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53章定軍山往事(第二更,求三江)

第053章定軍山往事(第二更,求三江)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556

楊偉大吃一驚,尖叫著撲了上去,將楊儀摟在懷中,手足無措的擦著楊儀嘴邊的鮮血。諸葛喬也不敢怠慢,連忙上前查看,見楊儀臉色蒼白,氣息微弱,也嚇得不輕,愣在那裡,不知道如何處置才好。

其他人見楊儀出題出得吐血,剛剛放鬆的心情一下子又提了起來。魏霸雖然放了楊儀一馬,可是楊儀吐了血,這事又豈能輕輕放過。他們互相看看,不禁暗自嘆息。

一直冷眼旁觀的馬岱分開眾人,走上前去,翻開楊儀的眼皮查看了一下,起身喝道:「楊參軍身子弱,曬得太久,有些虛弱。來人,把他抬到帳里去,喝點水,休息片刻。」說完,他又沖著諸葛喬使了個眼色,低聲道:「快讓人去請醫匠來,注意一些,不要把事情鬧得太大。」

諸葛喬聽了馬岱的話,這才如夢初醒,連忙把楊儀攔腰抱起,送到大帳里,又讓人悄悄的去找醫匠。

他們忙成了一團,馬岱卻沒有亂了陣腳,他鎮定的說了幾句場面話,就在陽光下開始評判那些想考武職的人的成績。雖然陽光此刻有些炙熱、刺眼,大家的心情也有些不安,可是他卻一點也不在意,依然不緊不慢,有條不紊。在他的引導下,那些年輕人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

魏霸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馬岱,對他此刻表現來的城府深表敬佩。不過,有此人以後將為無間道,砍下老爹首級的先入為主,他對馬岱此刻的表現更多的是警惕,而不是敬重。

事情已了,少女回到了馬岱身邊,低著頭,一聲不吭。魏霸有些遺憾,看看沒自己什麼事了,轉身推著傅興離開了中軍。一行人慢慢的走在沔水邊,傅興還沉浸在剛才的事件中不能自拔,他輕拍著輪椅的扶手,讚嘆不已。

「想不到你不僅有一雙巧手,還有如此高深的算學。能將楊參軍難成這樣,實在是駭人聽聞。」傅興看向魏霸的眼神中多了些敬畏:「阿霸,你遇過明師?」

魏霸吸了吸鼻子,沒有正面作答。他是有過明師,不過這個明師不能告訴傅興。實際上,他現在還不知道怎麼解釋他不認識那些題目,卻能解出題的矛盾。因為論將的事,諸葛喬明顯已經開始懷疑他了,那個問題也要事先想好借口。虧得諸葛丞相現在還沒有寫《將苑》,要不這個謊可真圓不起來了。當時只圖一時痛快,現在回想起來卻有些後悔。

「數乃自然之理,本來就存在天地之間,只要用心去體悟,就可以明白。」魏霸掩飾的說道:「其實今天楊參軍並沒有出全力,他大概是太輕視我了,只出了一些《九章》中常見的題,最多稍加一點變化而已,若非如此,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傅興將信將疑,見魏霸不肯明說,也識趣的沒有再問下去。他坐了半日輪椅,已經能自己轉動車輪而行,心裡非常高興。平時行走自如,縱馬賓士,他也沒覺得有什麼好處,可是在榻上躺了兩天,他卻真切的感受到了能行走的幸福。他面對沔水,看著沐浴中燦爛陽光中的定軍山,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你知道嗎,我父親和令尊一樣,都是在定軍山一戰中立功升職的。」

魏霸好奇的問道:「你知道當時的情況?」

「我哪裡知道,我當時還小,跟著母親在成都,只有兄長伴隨父親身邊,這些事都是後來聽父親和兄長說的。不過那一戰真是兇險之極,就連我們身在成都的人都感受到了前線的巨大壓力。」

「有這麼嚴重?」

「當然了。漢中是巴蜀門戶,當初曹操趁先帝與孫權爭奪江南的時候,突然出兵攻佔漢中,大有趁勢進兵巴蜀之意,成都一日數驚。先帝不得不與孫權媾和,緊急回到巴蜀。最後雖然保住了巴蜀,卻也埋下了丟荊州的後患。若是東吳的勢力沒有因此進入荊州,關侯又怎麼可能被東吳所襲破。」傅興低下頭,嘆息半晌:「雖說按照你的觀點,關侯算不上名將,可是關侯的襄樊之敗,也著實非戰之罪。」

魏霸心中一動,站在傅興身邊,沉思了半晌。他想起在公文里看到的有關廖立的事。廖立被廢,其中有一條罪狀就是「誹謗先帝」,據老爹說,指的就是廖立指責劉備當年與孫權爭奪江南四郡,以至險些讓曹操突入巴蜀的事。傅興說這件事是後來關羽覆敗的引子,從道理上說,也說得通,至少可以說明,這在成都不是什麼秘密,那些位高權貴的人之間有這樣的說法流傳。

「你覺得與孫權分割江南,是後來關侯覆敗的原因之一?」

傅興苦笑了一聲:「還還用說,如果不是呂蒙在陸口,關侯又何必多留兵馬在公安、江陵,樊城又怎麼會久攻不下,後來呂蒙又怎麼可能輕易的突入南郡。這一切的根源,其實都在那次爭江南。」

魏霸沒有吭聲。他對江南的情況了解有限,事實上,荊州的整個形勢如何,他只有一個粗略的概念。後世有人評價諸葛亮的隆中對,說隆中對有先天缺陷,其中一條就是忽略了跨有荊益對東吳的壓迫,造成了東吳勢必不可能讓劉備穩定的佔據荊州。換句話說,就算劉備不想與孫權發生衝突,孫權也不會坐視這個局面。而事實上,也是孫權主動來爭荊州的,所謂借荊州一說,不過是借口,不管劉備是不是借的荊州,孫權都會來爭。

傅興把關羽之敗歸結於爭江南的問題,很難說對還是不對。

「漢中失守,導致曹操的兵鋒隨時可以進入巴蜀一帶。事實上,從張魯投降之後,夏侯淵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