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60章不敗名將(第三更,求三江票)

第060章不敗名將(第三更,求三江票)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53

少女有些意外,顯然沒想到一直不肯認錯,甚至不惜得罪關興、張紹的魏霸今天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向她道歉。她一時愣在那裡,求助的看向馬岱。馬岱卻是哭笑不得,魏霸看起來是當眾道歉,誠意可嘉,實際上卻是變相的告訴大家,最近營里傳出來的那些風波都是因為這句話而惹起來的,當事人只有魏霸和少女,受害者是魏霸,那麼把這些話傳出去,以至於引起糾紛的人自然不言而喻了。

可是他又不好說什麼,總不能否認這件事,只能面色平靜的說道:「有錯能改,善莫大焉。你既蒙丞相賜字,又拜入趙將軍門下,以後當謹守他們的教誨,慎言慎行。」

「謝校尉教誨。」魏霸又向少女致意,這才舉起酒杯,向馬岱敬酒。馬岱飲了酒,少女也端起酒杯呷了一口,魏霸頜首致謝,走向下一席。

少女端著還沒放下的酒杯,看著魏霸那日見厚實的背影,忽然覺得杯中酒一點滋味也沒有。她皺了皺眉,一仰脖子,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她喝得太急,嗆得咳嗽起來,臉上也泛起了紅暈。魏霸聽到她咳嗽的聲音,回頭看了一眼,關切的問道:「馬姑娘,你沒事吧?」

「沒事,多謝足下關心,文珊只是喝得急了些。」

魏霸哦了一聲,轉過身繼續行酒,卻突然心裡一突,原來這姑娘叫馬文珊啊,和她鬥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

主席上,當中而坐的諸葛亮將魏霸的話聽得清清楚楚,轉過臉對魏延說道:「文長,子玉知錯能改,特別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道歉,有氣量,這孩子將來必成大器。」

魏延本來非常不高興,他覺得魏延向馬岱道歉,就表明自已錯了,便是弱了氣勢,可是聽了諸葛亮這句贊語,他又轉怒為喜,連忙謙虛的說道:「丞相過獎了,這小子……咳咳,就是嘴快,其實……其實沒什麼壞心眼的。」

「人孰能無過?有過而改之,便是好事。」諸葛亮看著遠處正恭敬的給客人敬酒的魏霸,微微的偏著頭,和魏延說話。與幾乎把身體都傾過來的魏延相比,他的動作幅度並不大,可是這已經足以讓人感受到他和魏延之間的親密,也足以讓魏延臉上有光,興奮與酒合在一起,讓他滿面紅光,不知不覺的就喝多了。

酒宴散去,客人紛紛各自回營,趙雲親自把諸葛亮送到門口,魏霸與趙廣一左一右的站在趙雲身後。諸葛亮今天親臨魏霸的拜師典禮,又為他賜字,不僅是給趙雲、魏延面子,更是對一個後輩的極大關愛。魏霸非常感激,臉上雖然有些薄醉,眼睛卻更加精神,在黑暗中閃著光,對諸葛亮的敬重不加掩飾。

諸葛亮也略有些醉意,他招了招手:「子玉,陪我走一走?」

魏霸受寵若驚,轉頭看看老爹,老爹已經醉了,如果不是大哥魏風扶著,都快癱在地上了。他又回頭看看師父趙雲,趙雲雖然也喝了不少酒,可是卻看不出一點醉意,依舊是那麼沉穩。趙雲輕輕的點了點頭,示意他趕緊跟上。魏霸不敢怠慢,邁著小碎布趕到諸葛亮的身後半步,一直站在諸葛亮身邊的馬謖向後退了一步,沖著魏霸頜首微笑。

魏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跟在諸葛亮的身後。諸葛亮身材高大,魏霸雖然個頭也不小,可比起諸葛亮來還是要稍矮一些,再加上他躬著腰,相比較起來,更顯得低了一頭。

在遠處晃動的火光照映下,諸葛亮的臉龐像是鍍了一層金,看起來神聖異常。魏霸用眼角的餘光偷偷注視著他的側影,暗自感慨不已,沒想到我還有和諸葛大神並肩而行的一天。

諸葛亮雖然沒有回頭,卻能感受到魏霸的緊張和喜悅,他淡淡的笑了一聲,不緊不慢的說道:「子玉,知道趙老將軍最難得的是什麼嗎?」

魏霸道:「請丞相指教。」

諸葛亮道:「那天你論將有九材,伯松回來之後,轉告於我,我是非常意外。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有這樣的見識,殊為難得。不過,有見識還不夠,還要有能力。坐而論道,起而行之,否則就成了清談客,你懂嗎?」

魏霸點頭:「霸一定不辜負丞相厚愛,身體力行,不做清談客。」

「年輕人,志當存高遠,有志尚須好學,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你有上好的資質,更當用心學習,方能成就國家棟樑。趙老將軍已經年近古稀,我和你父親也年近半百,時日無多,將來大漢中興的重任,就要落在你們這些年輕人的肩上,豈能不能珍惜時日,虛度光陰?」

魏霸連忙點頭應是。

「趙老將軍征戰一身,雖無赫赫戰功,亦未能身居高位,可是他卻是一個真正的名將,庶幾近乎你所言的大將。他最讓人稱道的不是他的勇,而是他的忠,忠於先帝,忠於國家,不以個人得失為重,而以國家興亡為先,這才是一個大將最難得的品質。你拜他為師,固然要學他的用兵之法,征戰之術,卻不能舍本求末,忘了最重要的一點。」諸葛亮停住腳步看著魏霸,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肩上:「子玉,不要讓我失望。」

魏霸一驚,片刻之後,躬身應命:「謹遵丞相教誨,不敢須臾有忘。」

「甚好,甚好。」諸葛亮連贊兩聲,轉身上車,飄然而去。魏霸站在原處,一直等到他消失在遠處,這才直起腰。魏延趕上來,努力的睜著迷糊的醉眼:「小子,丞相和你說什麼?」

「丞相讓我好好向師父學習。」魏霸含糊的說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