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64章黨爭

第064章黨爭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520

到目前為止,魏霸以先知先覺的語氣說了兩個預言,不過很悲劇的是,他並沒有因此享受到預言家應該享受的待遇,相反遭到了鄙視。他對老爹說你的子午谷計劃不會得到丞相同意的時候,老爹回了他一句:「你懂個屁!」現在他對趙廣說諸葛亮將聯合江東,策反孟達時,趙廣看起來很贊同,可實際上卻很漠然,彷彿魏霸只是在說一個人人都知道的秘密,之所以沒有戳穿他,只是出於禮貌。

這讓魏霸很是憤憤不平,兩人走到半山腰,他還是沒忍住,對趙廣說道:「師兄,你是不是早就覺得丞相會這麼做?」

趙廣愣了一下,過了一會,才明白魏霸指的是什麼,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低下頭,摸了摸鼻子:「子玉,你不要忘了,滿營之中,要論用兵習慣和丞相最相近的,無疑是我父親,我們能猜出他大致用什麼方略,也不意外吧?」

魏霸狐疑的打量著趙廣,判斷他說的是真話還是客氣話。

「好吧,我再給你解釋細一點,你就知道這一點也不奇怪了。」趙廣拉著魏霸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坐下,折下一根樹枝,在地上畫了個草圖。

魏霸這些天跟著趙雲學習兵法,趙雲經常會拿出地圖來解說,魏霸對三國的總體形勢已經了如指掌,趙廣雖然畫得簡單,他還是能看得清楚。

「首先說江東。」趙廣用樹枝指了指江東的位置,「丞相從輔佐先帝開始就傾向於聯合江東,只是因為先帝忿於關侯之敗,憤而起兵,這才撕破了臉。丞相主事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和東吳恢復盟好。所以說,丞相如果要出兵北伐,聯合江東是必然之事。」

魏霸無奈的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這個招法一點也沒有什麼新奇,是個人都會想得到。

「至於孟達……」趙廣輕笑一聲,顯得有些不以為然:「你在漢中長大,不知道成都的情況。我們卻是一清二楚。孟達投降曹魏,可是他的家人卻在成都,一直沒有受到什麼干擾。前年丞相南征回來,還特地派人去他家中慰問,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魏霸眨眨眼睛:「向孟達示好?」

「嗯,應該說,他從那時候開始,就有策反孟達的意思。東三郡是漢中門戶,掌握在曹魏手中,就是懸在漢中頭上的一把刀,丞相怎麼能坐視不管?」趙廣直起腰,長嘆一聲:「不過,這一招有利有弊,最後結果如何,現在還很難說。」

魏霸沒有立刻再問,他知道趙廣的脾氣,如果願意說,他不用問,趙廣也會告訴他,如果不想說,他問了,趙廣也不會透露一個字。不過,這不代表他自己不能去揣摩。趙廣說有利有弊,利是很明顯的,收回東三郡,就是守住了漢中的門戶,好處不言而喻。

那壞處呢?

收回東三郡,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孟達,孟達和法正一樣屬於東州系。當年法正受先帝劉備信任,作威作福,連諸葛亮都只能忍氣吞聲,東州系的實力遠遠超過荊襄系,僅在元從系之下。隨著關羽、張飛等人的去世,元從系迅速衰落,而法正早逝,孟達投降,東州系的實力大損,現在只剩下一個腳跨東州系和荊襄系的李嚴勉強支撐,荊襄系才有機會獨大。

如果孟達帶著東三郡回歸,在短時間之內,他不會輕易離開東三郡,換句話說,孟達將成為一個擁有部曲四千餘家的軍閥,東州系的實力暴漲,足以和荊襄系抗衡。要知道荊襄系現在雖然在朝廷有足夠的話語權,在兵權上卻不相匹配,武力最強悍的也就是魏家,只有部曲三千餘家。

孟達回歸,將再次形成蜀漢內部的權力鬥爭,就算是東州系不可能再有當年的輝煌,卻也足以對以荊襄係為根基的諸葛亮形成牽制。黨爭從來都是一個沒有底線的內耗,特別是對於蜀漢來說,黨爭很可能會將本來就有限的資源和精力消耗殆盡。

所以對於諸葛亮來說,策反孟達,是一個有毒的蘋果,不管吃與不吃,都是個難題。

想通了這一點,魏霸也為諸葛亮為難起來,他不知道自己如果處在諸葛亮的位置應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不管他採取哪種方案,都會遭人詬病,受到極力打壓的巴蜀系現在可是眼巴巴的等著他出錯呢。

就連魏霸自己也不希望東州系重新崛起,畢竟他也是荊襄人,不想失去手中的既得利益。

魏霸和趙廣相視而笑,不過都是苦笑。魏霸經過趙雲近半年的薰陶,對趙家父子的思路脈絡有一定的把握,而趙廣卻從魏霸的苦笑中知道他大致明白了這其中的要害。

「丞相會怎麼辦?」

「不知道,我猜不出來。」趙廣搖搖頭,見魏霸一臉的鄙視,又連忙解釋道:「你別看我,我是真的猜不出來。這種進退兩難的事,我向來不善於處理。」

「那師父呢?」

「我父親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趙廣撇了撇嘴:「他的建議看起來都對,但是很少會被採納,所以不說也罷。」

魏霸聳了聳肩,趙廣這句話看起來是自謙,實際上是有些怨氣。既有對趙雲的埋怨,也有對上位者的埋怨。如果不是他們已經做了師兄弟,有兄弟之義,這樣的話趙廣是不可能對他透露一絲一毫的。

魏霸不想在趙雲背後說他的不是,哪怕是當著趙廣的面。一方面是因為他景仰趙雲,另一方面是趙雲都快七十了,沒有任何理由指責他衝勁不足。這樣的年紀本來就應該在家頤養天年,而不是征戰沙場。

「走吧。」魏霸意興闌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