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30章伏筆

第030章伏筆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00

魏霸張了張嘴,這才明白魏風為什麼那麼開心。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悲哀。人家都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老爹倒好,離家千里,都能把鄉黨都變成仇人,實在是極品。

「怎麼會這樣?」魏霸一開口,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這個理由還用說嘛,難道要大哥魏風說,這是咱爹脾氣太臭,把人得罪光了。果然,他隨即感受到了魏風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尷尬的笑笑,反手摟住魏風的肩膀:「走吧,先回家,今天晚上好好款待一下傅興。要是可能的話,把他拉到我們這邊來,我估計劉琰是不會再容下他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下黑手整治他。」

「這是肯定的,所以我才說今天晚上請他赴宴,否則,軍營里死個把人,可是太正常不過的事。」魏風深有同感的說道。他想了想,又道:「我說阿霸啊,看不出你現在惹事的本事比我們兩個還要強,居然連劉琰都敢打。不行,看來只有敦武一個人還不夠,我得讓阿爹再派幾個高手給你。要不你小子遲早有一天得被人下黑手,拋屍荒野。」

「不至於吧?」魏霸一縮脖子,覺得魏風有點誇張。

「不至於?我跟你說,今天虧得是劉鈺那個不成器的出手,換一個稍微有點腦子的,不是在軍營里,而是在軍營外向你挑戰,就算敦武再利害,那幾個騎兵衝鋒起來,一個衝鋒就能砍下你們的腦袋。到時候就算是老爹出面,還能把你救活了?不錯,私鬥是違法的,可他到時扔兩個家奴做替死鬼,主事兒的卻一根毛都不會少,你死了也白死。」

魏風頓了頓,又道:「這事兒,我就干過兩次。」

靠,這些當兵的還真黑啊。魏風覺得脖子後面有些涼嗖嗖的。

「當然了,最安全的辦法還是靠自己。」魏風攬著魏霸的肩膀,一路走一路說。「你小時候身子弱,基礎沒打好,想要練就高深的武技是有些遲了,可是練點防身的武技,不至於全無還手之力,那還是有可能的。這些陰損的招兒敦武最擅長,你有空向他請教請教。敦武,敦武,聽到沒有,把你那保命的招術拿兩招出來,教給阿霸。」

敦武悶悶的應了一聲:「喏。」

「臭小子,不願意啊?」魏風笑罵道:「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他多點本事,不也是減輕你的負擔。護得他周全,以後還能少了你的好處?」

敦武撓了撓頭:「少將軍誤會了。我不是不肯教,我只是一時半會兒想不到合適霸少主學的招術。」

「那我管不著。」魏風很不負責任的聳聳肩,繼續摟著魏霸的肩膀,說得眉飛色舞。

弟兄三人回到大營,魏延正在操練人馬,兩千多人分隊廝殺,喊殺聲震天。魏延負手而立,靜靜的看著台下的將士。直到魏霸等人走到跟前,他才轉過頭,漫不經心的瞥了魏霸一眼:「傷著哪兒沒有?」

魏霸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沒傷著,只是手掌有些疼。」

「手掌?」魏延眉頭一挑:「手掌怎麼了?」

「他啊,打了劉琰一巴掌,想是打得太重了,連自己的手都打疼了。」魏風笑著把他在諸葛亮大帳里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一邊笑一邊說道:「劉琰半邊臉都腫起來了,眼睛哭得像桃子,真是可憐。」

「那個廢物,除了一張臉,還有什麼值得稱道的地方。」魏延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他那張臉,我都懶得打,怕沾一手的脂粉。」

魏霸翻了個白眼,又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阿爹,我闖禍了,請阿爹責罰。」

「闖什麼禍?」魏延看著正在操練的士卒,問道:「就這事?不是都沒事了嗎,還有什麼好責罰的。」

「不是。」魏霸挑了挑眼皮,小心的保持著和老爹的距離。「我打了劉琰,可是也讓丞相不高興了。我怕以後丞相會因為此事為難阿爹,比如他……可能否決你的計劃。」

魏延眉梢一挑,轉過頭看著魏霸,顯然魏霸剛才說的這個問題觸動了他的心思。魏霸低下頭,一副慚愧的模樣,實際上卻是心中暗爽。他之所以要和楊儀發生衝突,又要去諸葛亮面前告狀,並且和諸葛喬在諸葛亮面前辯論,其實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試探和激怒諸葛亮。而激怒諸葛亮的目的,就是為了打個預防針,有了這個衝突在前,以後諸葛亮如果否決了老爹的計劃,老爹有什麼怨言,雙方也都會以為根子在這裡,心理上有所緩衝,不至於突然爆發劇烈的衝突。

這和種疫苗異曲同工。至於和劉琰父子的衝突,拉攏傅興,都是附帶的收穫。劉琰是個沒什麼用的人,諸葛亮把這個人帶在身邊,他一時摸不清其中的原因,但是借劉琰來試探一下諸葛亮的脾氣卻是再好不過。諸葛亮如果偏袒劉琰,那他在魏霸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將瞬間崩塌,魏霸就要考慮另外一條路了。

「不會的。丞相為政,公私分明,不會因為你這點小事,就會影響軍國大計。」魏延沉思了片刻,搖了搖頭:「你想得太多了。」

魏霸暗自嘆息,老爹還是這麼自信,他根本不知道諸葛亮心裡的浪漫比他的自負還要強上幾分,哪裡會聽得進他的子午谷計劃。不過這些話他不能當著這麼多的面說,只能找個獨處的機會,再慢慢向老爹說明。

「阿爹,你晚上有空嗎?」

魏延想了想,眼神中露出些許落寞:「傅肜護衛先帝,戰死猇亭,是條好漢子。既然你們和他的兒子做了朋友,我理當出席。」

「那可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