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47章魏霸論將(第二更,求三江票)

第047章魏霸論將(第二更,求三江票)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687

「元休!」諸葛喬生氣了,輕輕的一推楊偉:「君子懷德,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伯松,你怎麼不說君子不器。」楊偉嘴角一歪,反言相譏:「魏君做了這麼簡陋的車,怎麼對得起仲簡,我實在是看不過去,這才仗義執言,有何不可?」

諸葛喬沉下了臉,剛要再說,魏霸伸手,輕輕的拉住了他。他看著楊偉那張可惡的小白臉,暗自罵了一聲。什麼君子不器,你分明四體不勤,五體不分,只會夸夸其談,卻做不了什麼實事,反拿什麼君子不器來說事。老子只是沒這本事,要不然,使出大唐書院二層樓的不器意,一指就滅了你的器,讓你徹底不器,真正陽萎。

他心裡罵得惡毒,臉上卻平靜如初,雖然沒有了虛偽的笑容,卻還是保持著冷靜。他淡淡的說道:「楊君教訓的是,這車的確比較簡樸。不過,這也是事出無奈。傅興因我受傷,我只想著能帶他出來透透氣,散散心,所以這車的要求也就是安全便捷,來不及想得太多,正如楊君所說,是簡樸了些。不過卻不是我魏家吝嗇,這幾個工錢,我魏家還是花得起的。」

他微微一笑,又道:「楊君如果以後有需要,我一定讓工匠為你描龍繪鳳,做得富麗堂皇,一定配得上楊君的翩翩氣度。」

楊偉見魏霸承認簡樸,自以為得計,剛剛想乘勝追擊,再損魏霸兩句,不料魏霸卻說將來也要為他做一輛,頓時變了臉色。這車雖然新奇,卻顯然不是正常人坐的,他年紀輕輕,如果要做這樣的車,自然是和傅興一樣被人打斷了腿。再考慮到魏家和楊家的關係,那魏霸威脅的意味就不言而喻了。

「魏君是在威脅我嗎?」楊偉沉聲道,白晳如少女的麵皮上再也看不到一點笑容,只有嚴冬的寒霜。

「這話從何說起?我什麼時候威脅過足下?」魏霸很無辜的攤攤手,「這麼多人在場,你可不要污陷我。」

「巧舌如簧,顏之厚矣。」楊偉拽了一句文,冷笑道:「魏君如果膽氣不足,又何必口出狂言,既然說了,又何必不敢承認?」

「我何嘗說了?」魏霸也沉下了臉,「楊君,光天化日之下,你難道想血口噴人,污我以罪?我如果說過,就不會否認,可是如果沒說錯,你也別想賴我。」

「哈哈哈……」楊偉仰天大笑,笑了兩聲,見沒人附和,不免有些訕訕。他冷笑一聲,逼視著魏霸的眼睛:「那我來問你,你有沒有說過,關侯、張侯只是匹夫之勇,算不得名將?」

魏霸心頭一緊,心道果然便來了,難道這個小白臉就是那丫頭找來的打手?這還真是奇了,那丫頭英氣不亞於男子,這小白臉卻是個弱不禁風的書生,難道是互補嗎?一想到那少女俏麗的身影,魏霸又想起早上的遭遇,不禁有些蠢蠢欲動,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快從心裡湧起。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幾個看向這邊的年輕人面色不善,盯著他的目光有如仇人,心道這幾個小子莫不就是關羽、張飛的後人?他們想幹什麼,想圍毆嗎?媽勒個逼,我還就不信了,你們幾個小子敢在丞相的中軍大營對老子不利。

「是,我的確說過。」

「呵呵呵……」楊偉得意的笑了起來。他回頭看了一下那幾個面色更加難看的年輕人,嘴角一撇:「二位君侯,不知有何感想。」

兩個年輕人越眾而出,緩緩走到魏霸面前,同時拱了拱手。

「河東關興,敢向魏君請教,何為名將?」

「涿郡張紹,敢向魏君請教,何為名將?」

魏霸看看身材魁梧的關興,再看看眉清目秀,一點也看不出猛張飛半點影子的張苞,嘴裡有些發苦。他猜到楊偉剛才問他那句話就有用意,接下來肯定會有人發飈,可他沒想到居然是兩位君侯一起出面。他們都是有爵位在身的人,都是貴族,自己可是個白身,和他們作對肯定不是一個層次,更何況自己還說了這樣的話。

他瞟了一眼那座一直沉默的大帳,心道那丫頭莫非現在就在帳里,等著看老子的笑話?不過,你註定要失望了,別說這兩個小君侯來,就是關羽、張飛今天復活,老子也不改口。

「魏霸見過二位君侯。」魏霸很恭敬的拱拱手,態度很誠懇,語氣卻很堅決:「二位君侯將門之後,想必不會連什麼是名將都不清楚吧?」

關興和張紹顯然沒想到魏霸被抓了個現形,居然還這麼理直氣壯,他們互相看了一眼,關興又接著問道:「正要請教魏君。」

魏霸眉心輕蹙,沉思片刻,重新開口時,語氣中已經多了幾份莫名的惋惜。他淡淡的說道:「我偶爾聽一位高人說過,將材有九:

導之以德,齊之以禮,知其飢寒,察其勞苦,此之謂仁將;

事無苟免,不為利撓,有死之榮,無生之辱,此之謂義將;

貴而不驕,勝而不恃,賢而能下,剛而能忍,此之謂禮將;

奇變莫測,動應多端,轉禍為福,臨危制勝,此之謂智將;

進有厚賞,退有嚴刑,賞不逾時,刑不擇貴,此之謂信將;

足輕戎馬,氣蓋千夫,善固疆場,長於劍戟,此之謂步將;

登高履險,馳射如飛,進則先行,退則後殿,此之謂騎將;

氣凌三軍,志輕強虜,怯於小戰,勇於大敵,此之謂猛將;

見賢如不及,從諫如順流,寬而能剛,勇而多計,此之謂大將。

愚以為,要稱名將,如果不說那些虛名,而是能傳之千古的威名,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