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51章再斗楊儀(中)(求三江票)

第051章再斗楊儀(中)(求三江票)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46

在眾人的注視下,魏霸笑了,點點頭:「多謝楊參軍大人大量,我儘力一試便是。」

「很好,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年輕後生,有勇氣,有擔當。」楊儀也笑了起來,笑得很開心,笑得很得意。他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楊偉已經拿來了一疊紙,磨好了墨,舔好了筆,雙手送到他的手中。楊儀接過筆時,父子倆交換了一個眼神,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出了一絲得色。

楊儀提筆在手,慢慢的寫著,時間不長,他便寫好一道題,楊偉立刻接過,一溜小跑的走到魏霸面前,甜媚的笑道:「魏君,第一道題在此,你可以試著解了。」

魏霸接過紙,瞟了一眼,不禁眉頭一皺。楊偉見了,不禁大喜,臉上的笑容更盛。

他猶豫了片刻,站起身來,向著楊儀拱拱手:「楊參軍,我可以向人請教嗎?」

楊儀愣了一下,隨即又笑了起來,點點頭:「當然可以,在座的人,你隨便請教,只要他們願意。」

聽了楊儀這句,旁邊圍觀的年輕人面面相覷,他們之中倒是有人想幫魏霸,可是想想自己的算學水平,只怕上去也幫了不忙。魏霸環顧一周,看到的全是畏懼和慚愧的目光,卻沒一個人敢過來。他看看傅興,傅興也無聲的搖搖頭,臉苦得像條瓜,連連擺手,慚愧之色比其他人還要濃上幾分。

魏霸眉毛一挑,轉身走到少女面前,拱拱手:「姑娘,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少女紅了臉,期期的說道:「我……我的算學……」

魏霸笑道:「姑娘誤會了,我不是要請你和我解題,是楊參軍的文字太古拙,我看不懂。姑娘出身扶風馬家,家學淵源,想必是能看懂這些意思的。我只要姑娘幫我解釋一下這道題的意思就行了。」

少女詫異的看著魏霸:「你看不懂題的意思?」

魏霸不好意思的聳聳肩:「我都已經承認讀書少了,你也不用特意點出來吧?」

楊儀父子聽了,不禁啞然失笑,連題都看不懂,只能說明他根本沒有見過這些題,也沒有研究過相關的算學典籍,就這樣的水平,怎麼可能解出來?楊儀心中更有把握了,時間不長,他轉念一想,將正在寫的一道題揉成一團,扔在一邊,重新扯過一枚紙,寫了一道相對簡單的題。他倒不是想放魏霸一馬,而是不想讓人看出他故意刁難後輩,反正對於魏霸這種不學無術的貨來說,高難度的題也是浪費。

少女有些遲疑:「你確定?」

魏霸點點頭,伸手相邀。少女雖然頗有馬家遺風,有著中原女子少見的爽朗,可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被這麼多同齡少年看著,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她紅著臉,低著頭,跟著魏霸來到案前坐下,拿起楊儀出的那道題,仔細的看了一會,輕聲將題意解釋了一遍。魏霸細細的聽了,又問了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兩人並肩坐在一起,一起看那張紙,說話的時候又互相看著對方,乍一看是那麼親密。少女面帶羞紅,神情羞澀,倒像是剛剛成親,與夫婿並肩讀書的新婦一般,只是眼前有太多的人圍觀,情況頗有些尷尬。

魏霸看著少女羞紅的臉,聞著少女淡淡的體香,聽著她有些發顫的聲音,不禁有些心猿意馬。少女雖然沒有正眼看他,卻能感覺到他正盯著自己的臉看,羞意更濃,她忍不住嗔道:「你在聽題嗎?」

魏霸一驚,連忙笑道:「我正聽,姑娘請說。」

少女瞪了他一眼,對他此時此刻依然心有旁騖感到不滿。她輕咬櫻唇,把題細細的解釋了一遍,然後定定的看著魏霸,眼神中充滿希冀。她自己對這道題一頭霧水,根本找不到一點頭緒,可是她卻希望能從魏霸的臉上看出一點希望,雖然她自己也知道這是多少渺茫。

魏霸沉思片刻,點頭道:「我明白了。」他提筆在手,卻沒有在紙上寫,而是倒轉毛筆,以筆尾在席旁的地上划了起來。少女坐在他左側,看不到他在地上劃些什麼,但是看到他在計算,看起來似乎有點頭緒,有可能解出這道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魏霸在地上划了片刻,微微一笑,拿過脫在一旁的鞋,將地上的那些演算草稿抹掉。他用的是阿拉伯數字,這個時代根本沒見過,如果讓別人看到了,那肯定又是一個大新聞。好在這個時代解題要的只是結果,沒有讓他一定要寫解題過程,別人在紙上是看不出什麼破綻的。

魏霸提筆在手,端端正正的在紙上寫下答案,然後放下筆,靜靜的看著楊儀,等他的第二道題。諸葛喬見他如此鎮靜,倒有些意外,主動走上前,拿起案上的紙看了一眼。他只看到答案,卻沒有過程,自然是看不明白對錯,只好走到楊儀面前,將紙遞給他,然後注意觀察楊儀的臉色,以分辨魏霸的解答是否正確。

少女此刻的心情比諸葛喬還要忐忑,她的目光彷彿附在了紙上,從面前的案上一直轉移到楊儀的臉上,不同自主的屏住了呼吸,想從楊儀臉上細微的神情的變化中看出魏霸的答應是否正確。第一道題,就如兩軍交戰的第一次戰鬥,對士氣有很大影響,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能決定整個戰局的走向。

楊儀這時候已經寫好了第二道題,他一手將第二道題交給楊偉,一手從諸葛喬手中接過魏霸的答案。只是掃了一眼,稀疏的眉頭便是一皺,

隨即有一抹悔意從眼中閃過。

諸葛喬從他的表情中看出魏霸的答案是對的,不過,他不太明白楊儀為什麼有些後悔。就算魏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