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32章搶人(上)

第032章搶人(上)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19

望樓上的士卒一陣慌亂,看來魏延的名字讓他們很緊張。有人下瞭望樓,飛奔入營。時間不長,營中忽然亮起了無數的火把,數百個士卒沖了出來。他們跑得很急,有的一邊走一邊披甲,有的則乾脆沒有披甲,只是他們慌亂的神情是一致的,隊形也亂七八糟,毫無陣勢可言。

他們來到營門前,卻沒有打開營門,而是隔著營門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如臨大敵。魏延坐在馬上,一手挽著韁繩,一手扶在大腿上,巋然不動。魏霸看得心中痛快,卻也心驚肉跳,這要是對面射一陣亂箭射過來,那可麻煩了。他從親衛手中接過一面盾牌,輕催戰馬,趕到魏延身邊,剛要將盾牌遞過去,魏霸擺了擺手:「不用。」

「阿爹,小心為上。」

「哼,我借他個膽子,他也不敢。」魏延不屑一顧,堅決的推開了魏霸的手。

魏霸咂了咂嘴,沒有再說,只是提足了精神,警惕的注意著對面,只要有一絲異動,他就以最大的速度把盾牌舉起來。不知不覺中,他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浸濕,對自己的舉動也有些後悔起來。這來得容易,去得可難,要想再退出安全的距離,那可是萬萬不能了。

營里又是一陣嘈雜,士卒們向兩邊分開,半邊臉還腫著的劉琰在幾個全副武裝的親衛簇擁下,出現在營門口。他隔著粗大的寨木看向魏家父子,臉色在火把搖曳的火光下變幻不停。

「魏延,你想造反嗎?」他大聲叫道,聲音卻如火光一般飄浮不定。「可知丞相軍令無情,你休要猖狂。」

魏延淡淡的說道:「將軍這是說的哪裡話。聞說犬子無禮,在丞相大帳中擰斷了將軍的手指,又打了將軍一耳光,實在過意不去,特帶著犬子來見將軍,想問個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確是犬子的錯,魏延這就給將軍道歉,把他交給將軍,任將軍處置。」

劉琰猶豫了一下,半天沒有說話,顯然搞不清魏延的話是真是假。他看到了魏延身邊的魏霸,臉上的腫痛更加火辣辣的,心中火氣上涌,不禁大聲罵道:「魏延,你教子無方,以下犯下,還有什麼要問的,你要是真心道歉,就在此地擰斷他的手指,打他幾個耳光,便也罷了。要不然,我與你沒完。」

魏延淡淡的說道:「後將軍,且不說事情的是非曲直尚未分明,處罰還為時過早,就算是責任在犬子,由我來施罰,恐怕也不妥。」

劉琰有些糊塗了,大聲叫道:「為什麼?」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一來他打的是將軍你,而不是我,要責罰他,也應該由將軍來責罰,方能消將軍心頭之怒。二來若是由我處罰,我手下留情,虛以故事,將軍難道不擔心我魏延沒有誠意嗎?」

「那……那又待如何?」劉琰更拿不定主意了。魏延說的兩個理由的確有些道理,要想消心頭之怒,當然是親手擰斷魏霸的手指,再狠狠抽他幾個耳光才解氣,如果由魏延動手,他能真下手嗎,也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可是一看到魏延身上的甲胄和遠處影影綽綽的人影,他又有些心虛,生怕自己一出營,仇沒報成,反被魏家父子再羞辱一陣。

至於傅興的事,他想來想去,覺得魏延應該還不知道這個情況。他讓人送傅興到輜重營等死,是因為輜重營由魏延的死對頭楊儀負責,魏霸白天剛剛還和楊儀發生了衝突。楊儀就算不幫他,也不可能幫著魏家父子,魏家父子得到了消息,也無法從輜重營搶人。

難道魏延真是來道歉的?劉琰有些拿不定主意。

魏延目光敏銳,看到了劉琰猶豫的神情,他哈哈一笑,抬起右手招了招。在遠處的十來騎排成一排,緩緩的壓向營門,暴露在火把之下。「後將軍,莫要緊張,只是一些隨從親衛而已,我是來講和的,可不是來打架的。後將軍不請我入營便也罷了,莫非連這十幾個人都怕,不敢出營一敘嗎?」

劉琰看清魏延果然只帶了十幾個人,這心安了些。他想著魏延雖然身為鎮北將軍,曾經鎮守漢中十年,稱霸一方,可是現在丞相已經到了漢中,魏延不再是唯我獨尊了,這裡又是丞相的中軍大營,諒他也不敢亂來。自己如果龜縮在營里不敢出去,未免太沒面子。他關照身邊的衛士們小心戒備,這才讓人打開營門。

在吱吱咯咯的響聲中,劉琰小心翼翼的走出營門,在門外兩三步的地方站定,只要魏延有一絲異動,他隨時可以退回來。他仗著膽子,大聲叫道:「魏延,我出來了,讓你兒子來受罰吧。」

魏延翻身下馬,給魏霸使了個眼色,魏霸雖然不願意,卻也只能下馬,亦步亦趨。兩人來到劉琰面前,魏霸已經能清晰的聽到劉琰身後那些弓箭手拉弦的聲音,想到他們要是一不小心,自己就可能嗝屁,頭上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油汗。

這層油汗在火把的照耀下亮晶晶的,劉琰看得分明,不禁心中大快。他咬緊了牙關,又扯到了腫痛的麵皮,心頭怒火更是旺盛。他從親衛手中接過馬鞭,迎了上去,用力一抖,馬鞭發出脆響,正如他此刻的心情一樣爽利。

「豎奴,沒想到會有現在吧?」劉琰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他高高的舉起馬鞭,就向魏霸迎頭抽了下來。魏霸眼神一緊,剛要暴起反擊,負手站在一旁的魏延忽然上前一步,一抬手就握住了劉琰的手腕。

劉琰大驚失色,一邊用力將手腕往回扯,一邊尖聲叫道:「魏延,你想幹什麼?你要是敢亂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