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50章再斗楊儀(上)第二更,求三江

第050章再斗楊儀(上)第二更,求三江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261

短暫的寂靜之後,是一片嘩然。諸葛喬連忙上前,連推帶拉的將魏霸拽到一邊,急赤白臉的說道:「魏兄,你瘋啦,非要自取其辱才甘心?」

馬岱身後的少女也臉色發白,咬著嘴唇思索了片刻,附到馬岱耳邊,低語了幾句。馬岱側著頭聽了,目光閃爍,回過頭看了少女一眼。少女央求的看著他,連連點頭。馬岱嘆了一口氣,起身離席,走到魏霸面前,沉聲喝道:「魏霸,休得無禮。今天是丞相府擇吏,武職試射藝和兵法,文職試詩賦和策論,可沒有算學一項。你要是想就算學向楊參軍請益,以後有的是機會,不要節外生枝。還不快快退下。」

他一邊說著,一邊給魏霸連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倔強了,接下來楊儀那邊的事自有他處理。諸葛喬聽了,忙不迭的將魏霸往旁邊拉,想將他帶離這個是非之地。

大家有這樣的反應實在很正常。楊儀雖然人品不怎麼樣,性格也過於偏激,但是他能在丞相府有這樣的地步,憑藉的卻不是襄陽楊家的名望,而是他過人的計算能力。可以這麼說,他的計算能力在丞相府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就算是擴展到整個蜀漢,甚至是天下,楊儀的這個才能也是屈指可數的。真正的算學和武學一樣,要靠傳承,不是自己看看書就能悟得出來的,魏霸要以算學向楊儀挑戰,結果不言而喻,正如諸葛喬說的一樣,是自取其辱。他受了辱沒關係,魏延可是個不吃虧的人,指不定又要生出什麼事來找回面子。

魏霸沉默了片刻,躬身領命:「喏,多謝馬校尉。」他又看了一眼撫著胸口,輕輕吐氣的少女,微微頜首致意。少女綳著臉,不自然的笑了笑,有些歉意,又有些得意。

魏霸能猜想到她的歉意和得意,不過他不想多說什麼。這件事是自己口無遮攔惹起來的,已經惹出了不小的風波,看似一路順利,其實背後的禍根可不小。如果能就此讓一步,把事情化解了,他也樂見其成。馬岱出面攔他,他不能不給馬岱一個面子,將來也好借著這個機會向少女說句軟話,就此打住。

馬岱見魏霸沒有再堅持,還算是滿意,他轉過身,剛打算去勸楊儀,卻見楊儀面帶冷笑,一手負在身後,一手輕輕的推開馬岱,向魏霸招了招手,連看都沒看馬岱一眼。

「小子,來。」

馬岱的臉頓時脹得通紅。他知道自己不是荊襄一系,更沒什麼學問,所以對楊儀已經足夠尊敬了。主動出面化解他和魏霸的爭執,一方面當然是因為少女的哀求,另一方面其實也是為楊儀著想。以楊儀的身份和魏霸較量算學,勝了不可喜,萬一敗了,卻是個大大的笑話。正是出於這樣的考慮,他才會出面攬下此事,沒想到楊儀根本不打算給他這個面子,連開口的機會都不給。

馬岱非常尷尬,卻還是老著臉走上前去,攔住楊儀的去路,低聲道:「楊參軍……」

「馬校尉,你這是何來?」楊儀毫不客氣的打斷了馬岱的話,「丞相讓你擔任武職的考官,可沒有授你監督我的權利啊,莫非你想連我的差事也一併兼任了。」

聽了這句話,馬岱張了張嘴,所有的話都說不出來了。他看看楊儀,默默的低下了頭,躬身讓在一邊。楊儀這句話說得很陰毒,馬岱如果再堅持,那就有要奪權的嫌疑了。他們看起來是文武並列的考官,可是馬岱清楚,在丞相——或者是所有人的心目中,楊儀的身份肯定在他之上。

被楊儀當著面指出這一點,馬岱覺得很丟臉,胸中湧起一股怨氣,臉上卻不露出分毫,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坐看事態發展。他甚至有些期盼接下來魏霸輸得更慘一點,好激起魏延的怒氣,將來加倍的還給楊儀。

對於魏霸勝過楊儀,讓楊儀丟個臉的可能,馬岱連考慮一下都沒有,直接忽略掉了。對於稍有理智的人來說,這都是個不可能出現的結果,只有瘋子才會把希望寄托在這上面。

少女見馬岱被楊儀粗暴而無禮的拒絕了,怒氣頓生,可是一看到楊儀一步步的逼向魏霸,又不禁為魏霸擔心起來,趕到馬岱面前,連連央求。馬岱無奈的搖搖頭,示意自己無能為力。

楊儀在眾人矚目的享受中走到了魏霸面前,看著魏霸那張平靜的臉,越發的生氣,恨不得此刻就將魏霸羞辱得無地自容。「你要討教算學?很好,我最喜歡有上進心的後輩。說實話,我和丞相的看法差不多,並不認為詩賦之類的有什麼用處,文章寫得再好,只能供人茶餘飯後消遣而已。算學雖是小道,卻可以解決很多實際問題。」

魏霸無聲的笑笑,笑得很淡定,既沒有心虛,也沒有張狂,似乎只是在聽一個道理似的。如果不是因為他之前已經向楊儀發出挑戰,會讓人覺得現在只是一個後輩在聽前輩教誨。

而楊儀的確也有這種感覺。上次在魏霸手中吃了個悶虧,他耿耿於懷,魏霸說的那道題並不是太難,後來他很快就解出來了,問題是這道題當時卻成功的干擾了他的注意力,致使魏霸偷襲得手,讓他所有的計劃、安排都落了空,成了一個大笑話。

傅興被魏家父子搶走了,那個彭家的小姑娘也被魏霸要走了,他本人被魏霸像拎一隻雞似的押到了丞相面前,真是丟人丟到了家。他和魏延發生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衝突,從來沒有哪一次這麼丟人的。

這些天,他一直等待著機會討回這個面子,如今這個機會送到了他的面前,別說是馬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