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59章絕妙好計(第二更,求三江票)

第059章絕妙好計(第二更,求三江票) (1/1)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2884

趙雲問了幾個問題,魏霸都一一答了,能回答的便答,真不懂的,便直言不懂。趙雲雖然沒有多說什麼,可是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來,他對魏霸的回答很滿意。

正在這裡,帳外傳來一陣喧嘩,趙雲花白的眉毛一挑,立刻站起身來,一步邁出的同時,手已經拱到了胸前。魏延也有些意外,跟著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在趙雲身後。只有魏霸反應最慢,還沒搞明白怎麼回來,帳門一掀,丞相諸葛亮緩步走了進來,四下掃視了一眼,笑道:「文長,這麼大的喜事,也不通知我

魏延尷尬的笑了笑:「丞相日理萬機,些許小事,豈敢驚動丞相。」

諸葛亮微微一笑:「文長啊,你這話可就說錯了。以阿霸的資質,再經過趙老將軍的調教,將來他的成就不會比你差。你現在是我大漢的一員猛將,鎮守漢中十年,敵國喪膽。將來他更進一步,開疆拓土,封侯拜將,也是指日可待啊。」

魏延樂得合不攏嘴,雖然沒有放開嗓門大笑,臉上卻是掩飾不住的濃濃笑意,彷彿魏霸已經如諸葛亮所說的封侯拜將了。

魏霸連忙上前,扯了發愣的魏風一下,躬身施禮:「魏霸承蒙丞相謬讚,願拜在趙將軍門下,努力學習,將來父子兄弟,一同追隨丞相,以丞相馬首是瞻,為大漢建功立功。」

他說得並不快,一是要吐字清楚,讓別人都能聽清,二是讓魏風能夠跟得上。魏風開始雖然沒什麼準備,但他畢竟跟著父親多年,這些套話,他並不陌生,當下跟著魏霸一起,說得像模像樣。

諸葛亮笑了起來,對魏延說道:「文長,你有福氣,生得好兒子,家業可興,門楣有望。」

魏延咧著大嘴直樂,看看魏霸兄弟,拱手道:「借丞相吉言。願與丞相併力,完成先帝遺願。」

諸葛亮微微頜首,轉身揮了揮手,馬謖捧著一個禮盤走了進來。禮盤上有一塊大紅的錦緞,錦緞上是一塊雪白的美玉,全無瑕u。馬謖笑容滿面的說道:「丞相聞說趙將軍要收鎮北將軍之子為徒,非常高興,特地選了一塊陛下所賜的美玉作為賀禮。」

趙雲和魏延大驚,連忙行禮,異口同聲的說道:「丞相,這可使不得。」

諸葛亮搖搖頭:「使得,使得,我相信陛下知道了,也會覺得這非常合適的。趙將軍,魏霸就是一塊上好的璞玉,你可以好好雕琢,將他培養成寬而能剛,勇而多計的大將。」

魏霸聽了心裡一驚,不由自主的抬起頭看了諸葛亮一眼,正好遇到諸葛亮笑眯眯的眼神。他心虛的笑了笑,隨即又覺得這有些不太合適,連忙低下了頭。諸葛亮卻很自然的看著他:「阿霸呀,你有福氣,不僅有一個好父親,得過高人指點,現在又有趙將軍這樣的明師,將來成就不可限量。我希望你能記住『君子有德如玉』這句話,做一個於國於家都有益的人才。」

「謹遵丞相教誨,不敢須臾有忘。」魏霸頓了頓,又道:「丞相,俗話說得好,眾志成城。魏霸資質愚鈍,恐怕難以傳承趙將軍的一身絕學,如果能與眾賢良一起受教,互相激勵,也許會更有成效。」

諸葛亮目光一閃:「你的意思是……」

魏霸剛才純屬是靈機一動。趙雲是蜀漢五虎上將中碩果僅存的老將,就算他身體再好,估計也活不了幾年了,他一死,他的本事就全失傳了。自己就算再努力,這短短的幾年又能繼承多少?更何況趙雲本人都沒什麼機會建功立業,他就算和趙雲一樣能幹,又能如何,可是如果諸葛亮讓趙雲公開授徒,哪怕是三五個人,也比只有他一個好。將來就是諸葛亮有什麼忌諱的,也不至於全落到他一個人的身上。蜀漢人才不多,開軍校正是培養軍事人才的不二法門啊,君不見蔣委員長有黃埔,我黨也有抗大?

