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54章強幹弱枝(第三更求票求收藏)

第054章強幹弱枝(第三更求票求收藏)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67

傅興吞吞吐吐的表情讓魏霸莫名其妙了很久。他和傅興認識時間雖不長,可是親近卻不遜於交往多年的死黨。傅興為他負了重傷,而他為了救出傅興大鬧輜重營,可以說是生死之交。傅興剛才為他解說定軍山之戰,順帶提及了一些往事,實際上也有知道魏霸以前不通軍事,對地形地利沒什麼概念,特地為他啟蒙的意思。那麼重要的事他都說了,偏偏提到楊洪的時候,他卻顧左右而言他。

魏霸頓時有一種感覺,楊洪的事可能是個關鍵。

見傅興不肯說,魏霸沒有再追問下去,他把這件事記在心裡,陪著傅興在沔水邊散步,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魏霸看著不遠處的陽平山,想著和白衣少女吵了一次架,接二連三惹出這麼多事,不禁有些後悔。這次把楊儀氣得吐了血,楊儀肯定不會罷休,接下來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衝突。

老爹魏延肯定不會讓步,如果能把楊儀氣死,他大概才會心滿意足,可是魏霸知道這麼做其實非常不明智。不管是魏家還是楊家,都是荊襄人,是諸葛丞相倚重的力量,如果他們內訌,諸葛丞相會很為難,最後不得不出面干涉,最可能倒霉的不會是楊儀,只會是老爹魏延。

歷史上,諸葛亮死後,主持退軍大計的就是楊儀,以前魏霸不太明白為什麼,現在他有些明白了。魏延人緣太差,又是一個武人,諸葛丞相不會把大權放心的交給他。楊儀的人品雖然也不怎麼樣,畢竟是他身邊的人,和蔣琬、費禕等人都還熟悉,不像魏延長期駐紮在漢中,與丞相府的人幾乎沒什麼來往,脾氣又臭,是個標準的獨夫。

這樣的人怎麼能團結大多數人,為蜀漢這艘大船掌舵。

如何化解這場衝突,是魏霸現在要考慮的問題,他不想將事態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讓諸葛丞相頭疼的後果是很嚴重的。事情的起因是白衣少女,可是現在找白衣少女和解恐怕也不來及了,以馬家的身份地位,也未必能左右楊儀。

魏霸有些煩悶,他覺得還是做技術活比較簡單,這人與人之間的算計太複雜了。千頭萬緒,又沒一個確切的說法,全靠猜的,簡直是模糊到了極點,就算用後世的模糊數學來推演恐怕都不夠。

俗話說得好,女人心,比海深。可是這些官場上的男人,哪一個沒有和女人一樣深不可測的心。

魏霸嘆了一口氣,覺得前途渺茫,眼前似乎有一道懸崖,印著魏家字樣的馬車正轟隆隆的向懸崖駛去,而他卻無能為力。

傅興見魏霸心不在焉,又聽到他嘆氣,也不禁嘆了一口氣,眉宇間浮上一層淡淡的憂慮。他當初替魏霸說句公道話,只是不想看著魏霸無辜受委屈,沒想到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而他又和魏家捆在了一起,接下來是福是禍,他也拿不準。按照明哲保身的做法,他現在應該和魏霸保持距離,可是想想魏家父子對他的照應,他又覺得這時候離開過於市儈。

他猶豫了很久,還是對魏霸說道:「阿霸,我們都是荊襄人,有些意氣之爭在所難免,可是千萬不能做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來。你和楊參軍別再爭下去了,這樣丞相會很為難的。」

魏霸苦笑道:「你以為我不想?我是不知道如何去解這個仇怨。楊儀父子現在對我恨之入骨,我說什麼他們也不會聽啊。難道讓我到丞相面前去請罪,說我錯了?」

「那倒不至於。」傅興笑道:「丞相沒時間為你們調解這些事,不過,你可以找諸葛喬,對他說,比對丞相說來得更容易一些。」

魏霸點點頭:「這倒也是個辦法,我找個機會去和他說說。」

傅興輕輕吁了一口氣,他原本還擔心魏霸不肯低頭,非要和楊儀死嗑到底。聽到魏霸這句話,他算是放了心,又覺得有些欣慰。魏延是不肯吃一點虧的人,魏風也是個頭腦比較簡單的武夫,沒想到魏霸卻還知道進退,也算是個能讓人感到一點欣慰的事。

就在魏霸和傅興在沔水邊商量的時候,楊儀和魏霸較量算學,被魏霸擊得大敗,以至於吐血的事已經在大營里悄無聲息的傳開。在場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權貴子弟,多少知道一些其中的厲害,再加上很多人縱使不喜歡楊儀,卻未必願意支持魏霸,所以這件事雖然轟動,卻不是村夫民婦般的傳播,只是在高層之間流傳,而為數眾多的普通人卻渾然不覺。

諸葛喬有些拘謹的走進了中軍大帳,默不做聲的跪在諸葛亮的面前。諸葛亮正背著手,在帳中緩緩的踱著步,聽到諸葛喬進來,他轉過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動了動,卻什麼也沒說。過了一會兒,他嘆了一口氣:「伯松,起來吧,這件事……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連我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諸葛喬愧不敢當,嚅嚅的起了身,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

馬謖、費禕坐在一旁,臉色也有些難堪。諸葛喬之前把魏霸要向楊儀挑戰算學的事傳回來,他們的一致意見是不予干涉,一方面是給諸葛喬一個獨立處理事務的機會,看看他把握大局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想讓魏霸丟個臉,讓楊儀有機會找回面子,平衡一下,然後再作調解。他們萬萬沒想到會這是個結果,楊儀不僅輸了,而且輸得吐了血,可謂是徹底的慘敗。

這個結果別說諸葛喬沒有估計到,所有人都沒估計到。

在一陣難堪的沉默之後,馬謖首先說道:「丞相,伯松適時的結束比賽,處理得很妥當。」

諸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