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61章修身先修心

第061章修身先修心 (1/1)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073

朝陽初升,陽平山的山巔之上,鬚髮花白的趙雲一身勁裝,負手站在一塊懸空突出的巨石邊緣,晨風輕拂他的衣角,飄飄若仙。

魏霸站在他的身邊,卻沒有他那種沉穩的氣度,再向前邁半步,便是懸崖,雖說沒有萬丈這麼誇張,摔下去卻也足以讓他粉身碎骨。他不知道趙云為什麼第一次授藝就選在這樣的地方,這兒想站穩都困難,還怎麼練矛?

趙雲看著面色有些發白的魏霸,微微一笑:「子玉,知道魯莽和勇敢的區別嗎?」

魏霸強自按捺著狂跳的心,想了片刻。「勇敢是明知有危險,卻迎難而上,魯莽是不知道有危險,就冒冒失失的衝上去。」

趙雲滿意的點點頭。「不錯,真正的勇者,是雖千萬人,吾往矣。只要應該做,不管前面有多麼困難,有多少危險,都能勇往直前,哪怕自己會因此粉身碎骨。你已經成年,骨骼成形,要重新打根基是難上加難,不過這樣也不是壞事,你可以放棄成為一個斗將的奢望,向成為一個大將而努力。大將,勇敢的是心,而不僅僅是身體。」

如果沒有前世的經歷,沒有前一段時間的反省,不明白自勝者強的道理,魏霸現在肯定會覺得趙雲是在忽悠自己。不過現在的他有足夠的底蘊來理解趙雲的這句話。雖說不能成為一個萬夫不當之勇的猛將讓他有些遺憾,但能成為大將的希望還是讓他怦然心動。

「所以,我不打算教你矛法,騎矛步矛,我都不教。我只教你拳法。拳法即矛法,只要你練好了拳,真正能做到心到手到,將來如果有機會用矛,不管是騎矛還是步矛,都不過是手臂的延伸,可以一通百通。你明白嗎?」

「弟子明白。」

「練拳的地點,便是這裡。」趙雲跺了跺腳,也沒看他如何用力,腳下的巨石卻微微晃動起來,嚇得魏霸心裡撲通撲通的一陣亂跳。「你可以從最遠處開始,逐漸把範圍縮小到崖邊的卧牛之地,什麼時候能像我這樣站在崖邊運拳如平地,你的拳法便算成了。」

魏霸探頭看了看,吐了吐舌頭。我的天,站在這裡都讓我心慌,還運拳如平地?如果腳打滑怎麼辦?

「你看好了。」趙雲招呼了一聲,展開雙臂,開始練拳。他練得很慢,也沒有多少花哨,看起來也就是一個邁步沖拳,讓魏霸有些懷疑趙雲是不是在糊弄他。

「看好了沒有?」趙雲收勢,撫平衣袖,平靜的問道。山風拂動他的鬍鬚,他卻氣定神閑。

「看好了。」魏霸強忍著心中的疑惑,擺開架勢,向前沖了一拳。他的拳頭剛剛伸出去,趙雲忽然叫了一聲:「慢著。」

魏霸不解的看著趙雲,趙雲緩步走了過來,盯著魏霸的眼睛:「你的敵人在哪裡?」

「敵人?」魏霸一頭霧水,這裡就他們師徒兩人,哪有什麼敵人。

「沒有敵人,何必出拳?」趙雲伸手輕輕一推,魏霸就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一步。「沒有敵人,再精妙的拳法都沒有意義。你的眼中可以無敵,但是你的心中必須有敵,而且是生死大敵。這一拳擊出,如果不能將敵人擊倒,你很可能就會被對方擊倒。」

趙雲盯著魏霸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所以,你只有一擊的機會,必須全力以赴,一擊斃敵。」

魏霸腦子裡轟的一聲豁然開朗,他明白了為什麼趙雲剛才只演示了一個沖拳,又說拳法即矛法。趙雲不是在忽悠他,而是在說真正的拳法和矛法。兩軍對壘,生死就在眨眼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沒有出第二招的機會,特別是騎兵對沖,兩馬交錯只是一瞬間,這一瞬間就能決定生死,根本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一擊斃敵,這就是趙雲拳法的精義。要麼不出手,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師父,我明白了。」魏霸慚愧的低下頭,重新凝神屏息,想像著生死之敵就在眼前,雪亮的戰刀高高舉起,留給他的只有一擊,全力一擊。

