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65章被你說中了(第二更)

第065章被你說中了(第二更)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78

魏延被趙雲一勸,原本已經放棄了爭執,不過楊儀說這句話說得陰險,而且直指他的兒子魏霸,他的火騰的一下子就上來了。他不假思索的反唇相譏:「我兒子雖然不敢和馬參軍相提並論,不過的確有些小才,至少在算學上,可以讓某些人一輩子也趕上不。」

楊儀的臉色頓時煞白。那次被魏霸逼得吐血,是他這輩子最丟臉的一件事,虧得魏霸後來沒有入丞相府,他們沒有機會再碰面,這才一直相安無事。現在魏延當著眾人的面再次提起這件事,等於是揭開了血淋淋的傷疤,讓他徹底顏面掃地。

在短暫的蒼白之後,楊儀的臉忽然又漲得通紅,唯獨嘴唇沒有一絲血色。他霍的站了起來,渾身顫抖,指向魏延的手指也如風中枯枝,顫顫巍巍。

「魏文長,把你兒子叫來,我們再來比過。」

「且,我怕你的血不夠吐。」魏延不屑一顧,又陰森森的說道:「我提醒你一句,你指著我沒關係,我不會與你這種人計較,千萬不要指著我兒子,我兒子少年心性,還有個不好的習慣,喜歡擰人手指頭。」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掌晃了晃,楊儀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把手縮了回去。魏延見了,哈哈大笑,笑了兩聲,突然笑聲一收,面寒如水,輕蔑的吐出兩個字:「鯫生!」

楊儀氣得臉紅一陣白一陣,一陣沒來由的委屈湧上心頭,眼淚不由自主的涌了出來,他轉向坐在正中的諸葛亮,忍不住放聲大哭:「丞相——」

諸葛亮很鬱悶,好好的軍事會議,怎麼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他連個反應的時候都沒有。更讓他覺得丟臉的是,這兩個人偏偏都是荊襄人,一個是難得的猛將,馬上就要派上大用場,一個是他倚重的財會能手,大軍糧草都要靠他來調配,更是須臾不可缺。他們爭得不可開交,他幫哪個,不幫哪個都不行。

他不用看,都能感受到某些人正幸災樂禍的看笑話,在心底里鄙視他這個丞相,鄙視所有的荊襄人。

馬謖見了,厲聲喝道:「威公,你失態了,還不退下!」說著,給一旁的諸葛喬使了個眼色,諸葛喬連忙上前,半攙半拖,把楊儀拉了出去。楊儀身體瘦弱,根本不是諸葛喬的對手,他也知道今天自己丟人了,不敢再留在大帳里,再鬧下去,難保魏延那個匹夫不會拿刀來砍他,所以也不掙扎,由著諸葛喬將他拽了出去。

魏延眉毛一掀,有些小得意,不過他隨即又意識到自己讓丞相為難了,尷尬的拱拱手:「丞相,我……我剛才的確沒有貶低幼常的意思,只是……只是……」

諸葛亮見了,無可奈何的揮揮手:「好了,我們繼續討論出兵事宜,文長,你如果有什麼不同意見,待會兒再來找我細談。」

「喏。」魏延識相的沒有再堅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老老實實的低下了頭。丞相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要是再不讓一步,那就是和楊儀一樣不識抬舉了。在他心中,他可不屑和楊儀一般見識。

諸葛亮示意馬謖繼續,不過經過魏延和楊儀這麼一鬧,這氣氛就有些不尷不尬了,有些人坐在角落裡,雖然不說話,可是眉來眼去的,分明還在回味剛才那場鬧劇。諸葛亮見狀,只得宣布暫時休會。

眾人離開了大帳,唯獨魏延沒走,他還準備再向丞相好好解釋一下自己的計劃,希望丞相改變主意呢。他在帳中等了好一會,也沒聽到丞相請他進後帳,正在奇怪的時候,諸葛喬走了出來,一臉歉意的說道:「魏將軍,真是慚愧,丞相忽然有些不適,不能與將軍探討軍計了。將軍請先回去,丞相有空的時候會去請你的。」

魏延臉色一黯,他又不是獃子,豈能聽不出其中的意思。諸葛亮根本不想和他再談這個計劃,剛才當著眾人說那些話,不過是給他魏延面子罷了。

魏延非常失望,他沮喪的抬起頭,嘆了一口氣:「沒想到真被那小子說中了。」

諸葛喬眼神一閃,忍不住問道:「將軍,這真是子玉的計劃?」

魏延自知失言,也不解釋,搖搖頭,轉身出帳。諸葛喬趕出帳外,魏延卻已經上了馬,在親衛的簇擁下離開了大營。諸葛喬站在原地,目光閃動,臉色變幻了片刻,一咬牙,轉身進了帳。

諸葛亮正坐在案後,眉頭緊鎖,馬謖坐在他對面,也是愁容滿面。兩人相對無語,聽到諸葛喬進來,他們不約而同的抬起頭:「走了?」

「走了。」諸葛喬咬著嘴唇,有些猶豫。諸葛亮和馬謖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皺眉說道:「有什麼話就直說,吞吞吐吐的幹什麼?」

諸葛喬膽怯的看了諸葛亮一眼:「父親,剛才魏將軍說,魏霸的確說過些什麼。」

「說過些什麼?」諸葛亮莫名其妙:「究竟是什麼?」

馬謖忽然想起當時魏霸送他們出營時的情景,他抬起頭,哦了一聲:「我明白了,魏霸也是贊成這個計劃的。」

「是嗎?」諸葛亮也有些好奇起來:「他怎麼說?」

馬謖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說道:「我看他的意思,的確是覺得這個機會千載難逢,不可輕易失去。」

諸葛亮笑了一聲,瞟了馬謖一眼,搖了搖頭。馬謖不解其意,連忙問道:「丞相,你這是何意?」

「幼常,那是魏霸幾個月前的想法,如今的他還會這麼想嗎?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那塊玉豈不是白送了?」

馬謖愣了愣,隨即也笑了起來。「不錯,還是丞相有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