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62章秋風起(第二更,求三江票!)

第062章秋風起(第二更,求三江票!)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50

陽平山上的青草在不知不覺中由淺綠變成深綠,又不知不覺的被秋風吹黃,河谷間的稻田也不知何時變成了一望無垠的金色地毯,在數萬人突擊收割數天後,又只剩下了短短的秸桿,然後又被犁成一道道的深溝,種上麥子,等待著冬天的來臨。

春種秋收,漢中迎來了一季大豐收,魏霸也迎來了豐碩的成果。經過幾個月的苦練和趙雲的悉心指點,半年前那個跑幾步就大喘氣的少年現在龍精虎猛,一口氣能從山腳下跑上山頂。如果不是照顧青面小婢女跟不上,他也許還可以再快一點。

出於對趙雲的尊重,敦武等侍衛只能在半山腰等候,不能看到魏霸的學藝過程,同樣,魏霸也不會向他們透露一星半點的內容,所以能跟著魏霸上山的便只有青面小婢女。

跟著魏霸爬了半年山,彭小玉也像是變了一個人,僅僅是半年的時間,她就跨過了萌芽期,直接邁入了花季,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醜女。沒辦法,她雖然現在也是該凹的凹,該凸的凸,臉色紅潤有光澤,無奈臉上的那個青斑也跟著茁壯成長,破壞了所有的美感,讓人看了第一眼……不想看第二眼。

「少將軍,少將軍,你等等我。」彭小玉一邊猛追,一邊喘息著叫道。

「你快點。」魏霸走路也沒閑著,師父趙雲說過,練拳的目的就是要把所有的招術都化為本能,到用的時候才能出乎自然,想都不用想,所以他現在爬山的時候也是邁步沖拳,可以這麼說,他不是爬上來的,他是一路「打」上來的。

儘管如此,彭小玉依然跟不上他。

這其中當然付出了無數的汗水,包括數不清的損失,比如把老爹的新甲一拳打了個坑,然後挨了一頓揍之類的。不過收穫也是喜人的,論單打獨鬥,不僅弟弟魏武不是他的對手,就連大哥魏風也不敢太大意,否則會輸得很難看。

轉過山坡,來到那塊巨石前,一身勁裝的趙廣從崖邊轉過身來,笑嘻嘻的說道:「子玉,你要給別人留點活路。你這麼刻苦,我們兄弟倆的壓力會很大的。」

魏霸一愣,隨即笑了起來:「仲德,怎麼是你,師父有事?」

「嗯,父親今天有會議要參加,讓我來與你拆手。他說,你的基本功已經練得很紮實了,現在可以進行下一步了。」趙廣一邊說一邊捲起袖子,「來吧,讓我試試你的功夫如何,看你是不是真如父親所說,是個舉一反三,能化直為曲的奇才。」

魏霸汗顏,他有前世經驗,也看過無數真假混雜、電影,比起現在一招半式都是傳家寶的人當然見識大得多。在趙雲傳授他拳法,一直強調拳法如矛法,講究中鋒直入的時候,他偶爾說過一些關於太極拳的道理,沒想到趙雲卻當真了,一直在考慮著這個問題。不過魏霸只會裝模作樣的比劃個雲手,其他的一概不會,當然也沒辦法對趙雲講太多。儘管如此,趙雲還是讚不絕口,說這簡直是奇思妙想,非常人所及。大概是他經常和趙廣兄弟說起,趙廣被他囉嗦得不行,今天才來開魏霸的玩笑。

「就在這兒交手?」魏霸看看方圓不到兩丈的巨石,有些擔心起來,萬一有個失手,摔下去怎麼辦?

「當然,你天天在這兒練習,難道還擔心摔下去?」趙廣戲謔的看著魏霸:「怕了?」

「我怕什麼,我怕傷著你。」魏霸壯著膽子笑道,他當然不相信趙廣會要他的命,這無非是又一個層次練習的開始。

「那就好,我們開始吧。」趙廣招招手,魏霸走到巨石旁,半邊身子幾乎都出了懸崖。經過幾個月的練習,他一個人的時候也可以做到穩如泰山,可是今天是對練,他心裡還有些發怵的。只是面對趙廣,他不肯示弱。

趙廣收起了拳架,沉下了臉,皺著眉頭道:「子玉,父親是怎麼教你的,沒說過勇者有懼嗎?知人者智,知已者明,君子出乎自然,不爭意氣,不慕虛榮。」

魏霸愣了一下,隨即有些尷尬,他向里靠了一步,讓自己不再心跳如鼓,這才斂容道:「多謝師兄,請。」

趙廣這才緩和了臉色,背對崖邊,擺開拳架,臉上的嚴肅一掃而空,反而多了幾分詭異的得意。魏霸一看,立刻明白了,趙廣背對懸崖而立,看似危險,實則安全,因為他不需要擔心用力過猛而墜崖,可以全力施為,而他面對懸崖,卻時刻要擔心竄得太猛,一下子衝出去,必然會縮手縮腳。

他雖然跟著趙雲學習拳法和兵法半年多,可是到了實際應用的時候,還是一下子就露了餡,在選擇戰場這一點上,他就顯出了不如趙廣的地方。

「師兄,你這也太陰險了吧?」魏霸苦笑道:「你關心我是假的,搶好位置才是真的。」

「兵不厭詐,搶佔有利地形,本來就是為將者的常識,誰讓你自己沒注意到。」趙廣微微一笑,突然發力搶攻,魏霸不敢怠慢,凝神相迎。兩人一觸即分。趙廣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全力以赴,而魏霸卻擔心一下子衝下山去,不敢放手一搏,兩人一交手,就分出了勝負,魏霸被趙廣一個沖拳擊得連退兩步。

「再來!」魏霸一振雙臂,大喝一聲。

「呯!」的一聲,兩人再次交手,魏霸再退兩步。

魏霸脹紅了臉,大吼一聲,再次迎了上去。趙廣得意的一笑,又迎了上來。可是一看到魏霸眼中的壞笑,他立刻意識到了危險,只是已經遲了。魏霸此時離崖邊已經有五六步遠,根本不用擔心用力過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