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41章初窺門徑

第041章初窺門徑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49

程安正在忙碌,看到魏霸來看他,一時有些詫異,聽了魏霸的來意,他放下手中的筆,直起腰,捏起空心拳頭輕輕的敲著,沉吟半晌,笑道:「我程家哪裡敢稱什麼漢中四姓,少將軍別聽那小姑娘信口開河。」

「老先生謙虛了。」魏霸道:「還請老先生指教。」

程安擺擺手,示意人給魏霸拿來了坐席,請魏霸入座,又送上水酒。魏霸不習慣把酒當水喝,哪怕這些酒的度數很低,便要了一些水。等一切就緒,侍者退了出去,程安才不緊不慢的開了口。

「少將軍,其實權謀聽起來很高深,說起來卻很簡單。權者,衡者,無非是比較利害得失,趨利避害,防患於未然而已。當然了,這裡面手段的高下,就看各人的心智如何了。就拿最簡單的事情打個比喻吧。面對一隻羊,狼可以很兇惡,為所欲為。可是這時候如果來了一頭虎,那隻狼會怎麼辦?」

「當然是逃之夭夭。」

「對了,為什麼要逃呢?原因很簡單,狼知道自己不是虎的對手,逃走固然會失去一頓美餐,留下來,不僅吃不到羊,還有可能成為虎的獵物。與死亡相比,失去性命更可怕,所以狼才會逃走。」

程安不動聲色的看著魏霸:「其實打鬥並沒有發生,但是狼卻看出了雙方實力的高下,提前選擇了逃避的決定,所以它保住了性命,這個決定並不難做。可如果來的是一頭乳虎,遠沒有成年的虎那麼強大,狼看起來還有幾分獲勝的希望時,這時候它怎麼做,就非常有學問了。」

魏霸沉吟良久,這才微微頜首:「老先生言之有理,準確的判斷對手的實力,的確是一門學問。」

「然也。」程安大笑,重新拿起筆,攤開一份賬簿:「少將軍已經初窺門徑,老朽已經沒什麼可以教你的了。」

魏霸沒有吭聲。他知道程安不是沒什麼可以教他的,他是不想教他,至少是不想輕易的教他。也許程安還在想看他的表現,決定他是不是值得教,也許是不想在這個漩渦里涉入太深,這才明哲保身。在漢中,魏家是外來的強龍,而程家卻是地頭蛇。魏家隨時可以走,程家卻要一代代的生存下去,他們不會貿然的把自己和上司綁在一起,特別老爹魏延還是那副德性。

「多謝先生。」魏霸起身,又拜了一拜,這才起身離開。出了帳,帶著敦武等人走了。程安拈著筆,一筆一划的寫著公文,不時的拿過算盤撥弄幾下。過了好一會,書吏趙素走了進來,笑道:「程公,魏霸走了。」

程安應了一聲,連頭都沒抬。

趙素和程安熟稔,也不自外,坐在魏霸剛才的位置上,端起魏霸喝地的水杯聞了聞,奇道:「這小子喝的居然是水?」

「他不喜歡喝酒。」程安抬起頭,瞟了趙素一眼:「怎麼,按捺不住了?」

趙素嘆了口氣:「不是我按捺不住。程公你也是知道的,我對這些事根本不感興趣。可是我們家的老爺子有些不高興。丞相到漢中這麼久,連派個人去問候一下的虛儀都沒做,實在太令人失望了。」

程安哼了一聲:「看來你家老爺子也是靜極思動了。」

「又豈是我家老爺子,其他幾家也差不多,一個個一本正經的在家坐著,不肯主動來請見,卻又天天盼著丞相去請他們,盼得老眼昏花,眼屎都平白多了不少。」趙素一邊說,一邊咂著嘴,神情誇張。

程安忍俊不禁。「你就這麼說你家老爺子,不怕他用拐杖敲斷你的腿?」

「我又沒說錯,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程安沉吟片刻,放下手中的筆,雙手交叉握在一起。「依我看,你還是勸你家老爺子死了這條心吧。」

「為什麼?」趙素詫異的問道:「丞相打定主意,不肯讓我們益州人出頭了?益州可是益州人的益州,不是荊襄人的益州。」

「丞相啊,可不是簡單的人物。他的手段……嘿嘿,又豈止是對我益州人狠辣,對荊襄人也不肯假以顏色呢,廖立已經被廢了,李嚴也離開了永安,看似重用,實際是猛虎離山,只是他自己尚未得知罷了。至於益州人,你看看朝中那幾位,有幾個手裡有實權的?就連楊季休也不過如是,你們還想出頭?」

趙素眉頭一皺,嘻皮笑臉的神情一掃而空,變得嚴肅起來。他想了片刻,忽然驚道:「那程公的意思是……魏家父子?」

「他們?」程安輕蔑的搖搖頭:「朽木不可雕,糞土之牆不可杇,離他們遠一點,免得惹火燒身。」

「那程公你還和魏霸來往得這麼密切?」趙素又笑了起來。

「不是我找他,是他找我。」程安眉頭一皺,若有所思:「他身邊來了個婢女,居然知道我們漢中四姓,頗有些怪異。趙素,你有空去問問看,這個婢女是什麼來頭。」

趙素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問什麼。

……

魏霸回到了大帳,魏延正坐在帳中,一臉是汗,卻沒有解甲,只是摘下頭盔,用布巾擦了擦。前一世當兵的辛苦,都用衣服上積滿了汗鹼來形容,和這一世的軍人比起來,那可就小巫見大巫了。普通士卒穿皮甲或者札甲,那還稍好一些,像魏延這樣的將軍穿的是細鱗鐵甲,看起來威風,實際上非常遭罪。鐵甲近二十公斤重不說,裡面為了防止磨破皮膚,還要穿上厚厚的戰襖。冬天也就罷了,到了夏天,全副武裝的操練可不是好受的。

「去哪兒了?」

魏霸連忙走上前,從親衛的手中接過布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