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70章軍事機密

第070章軍事機密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4 01:07  字數:2576

「元休,你既然有疑問,那就說吧,即使子玉答不出來,這裡還有宗參軍和我。」諸葛喬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怒氣,淡淡的說道。他的話已經說明很明白,你要想為難魏霸,今天肯定是不可能,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楊偉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一時怒火攻心,看向諸葛喬的眼神也變得有些不善。諸葛喬這可是明顯的拉偏架,難道我和你這麼多年的交往,還比不上魏霸和你幾個月的交情?

如果楊偉識相,他現在就應該忍氣吞聲的退下去,或者打個哈哈,提個很簡單的問題,走個過場,不至於把矛盾激化。可是楊偉顯然不是這種人,他越是生氣,越是想難住魏霸,最好連諸葛喬和宗預都難住,才好顯出自己的本事。

楊偉的臉頰抽動了兩下,目光更加兇狠。諸葛喬一看就後悔了,他這是真的激怒了楊偉,不知道這個書獃子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來。他求助的看向宗預,宗預卻安然不動,遞了個眼神給諸葛喬,示意他稍安勿躁,又瞟了一眼魏霸,意思是說,且看魏霸如何應付再說。

諸葛喬心中忐忑,卻也被宗預的鎮定安撫住了。他點了點頭,對魏霸說道:「子玉,你看……」

魏霸知道今天這一關是逃不過去了,既然如此,不如硬著頭皮上。好在楊偉不是楊儀,想來戰鬥力不會太強悍,要是經學……那老子就乾脆認輸,這肯定是玩不轉的。

「無妨,既然是軍議,那就大家一起議嘛。」魏霸滿面春風的說道:「如果我答不上來,也正好知道自己的短處,聽聽都尉和參軍的高見,增長一些見識,也是好的。」

諸葛喬見魏霸這麼說,鬆了一口氣,他就怕魏霸和楊偉一樣不識進退,兩人較起勁來,魏霸不敵楊偉,最後惱羞成怒,無法收拾。楊儀脾氣再不好,在丞相面前還不敢呲牙,最多在背地裡抹抹眼淚,發發牢騷,魏延那貨卻是個不講理的,惹惱了他,誰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

宗預的經驗比諸葛喬更豐富,他看出了魏霸有些不安,但是魏霸能較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而且事先給自己留出了退路,相比之下就顯得更有城府,更有風度。他不免有些奇怪,之前聽到了消息,都說魏霸和他父親魏延一樣,是個不講理的愣頭青,今天看起來可完全不是這回事啊。就是和在座的這些年輕人比起來,他也顯得沉穩許多。

如果宗預知道魏霸的實際年齡只比他和麋威小一些,比其他人都年長,他肯定就不會這麼意外了。

魏霸含笑對楊偉說道:「元休,不要著急,有什麼就說嘛,大家以後都是同僚,就算是說了些錯話,也不會有人笑話的。諸位,你們說是不是?」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魏霸這是給自己留後路呢,還是刺激楊偉,他們也不好搭腔,只有傅興揚聲道:「子玉說得有理,既然是互相探討,有些意見不合,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好在有宗參軍在此,他一定能做出公正的評判。」

大家都知道傅興和魏霸是同鄉,兩人關係不一般。傅興為了魏霸吃了大苦頭,而魏霸也為照顧傅興花了不少心血,連這次傅興能夠領兵出戰,都有魏霸的功勞。對傅興出言幫魏霸說話,並不覺得有什麼意外。

可是楊偉卻更加惱火,偏偏他越是惱火,越是想不出什麼問題能難住魏霸。他對漢中的情況根本不了解,要想出一個問題難住魏霸,這可著實有些難為他了。今天這個情況和那天楊儀出題想讓魏霸出醜一樣,他們根本探不到魏霸的底,還沒開始,就自己亂了方寸。

他們是書生,也許會說兩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可是要落到實處,又豈是那麼容易的。

楊偉憋得滿臉通紅,麵皮都有些發燙起來,連帶著眼睛都有些發紅,看起來像是要吃人一般。魏霸看了,有些心驚肉跳,這父子倆還真是一個德性,死要命子活受罪,不過是意氣之急,老子吐了血,兒子不會高血壓、腦溢血,搞出人命來吧?

魏霸擔心的表情落在楊偉的眼裡,卻是赤裸裸的譏笑。楊偉越發的惱怒,心一橫,冷笑一聲:「魏參軍,聽說令尊鎮北將軍曾經提出一個子午谷計劃。我們要去的安陽正是子午谷的北端,能否請魏參軍解說一下令尊的這一計劃的精妙之處?」

楊偉一開口,諸葛喬便變了臉色,他直起身子,厲聲喝道:「元休,住口,此等軍機大事,豈能信口開河?」

楊偉當然知道這件事不能隨便說,可是他為了能難住魏霸,哪裡還顧得了那麼多。本來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知道子午谷計劃的,在座的人中除了諸葛喬和宗預,都不可能直接了解到子午谷計劃,甚至有很多人對子午谷計劃還一無所知。

不管這個計劃最後是不是能夠付之實施,這個計劃都是軍事機密,在座的人沒有討論的資格。也許你們可以從別的渠道聽到,但是絕對不能亂說。

事實上,他們連聽說的可能性都不大,他們的父兄豈能連這一點常識都不懂。相比之下,楊偉今天真是瘋了,居然拿這件事來說道,不管魏霸怎麼應付,他都免不了重罰。

不過楊偉現在顧不得這麼多,他從父親楊儀的口中知道子午谷計劃已經被丞相否決了,也就是說,這個計劃是不完善的,他卻要魏霸解說其中的精妙之處,魏霸還能說出個花來,那豈不是證明丞相錯了?

楊偉惡狠狠的看著魏霸,眼中全是孤注一擲的決絕,甚至有些瘋狂。

眾人有的愕然,那是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