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44章李氏三龍

第044章李氏三龍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32

魏霸心很虛,沒有一點穿越者的自豪和驕傲,甚至覺得自己是穿越黨的恥辱。論武,他也就是遺傳老爹的身高還說得過去,真正的實力估計也就是欺負欺負楊儀那樣的書生——還得趁他不注意,真要和同齡人放對,肯定會輸得很難看。論文,他更是心慌慌,做詩也許還能偷幾首唐詩,做賦?天啦,我是一句也不會啊,要是論經義,我勒個去,我自殺算了,省得給老爹丟人,回來挨一頓暴揍。

「這個……我最近有點小忙,不知道能不能走得開。這樣吧,我向家父請示一看,看能不能……」

「我已經向魏將軍請示過了。」諸葛喬笑得很燦爛,還有一些蔫壞,好像早就想到魏霸會推託似的。他壓低了聲音,湊到魏霸耳邊。「不瞞你說,丞相有意挑選一些有潛質的年輕人入府,這次說是聚會,其實是個考試,只不過沒有公開說,我只告訴你一個人。」

魏霸撓頭了。蜀漢說是有天子,可是絕大部分人眼裡只有丞相府,能進入丞相府,哪怕是做一個普通的辦事員,將來的仕途也比其他人起點高得多。老爹肯定是聽到這個動了心,所以才一口答應,他卻不知道,丞相府的門檻可高,爬得進去固然得意,爬不進去可是很丟臉的,更何況現在你兒子其實是個贗品,根本不是人家對手。

「那……我也得去請示一下啊。」魏霸厚著臉皮說道,連他自己都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至少要把手頭的事移交一下,免得耽誤了正事。」

諸葛喬眨眨眼睛,似乎也有些無奈,他和趙廣交換了一個眼神:「既然如此,那魏兄就去吧,我相信魏將軍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不會阻攔的。」

魏霸也是如此想,不過,老爹不是通情達理,而是死要命子,根本不管兒子能不能撐得起這個面子。能要的面子一定得要,不能要的面子想辦法也得要,真是難死個人啊。

送走了諸葛喬和趙廣,魏霸一溜小跑的去找老爹。魏延正在練兵,聽了魏霸的話,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知道了,諸葛喬剛才已經對我說過,不就是年輕人互相切磋嗎,有什麼好擔心的。去,我還就不相信了,我魏延的兒子會不如他們?」

魏霸心道,老爹唉,說句打擊你的話,你兒子還真不如他們。不過他考慮了半天,還是沒敢說出來,怕老爹當場翻臉,當著幾千將士的面揍他屁股,那他就真的沒法活了。

接下來的這一天,魏霸做事都有些心神不寧,一想到明天就要被人糗得無地自容,他就覺得一陣陣心慌。可是他也沒什麼好辦法,現在練武好像也來不及了,讀書?更來不及。

晚上,他正托著腮在帳里唉聲嘆氣,彭小玉帶著那個木匠大叔進來了,木匠大叔喜滋滋的抱著新做的足浴盆,獻寶似的送到魏霸面前,有意無意的將雕了一頭猛虎的那一面展現在魏霸面前。可惜他的媚眼全白拋了,魏霸正煩著呢,根本沒心思看他的作品,揮了揮手:「放那兒吧。」

木匠大叔很失望,很鬱悶,看了一眼自己一天的勞動成果,耷拉著腦袋向外走。彭小玉見了,趕到帳外,叫住了木匠大叔,從懷裡掏出一把五銖錢:「等等,這是少將軍賞你的,拿去買點酒喝。」

木匠大叔頓時眉開眼笑,捧著錢,就準備進帳給魏霸謝恩,彭小玉攔住了他,低聲道:「少將軍正在忙,你就不要進去了。」

「唉,好咧,以後少將軍有什麼東西要做,直接找我王五便是。」木匠大叔將錢揣進懷裡,哼著小曲,邁開大步,喜滋滋的走了。

魏霸在帳里聽到了他們的話,不禁暗自慚愧,又有一些得意。這個足浴盆是私活,按理說都應該給點小費的,自己把這事都給忘了,虧得有彭小玉提醒,要不然可就留下吝嗇的壞名聲了。老爹對下人一向豪爽,自己可不能壞了家風。

等彭小玉進了帳,魏霸很真誠的說道:「小玉,謝謝啊。」

彭小玉有些意外,臉上飛起一抹羞色。「沒什麼,少將軍要做大事,這些查漏補闕的小事是婢子應該做的。少將軍,這足浴盆做好了,你說的藥材,我也去找來了,馬上就洗,還是等一會兒?」

魏霸把公文扔在一旁,有些懊喪的說道:「沒心情看了,你去準備水,我早點洗了上床睡覺。」

彭小玉抿嘴一笑,轉身去弄好,時間不長,熱氣騰騰的一桶水便準備妥當,各種準備好的藥材也放了進去,一種淡淡的葯香在帳中瀰漫開來,沁人心脾。彭小玉挽起袖子,露出半截白生生的手臂,試了試水溫,便抱起魏霸的腳擱在自己的膝上,脫了襪子,放到盆中,這才抱著腿坐到魏霸對面,下巴擱在膝蓋上,目不轉睛的看著足浴桶里冒出的熱氣出神。

魏霸有心思,也沒有注意到彭小玉的神色有異常,他拿起案上的公文想看,可是看了兩行,又覺得看不下去,甩手扔了回去。反覆兩三次,彭小玉突然說道:「少將軍,你是在擔心明天的聚會嗎?」

魏霸瞥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的?」

彭小玉慢悠悠的說道:「這件事整個大營都傳開了,我當然知道。」

「整個大營都傳開了?」魏霸嚇一跳,這也太誇張了吧?

彭小玉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見魏霸神色緊張,不由得輕笑一聲:「少將軍,你想得太多了。這又不是專門針對你的。」她頓了頓,又道:「當然了,少將軍肯定是一個比較重要的人選。」

「比較重要?為什麼這麼說?」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