他斟字酌句的把自己的意思一說,諸葛亮聽了,沉思片刻,轉過身對馬謖說道:「你看,這孩子就是機靈,隨口一出,就是好主意。真要如此,我大漢將來何愁沒有人才?」

馬謖也笑道:「丞相,魏霸這個主意不錯,值得仔細斟酌。」

「然也。」諸葛亮撫著鬍鬚,微微一笑:「只怕趙將軍要受累了。」

趙雲拱手道:「願聽丞相差遣,萬死不辭。」

「嗯,這件事關係重大,容我仔細斟酌一下。眼下還是先讓魏霸拜師吧,趙將軍,我把酒和羊都給你帶來了,你不會不留我們觀禮吧?」

「豈敢豈敢。」趙雲笑道,轉身安排人設案。

大帳里忙碌而熱鬧,魏霸的心裡卻是一涼。他從諸葛亮和馬謖的語氣中聽出來了,他們對他這個建議很不以為然,軍校的想法已經胎死腹中。他不知道諸葛亮為什麼不贊同這個主意,這可是後世經過無數人證明的好計策啊。

魏霸顧不得想太多,趙雲上座,他在魏延的指點下,上前拜師行禮,敬了酒,磕了頭。趙雲一一受了,又教訓了幾句。禮成,魏霸剛準備起身,魏延伸手輕輕的按在他的肩膀,上前半步,拱手道:「趙將軍,犬子今年十八,尚未有字,本想待他二十再行冠禮……?」

趙雲眉毛一挑,目光一閃,掃了一眼魏延,魏延一愣,忽然會過意來,連忙轉身對諸葛亮拱手道:「丞相,能否請丞相賜字?」

諸葛亮笑了起來,指著魏延對馬謖道:「幼常,你看看,你看看,他這個做父親的不為自己的兒子起字,有趙將軍這樣的師父,他不去求字,卻來考我,真是不該啊。」

馬謖道:「這也是鎮北將軍和鎮東將軍對丞相的信任,丞相,你就勉為其難吧,我看魏霸將來可成大器,必不會辜負了丞相今天賜字的這番美意。」

諸葛亮連連搖頭,魏延堅請,他這才站起來,來回走了幾步,想了一會,最後對魏延說道:「文長啊,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給長子取名為風,三子取名為武,偏偏次子取名為霸,不過我想剛者易者,霸者易衰,霸道終究不是王道,當取一字以抑其霸氣。子曰:君子如玉,就為他取字子玉如何?」

魏延大喜,對魏霸說道:「豎子,還不謝丞相賜字?」

魏霸暗自腹誹。什麼君子如玉,你是要抑制我的霸氣才是真的吧?不過他雖然有一肚子怨氣,這裡卻沒他說話的份,只能乖乖的拜謝。從此他就叫魏子玉了。

拜師禮加上賜字行冠禮,事情又牽涉到鎮東將軍趙雲、鎮北將軍魏延兩個重將,再加上丞相親臨,這件事最終變成了一個雖然規模不是非常大,等級卻非常高的聚會,就在趙雲的大營里擺開了酒席,酒水不多,羊也只有區區數只,氣氛卻非常熱鬧,大營里有頭有臉的人幾乎都來了。

馬岱和少女也受邀前來參加。

看著站在趙雲身後,恭敬而一臉喜氣的魏霸,少女一肚子的不解,卻無從問起,只好坐在馬岱身後,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酒過三巡,魏霸作為今天真正的主角,自然要給在座的長輩們行酒。他站起身,整整衣襟,彭小玉有些吃力的捧著一隻黃釉甬形酒尊走到他的面前,將酒尊塞給他的時候,眨了眨眼睛,輕聲道:「少將軍。」

魏霸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有話要說。有剛才的成例在前,他借著接酒尊的機會靠近彭小玉,同樣眨了眨眼睛。彭小玉抿嘴一笑,輕聲道:「少將軍,冤家宜解不宜結,趁此機會,向馬校尉道個歉吧。」

魏霸很詫異,看著彭小玉,彭小玉卻垂下了眼瞼,斂手退在一旁。魏霸有些猶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道歉?合適嗎?他一邊思索著,一邊挨著順序開始敬酒,丞相諸葛亮,參軍馬謖,左將軍吳壹,一個個的敬過去,終於來到馬岱的面前。

一看到馬岱那張沒什麼更讓臉,魏霸忽然決定了,聽彭小玉的建議,向他道歉。他放下了酒杯和酒勺,向馬岱拱了拱手,又向少女點頭致意,聲音並不響亮,卻足以讓在場的人聽到。

「馬校尉,馬姑娘,那天在陽平山,我口無遮攔,臧否人物,對故驃騎將軍馬侯、故車騎將軍張侯,故前軍關侯言語不敬,雖非有意,實是無禮,在此向馬校尉和馬姑娘致歉。」――――――求三江票,求推薦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