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37章人善被人欺

第037章人善被人欺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541

前一天鬧得滿城風雨,直到半夜才睡,第二天起來的時候,魏霸便覺得有些艱難。無數個偷懶的理由在腦海里盤旋,呱噪如群鴉,想要勸他休息一天,可是最終他還是掀開舒服的被子爬了起來,順便還踢了魏武那光溜溜的小屁股一腳。

「阿武,起床了。」

「嗯——」魏武抱著被子,翻了個身,連眼睛都不想睜。「我再睡會兒,昨天睡得太遲了。」

「起床,練完武再補覺。」魏霸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折騰著魏武。他也累得睜不開眼睛,可是如果能把魏武也折騰起來,他至少還有個伴,有難同當,心理上平衡一點。

「不行!阿兄,你昨天剛說的,小孩子睡眠不足,影響長身體,你不想我變成侏儒吧?」

「嘿——」魏霸吃了一驚:「你這倒記得清楚啊。」

「嘿嘿,那當然。」魏武將頭埋到被子里,堅決不肯起床。魏霸無奈,只得一邊打著哈欠,一邊穿衣服。帳門一掀,彭小玉衣衫不整的走了進來,一面揉著眼睛,一邊含含糊糊的說道:「少將軍,你起來啦,我給你打水。」

魏霸嚇了一跳,他身上只有一條牛鼻褲,這玩意和後世的三角褲差不多,根本遮不住什麼,更何況他現在還處於晨勃的狀態。而魏武更是丟人,他習慣了裸睡,半個屁股還露在外面呢,讓彭小玉看見了算什麼。他連忙一手遮住自己的要害,一手幫魏武拉好被子,同時驚慌的叫道:「彭姑娘,你怎麼進來了,快出去。」

魏武一動不動,打著鼾聲,不過魏霸知道,他肯定沒睡著,只是不好意思,這才裝睡。

彭小玉不解的看著魏霸,見他這副狼狽的樣子,不禁露齒一笑:「少將軍,從昨天晚上開始,我是你的侍婢啊。你忘了?唉,我沒想到少將軍昨天睡得那麼遲,今天還會起這麼早,請少將軍恕罪。」

魏霸哭笑不得的眨眨眼睛:「彭姑娘,我說過,等些日子,我會送你回老家,你不需要給我做婢女。」

彭小玉想了想,又道:「那我也不能在這裡白吃白住。再說了,我就是回到家,也不過是做個農婦,能留在鎮北將軍府做婢女,可比回家種地好多了。」

魏霸哀嘆一聲,這丑姑娘是賴上我了怎麼的?她說的是有道理,不管她們家原本是什麼情況,現在都已經敗了,她就是回到老家,最好的情況也不過是做個庶民,以後再嫁個庶民,永遠掙扎在最底層,倒不如在鎮北將軍府做個婢女,至少生活水準要比普通百姓好多了。

可是……我不喜歡啊,要找婢女,也得找環兒那樣的漂亮小丫頭,哪能找個青面獸啊。可是這些話只能在魏霸的心裡吶喊,他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的,特別是當著一個如此苦命的女子。

「那……」魏霸結結巴巴的說道:「那你先出去,等我穿好衣服再進來。」

彭小玉隱約看到魏霸鼓鼓囊囊的胯下,也有些臉紅,連忙轉身出了帳。魏霸一邊手忙腳亂的穿衣服,一邊聽著外面嘩嘩的水聲,等他從裡面出來,彭小玉已經準備好了洗漱用具。敦武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匆匆的趕了過來。

「少主,你今天還要跑步?」敦武問道。

「嗯。」魏霸低下頭,用清涼的水用力的搓洗著酸脹的臉,讓自己儘快從睡意中清醒過來。敦武不再問了,他知道魏霸的脾氣,既然已經起來了,就沒有中途而廢的道理。而且他也希望魏霸如此,不管最後能不能練成高手,有一副好身體總是好事。

魏霸洗完了臉,在敦武的陪同下,出了大帳,沿著沔水北岸,開始向陽平山方向慢跑。清涼的晨風撲面而來,隨著漸漸輕快的步伐,心臟有力的跳動,將一股股熱血壓向四肢,魏霸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睡意全消,腳步也變得越發輕快。他越跑越快,竟然一路小跑的上了山,直到半山腰才停了下來。

他一邊活動著身體,一邊看著山腳下的軍營,呼哧呼哧的喘著氣,對敦武說道:「你說我是不是年紀太大了,不能再練武了?」

敦武點點頭,又搖搖頭。「要想練成高深的武技,那是不太可能了,筋骨已經成型,再練也只能練皮肉,想要深入骸骨經絡,鍛筋伐骨,那是難上加難。不過,那只是無法修練能力敵百人的高深武技,要想強身健體,練就粗淺功夫,只要不遇上將軍那樣的高手,自保一時,等待救援,卻是沒什麼問題。」

俗話說,每個男人心裡都有一個武俠夢,魏霸也不意外。聽說自己這輩子沒機會成為高手,多少有些遺憾,特別是在父親和兄弟都是高手的情況下。

「將軍的武技究竟高到什麼地步?」魏霸一邊舒展身體,一邊問道。

一提到魏延,敦武的神情中立刻多了幾分崇拜。「將軍一人,能對付我們魏家武卒一什。」

魏霸嚇了一跳,魏家武卒強悍的身體素質,他已經看過了。他更知道,魏家武卒一什可不是十個人這麼簡單,五人為伍,是一個五人合擊小陣,兩伍一什,又是一個互相配合的什人陣,其威力遠遠超過十個單打獨鬥的武卒。相當於近五十個普通士卒列陣而斗。如果魏延一個人能對付兩個五人合擊的小陣,這已經超過了魏霸所能想像的境界。以敦武的能力,作為年青一輩中的佼佼者,大概也只能對付一個五人小陣,同時面對一什,他只有抱頭鼠竄的下場。

靠,真有這樣的高手啊。

魏霸一邊咋舌,一邊看著遠處的軍營,突然心中一動:「對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