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66章我不是嫌你丑(第三更)

第066章我不是嫌你丑(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510

魏霸雙手合什,趴伏在案几上,眼前不斷的晃動著老爹那皺得像個疙瘩的眉。

在聽完了老爹的抱怨後,他問了老爹一句話:你打算怎麼辦?

結果老爹回了他一句話:還能怎麼辦,難道我還能不聽命令,擅自行動?

這個答案讓魏霸很意外,看著老爹那快要暴走的樣子,還以為他要孤注一擲呢,沒想到卻只是背後發發狠,選擇了服從命令,忍氣吞聲。

魏霸不相信這是什麼軍人的天性,這年頭不講這一套。他寧願相信這是老爹對諸葛丞相的敬重,或者裡面還有對先帝劉備的信任,畢竟諸葛丞相是先帝任何的託孤大臣。也許這裡面還有同是荊襄人的互相幫襯,維護荊襄人的整體利益,才能更有利於魏家的利益。

不過,魏霸記得,最後把魏家斬草除根的也是荊襄人,理由可能也正是出於維護荊襄人的整體利益,雖然真正的主使一直不太明確。

魏霸搞不清老爹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他自己有想法。如果任由這樣發展下去,魏家的宿命必然到來。老爹魏延不是師父趙雲,他可以向諸葛亮低頭,卻不會向其他人低頭,他可能接受命令,卻無法管好他那張嘴巴。歷史也好,演義也罷,都說魏延經常抱怨諸葛亮不能盡其才,可見老爹在接受命令的同時也種下了心結,他一直對此耿耿於懷,並且動不動就拿出來說說。

是不是因此觸動了別人的忌憚,引出了殺機,魏霸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相信,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如果他不能改掉這個性格缺陷,將來很難善終。

可是他都四十齣頭了,又怎麼可能改得掉?江山易改,稟性難移啊。魏霸可沒這樣的自信,憑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就能說動老爹收斂一些。現在諸葛丞相對老爹信任有加,老爹對諸葛丞相也是引為知已,如果他說丞相會殺你,保證老爹會扁他一頓。

怎麼辦?不能指望老爹,魏霸只有自己想辦法,自己的命,終究還是只能把握在自己的手裡。

帳門一掀,彭小玉吃力的提著足浴桶走了進來,放在魏霸面前,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的細汗,招呼道:「少將軍,洗腳了。」

魏霸正在想心思,只是瞟了她一眼,卻沒動。

「你怎麼了?」彭小玉詫異的看看他,伸出一隻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魏霸這才回過神來,看到熱氣騰騰,散發出一股葯香的足浴桶,又看了一眼帳外,吃驚的問道:「什麼時辰了?」

「亥時初刻了。」彭小玉嘻嘻的笑著,跪坐在魏霸面前,托起他伸過去的腳,扯下他的戰靴,濃郁的臭腳丫子味隨著一股汗氣裊裊的升了起來。彭小玉盡量向後仰著身子,屏住呼吸,以最快的速度將魏霸的腳放在足浴桶里,這才站了起來,拍拍圍裙,用手在鼻前扇著。「少將軍,你這腳汗是越來越大啦。」

「你嫌臭啊?那好,我送你回老家吧。」魏霸惡趣味的笑了起來,自己吸了吸鼻子,也覺得有些窒息。「快把帳門打開,真是夠臭的,我自己都有些吃不消了。」

彭小玉臉色一黯,起身打開帳門,然後默默的坐在那裡,半天沒說話。魏霸見了,有些詫異:「又怎麼了,真的吃不消,想回去了?」

彭小玉抬起頭,咬著嘴唇,眼中水光灧灧。魏霸有些尷尬,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有些不自然。

彭小玉大聲道:「少將軍,女子的容貌真的那麼重要嗎,長得丑的人,難道連做個婢女都不夠資格?那女書上為什麼還說書上說女子四德,德言容工,容只在第三位。」

魏霸乾笑了兩聲,沒好意思回答。如果換了別的女子,他也許會調侃兩句,可是面對這樣一可憐人,他還真說不出太酸刻的話。

「小玉賴在少將軍身邊,從來沒有什麼貪念,不過是想過個安心日子,吃碗安生飯,少將軍將來自娶嬌妻美妾,小玉也替少將軍歡喜,你又何必三番兩次的趕我走?」彭小玉一開了口,淚水就忍不住了,越想越傷心,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

魏霸更尷尬了,他雖然習慣了由彭小玉侍候著吃飯穿衣,甚至洗腳,心底里卻沒有把她真當婢女看待,最多也就是看成前世的服務生,調戲兩句沒什麼問題,真像別人那樣不把婢女當人看,他做不到。

聽著彭小玉委屈的哭訴,他沉默了片刻,忽然有些感慨。彭小玉想過安生日子,不過魏家還有幾年安生日子可以過?只怕她註定要失望了。與其如此,不如早點狠狠心,把她趕走,回去嫁個普通百姓,苦雖苦一些,多少還能活著,不至於跟著魏家倒霉,最後再次成為官奴婢,甚至被砍了頭。

一想及此,魏霸收起了笑容,伏在自己的腳上,看著桶里飄浮的藥材,幽幽的說道:「小玉,我只開個玩笑,你別當真。不過,我有句話,是很認真的話,希望你能聽。」

「少將軍請說。」彭小玉用手臂擦了擦眼淚,突然倔強起來:「就算是少將軍真要趕我走,我走便是了。明天一早,我就走。」

「說真的,我是想讓你離開。」魏霸一字一句的說道:「不過,不是因為你長得不好看,而是……而是……」他咂了咂嘴,不知道怎麼說下去了。這可是沒發生的事,彭小玉會相信他嗎?

彭小玉柳眉微蹙,見他吞吞吐吐的不肯說,以為他是不想說出太傷人的話,慘然一笑:「少將軍不用說了,我有自知之明。明天請少將軍為我出具一份路傳,我離開便是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魏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