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58章大巧若拙

第058章大巧若拙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249

「你說什麼?」魏延霍的扭過頭,惡狠狠的瞪著魏霸,那副神情似乎魏霸再說一句,他就能活劈了魏霸。魏霸心中一驚,頓時傻眼了,心道老爹不會自負到這種地步,為了自己的面子,連這麼好的機會都不肯接受吧?

趙廣也有些不安起來,他猶豫了一下,上前拱手說道:「將軍,是小子魯莽,沒有把話說清楚。家父並不是一定要收魏兄為徒,只是想和他見一面,在武藝上做些交流。」

「不行!」魏延眼睛一瞪,手臂猛的一揮,嚇得趙廣也變了臉色,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魏延漲紅了臉,大聲吼道:「一定要收,只要趙老將軍願意收我兒為徒,哪怕是不傳授武藝,只列名為弟子,我魏延也願意。」

魏霸和趙廣全愣住了,他們被魏延的話和他凶神惡煞般的神情搞得有些莫衷一是。

「傻小子,你是哪來的福氣,居然會被趙老將軍相中?」魏延一巴掌拍在魏霸的肩上,力氣大得差點把魏霸拍得坐在地上,半邊身子頓時失去了知覺。不過他此刻被喜悅灌注了全身,渾身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站不穩了。能被趙雲收為弟子,作為一個後世聽慣了趙子龍大戰長坂坡之類故事的他來說,這簡直是一個比矮窮矬追上一個白富美還要興奮,更何況這還是被白富美倒追的矮窮矬。

不興奮?不興奮的那是白痴。

在魏霸腦袋宕機的時候,魏延已經開始拉磨了。「趙老將軍德高望重,雖說他不在乎禮物,可是如果不拿點有份量的禮物,又怎麼對得起趙老將軍的垂青?唉呀,這用什麼做禮物好呢?」

趙廣哭笑不得,連聲說道:「將軍,將軍,你言重了。家父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覺得魏兄是個可造之材,想和他……」

「我知道,我知道,趙老將軍是什麼樣的人,我還能不清楚?」魏延一瞪眼,隨即又發現他現在瞪的正是趙雲的親生兒子,立刻又換上一副笑臉。只是他變臉變得太快,讓趙廣有些無從適應。「仲德啊,我知道,趙老將軍不是那種在乎俗禮的人,可是他願意收我兒子為徒,對我來說,這是天大的喜事啊,如果不慎重一點,豈不是對他老人家的輕慢?你看啊,這樣行不行,你回去……不,我親自去向趙老將軍請示,能不能搞一個拜師宴,請丞相出面作個中人……」

趙廣一腦門黑線。這事兒搞大發了,魏延居然要請丞相出面做中人,你是怕我父親不肯真心傳授你兒子武藝嗎?

「魏將軍,不用這麼隆重吧……」

「要的要的,這是我魏家的大事,比成親還重要,可不能輕慢。」魏延不知道是在向趙廣解釋,還是在自言自語,想到得意處,禁不住哈哈大笑,笑得魏霸和趙廣面面相覷,毛骨悚然。

在趙廣的堅持下,魏延最終打消了設拜師宴,並請諸葛丞相做中人的打算,但是他備了一份厚禮,親自帶著魏霸來到趙雲的大營拜見。如果不是擔心丞相不高興,他恨不得把丞相送他的那副鎧甲送給趙雲做拜師禮。其熱情不僅搞得趙廣不好意思,就連魏霸都有些忐忑,生怕魏風看了不高興。

魏風很開心,根本沒有注意到魏霸的忐忑,他走路都帶著笑,親自捧著禮物走在最前面,一路上看到人,不管是不是認識,都很熱情的告訴對方,我弟弟魏霸要拜趙老將軍為師了。搞得對方莫名其妙,過了好半天,才想起來應該向他道賀。

魏霸心裡暖暖的,他知道自己太敏感了。也許主母張夫人有嫡庶之分,可是魏風卻從來沒有把他當成庶弟看待,在他的眼裡,他們都是好兄弟。

魏家父子還沒走到趙雲的大營前,幾乎整個大營的人都知道趙雲要收魏霸做徒弟了。趙雲也收到了消息,他迎出大帳,及時的伸手扶住要行禮的魏延,苦笑道:「文長,你這麼做,是不是有些過了?」

魏延頭搖得像個撥浪鼓:「趙將軍,你這是說的哪裡話來?你能看上我兒子魏霸,不僅是他的福氣,更是我魏延的福氣啊。我魏延不會說話,平時不怎麼到趙將軍這裡走動,可是我對趙將軍的敬重,那卻是沒有二話的。就是先帝在時,提起趙將軍也是讚不絕口的。」

趙雲連忙打斷了魏延,他看得出來,魏延是真的高興,高興得有些語無倫次了。他拉著魏延往裡走,一邊走一邊輕聲問道:「你到我營里來,可曾報與丞相得知?」

魏延一愣,一拍腦袋:「忘了!」

趙雲擺擺手道:「你先坐著,我剛剛派趙廣去丞相那裡了,希望還來得及。」

「這個……真是慚愧。」魏延滿面通紅,尷尬的站在那裡。他一時興奮過度,把這事忘了。將領們私下來往,雖說不犯禁令,可終究不是一件好事。

魏霸站在魏延身後,看著年過七旬,鬚髮花白,卻依然腰桿筆直,氣度從容的趙雲,聽著他不緊不慢,卻面面俱到的安排,心中暗自讚歎。不管趙雲有沒有做過高官,不管他有沒有顯赫的戰功,僅憑這份氣度,他就非同小可。他就像一塊純鐵,已經焠去了所有的鋒芒,進入重劍無鋒的境界。

他剛要跟著進帳,彭小玉忽然拽住了他的衣襟,走到他面前,伸手給他整理衣襟,輕聲說道:「少將軍,謹記大巧若拙,以誠相待,千萬別在趙老將軍面前耍心眼。」

魏霸愣了一下,沒等他明白過來,彭小玉已經斂手走到一邊,恭順的低著頭,看都不看魏霸一眼。

魏延父子入座。一向自負的魏延在趙雲面前卻很客氣,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