那個偏僻的小院前,推開門,他臉上的笑容還沒來得及綻放,就變成了愕然。

院里有一群小雞,一個老婆子正捧著簸箕,嘴裡「咕咕咕」的散食,小雞們圍在她的腳邊,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像一個個毛絨絨的線球。

老媽住的地方怎麼突然變成了養雞場?魏霸在短暫的錯愕之後,隨即勃然大怒。他剛要發火,那老婆子看到了他,瞪著一對昏花的老眼,愣愣的盯著他,長滿老人斑的手指著他,抖個不停。

魏霸不想和一個奴僕發怒,他強按火氣,寒聲道:「我阿母去哪兒了?」

那老婆子湊到魏霸面前,仔細看了半天,這才不太確定的問道:「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