「呼!」魏霸全身綳起,忽然跨步上前,一拳擊出。

「好!」趙雲贊了一聲,把魏霸從意念中驚醒過來。魏霸這才看到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懸崖邊,再多跨半步就可能一跤摔下去,頓時嚇得臉色發白,連忙向後退了兩步。

趙雲撫著鬍鬚,笑而不語:「怕么?」

魏霸尷尬的笑了笑:「怕。」

「還敢再來么?」

魏霸遲疑了片刻,看了看地勢,估計自己這一步跨出去不會有什麼危險,這才點了點頭:「敢!」

「那好,再來!」

魏霸再次開始冥想,可是他總是不由自主的被眼前的危險困境所吸引,眼神總是不自然的飄到懸崖邊,本能的計算一下自己會不會一步跨得太快,或者站不穩而摔下去。趙雲站在一旁,一聲不吭的看著他。魏霸過了很久,才總算讓自己集中注意力,想像有一個敵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生死就在一刻,然後全力以赴,擊出一拳。

一拳擊出,他沒有立刻收回拳式,而是看了看腳下。一眼看完,發現自己還是安全的,這才鬆了口氣,隨即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在師父面前這麼膽怯,未免不夠大氣。

「這個……師父……」

魏霸的話還沒有說完,趙雲又道:「再來!」

魏霸無奈,只好收回拳式,再次開始。

一個早上,他就練了一式,弓步沖拳,一百次。雖然次數不是很多,可每次全力以赴,又是在這麼危險的地方,肉體上的壓力加上精神的壓力,還是讓他汗流浹背,幾乎虛脫。

趙雲從臉色發白的彭小玉收中接過布巾,走到兩腿發顫的魏霸面前,將布巾遞給他,拍拍他的肩膀:「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繼續。」

「喏。」魏霸一邊擦汗,一邊點頭答應。

「開始不要求快,越慢越好。學拳容易改拳難,等把拳式化為本能,自然而然的就快了。」趙雲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可以留在這裡多熟悉一下。行軍作戰,要選擇自己熟悉的戰場,練拳也是如此,如果能蒙上眼睛,也對這裡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那這片天地就是你的天地,又有誰能是你的對手?」

說完,趙雲負著手,步履輕鬆的離開了。魏霸卻無語的眨了眨眼睛,心道你不會讓我到時候蒙著眼睛在這裡練拳吧,這也太嚇人了。

「少將軍,這也太危險了吧?」彭小玉顯然也想到了什麼,小臉煞白,那塊大青斑越發的明顯。

「誰說不是呢。」魏霸小心翼翼的走到邊緣,探頭看了一下懸崖下犬牙交錯的亂石,心裡一陣陣的發毛。這要是摔下去,絕對成渣啊。我站在這裡都心慌,還讓我蒙上眼睛練拳?

彭小玉也跟了過來,不過她比魏霸更膽小,根本不敢靠近邊緣,只是儘可能的把脖子伸得老長,腳卻離崖邊足足有一丈的距離。她聲音發顫的說道:「那你哪一天才能像趙老將軍那樣,登絕境如履平地?」

魏霸翻了個白眼,想到趙雲剛才就背著手站在崖邊,半隻腳幾乎都在外面了,還心平氣和的打拳,果然是登絕境如履平地。不過他今年七十了,我才十八,就算加上前世也不過四十,哪能和他這個在戰場上廝殺了一生的猛人相比。

不過,真要能練出這樣的心境,還真是個很拉風的事。如果有人向我挑戰,我就把地點選在這樣的險處,打都不用打,就能把對方嚇得屁滾尿流,而老子我卻和師父一樣氣定神閑,那該多露臉啊。

修身先修心,我雖然不可能練成肉體最強悍的猛將,但我卻可以練成內心強大的大將。人心險惡,處處皆險境,要想在這人吃人的亂世中生存下去,只有強悍的肉體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有強大的內心。比如眼前的諸葛亮,比如將來要奠定晉朝基業的司馬懿,也沒聽說他們有什麼高明的武藝嘛。

要做有頭腦的大將,而不是只有肌肉的猛將。偉大的諸葛丞相說過,年輕人,要志存高遠。——————求推薦,求收藏,求三江票!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