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49章白卷

第049章白卷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564

楊偉沒想到魏霸在這種場合居然也會口出穢言,一時沒反應過來,因為瞪得太大,而顯得眼球有些小的眼珠轉了兩下,突然滿臉通紅。他向後退了兩步,勃然大怒,伸出手指,戟指魏霸,剛準備破口大罵,突然看到一旁的諸葛喬面色不善,再想起旁邊不僅有很多人圍觀,還有女子在場,連忙緊緊的閉緊了嘴巴。

沒出口的話可以收回來,可是伸出去的手指,卻怎麼也不能就這麼收回來,他指著魏霸,氣得話都說不周全:「你……你……」

魏霸向後靠了靠,哼了一聲,臉上的笑容更盛,他揉捏著手指,談笑風生。

「很久以前,有人用手指著我,被我擰斷了兩根手指,打了一頓屁股。前天,劉琰用手指著我,被我擰斷了一根手指,打了一個耳光。你現在又用手指著我,不知道想斷幾根手指,打什麼地方?」

站在魏霸身後的敦武聽了這話,回想了一下,不由得暗自發笑。少主最近好像是多了一個不好的習慣,動不動就擰斷人的手指。不知道今天這個蠢貨會不會遭到同樣的厄運。

楊偉不知道在此之前魏霸已經擰斷過張管事的手指,但他知道劉琰有兩根手指被魏霸擰斷,還被魏霸狠狠抽了一個耳光。聽了魏霸這句威脅意味十足的話,他下意識的把手收了回去,藏在胸前。剛剛收好,又覺得這樣未免太過膽怯,抖抖簌簌的又想伸出來,和魏霸較個高下,可是一看魏霸那躍躍欲試的眼神,又怕魏霸真的擰斷他的手指,就像劉琰那樣,猶豫了半天,也沒敢再伸出來,可是一張小白臉卻已經憋得快要滴血。

「你要不要試試?」魏霸不時的捏放著雙手,誘惑的說道:「我很利索的,一下就好。」

正在觀看射箭的眾人發現了這邊的衝突,紛紛轉過頭來,連正在射箭的那個人都不射箭了。考官席上的馬岱見了,看看楊儀,剛準備起身制止,卻被楊儀抬住了。楊儀陰著臉,雙目垂簾,扶在案上的手卻是青筋暴露,顯然已經快要爆發了。

楊偉的眼神躲閃起來,本能的想避開魏霸兇惡的眼神,可是又不肯就這麼讓步,僵在那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偷眼看了一眼楊儀,更不敢就此退去。諸葛喬靜靜的看著,待了片刻,等楊偉快要撐不住的時候,這才起來解圍:「元休,還不去準備你的文章,和魏兄鬧什麼鬧?他是急智之人,待會兒出口成章,你行嗎?」

楊偉如釋重負,灰溜溜的走了。停下來看熱鬧的眾人見狀不妙,也紛紛扭過頭去,佯裝繼續觀看射箭,彷彿剛才那一幕對峙根本沒有發生過似的。楊儀暗自鬆了一口氣,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兒子一眼,眼角抽搐了兩下,臉上有些無光。

馬岱也重新坐了下來,仔細觀看正在射箭的人。坐在他身後的少女柳眉微挑,看向魏霸的眼神中既有些生氣,又有些詫異,還有幾分讚賞。

魏霸沒有注意到這些,他向諸葛喬靠了靠:「諸葛兄,你真要看我的笑話?」

諸葛喬眉毛一挑:「魏兄此話從何說起,我怎麼是要看你笑話呢?」

魏霸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諸葛喬:「我把你當朋友,你卻想把我當猴耍,是吧?還說什麼出口成章,我要是能出口成章,還會坐在這兒?」

諸葛喬啞然失笑:「原來是為了這事啊,那魏兄可就太謙虛了。剛才魏兄論將,不就是出口成章?寫下來,一字不用改,便是一篇上好的文章,就是丞相見了,也會大加讚賞的。不瞞你說,丞相閑時,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卻遠沒有魏兄說的這麼周密。」

魏霸大汗,這本來就是諸葛丞相的大作,我只是抄襲的好不好?他有些微惱:「我都說了,那不是我自己的看法,那是我聽來的。」

諸葛喬不緊不慢的問道:「那敢問魏兄,是從哪兒聽來的?能有這麼高明的見解,想必不是什麼普通人吧?能不能帶我去拜訪拜訪?」

魏霸無語。拜訪還不簡單,你是大寶天天見啊。不過這話諸葛喬肯定不會相信。他撓撓頭,起身要走,諸葛喬拽住了他,笑道:「你想臨陣脫逃,不怕鎮北將軍的虎威?」

想起老爹那張臭臉,魏霸不敢走了。他幽怨的看著諸葛喬:「我說,你丫的太不厚道的,挖坑讓我跳,是吧?」

諸葛喬一臉委屈,攤開手道:「魏兄,你可真是冤枉我了。」

魏霸切齒,指指諸葛喬:「有你的,你給我記著。」過了會兒,他又道:「這是遺傳你生父,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諸葛喬眨眨眼睛,一臉茫然的看著魏霸。魏霸無語了,他算是明白了,諸葛喬這小子就是蔫壞的種,還是坑死人不償命的那種。到了這一步,他算是真的騎虎難下了。

他急得抓耳撓腮,可就算是他抓破了臉皮,也寫不出詩賦,詩還好一點,勉強可以偷兩首,這賦可怎麼辦?一篇也不會啊。至於論,那更是抓瞎。他的偶像是諸葛亮,可是諸葛亮頭上有一大堆頭銜,什麼軍事家、政治家,甚至是能呼風喚雨的妖道、算命大師,唯獨沒有文學家。

丞相啊,你為什麼不是文學家呢?

要不,老子也上去射箭算了,運氣好也許還能蒙上一兩次。魏霸有些想破罐子破摔了。

諸葛喬關心的看著魏霸:「魏兄,你沒事吧?」

「你說呢?」魏霸沒好氣的說道:「我事兒大了。我跟你說,我要是急出什麼病來,你就是罪魁禍首。」

諸葛喬幸災樂禍的看著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