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28章失敗的說客

第028章失敗的說客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440

現在魏霸知道為什麼歷史上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會不採用魏延的子午谷奇謀了,因為他認為這次以正道臨有罪,是所在必勝,所以根本沒有必要冒那個險。他也知道為什麼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機會那麼好,最後卻敗得那麼快,隨後又以數萬大軍攻陳倉,卻成就了郝昭的赫赫威名。

因為他現在還是個浪漫的人,他根本沒有認識到戰場的殘酷,他還想著談笑間破軍殺將,決勝千里。他只有經歷了慘痛的失敗之後,才有可能成長為真正的名將。

的確,他後來成了名將,甚至成了智者的代名詞,三國演義中,劉備、曹操、孫權這些人都是配角,只有他才是當之無愧的男一號,就連老羅力捧的忠勇無雙關帝聖君,風頭都被他蓋過些許。

可惜,他現在卻是個浪漫的人,他成長的代價,就是眼前這個一旦失去就再也不可能重來的戰機。

「萬人必死,橫行天下?」魏霸說道:「丞相是意思是說,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諸葛亮父子互相看了一眼,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魏家父子粗鄙無文,看來不是虛言,這個魏霸居然用鄉間俚語來理解他的話,雖說大致意思不差,可是品味實在不敢恭維。

「差不多吧。」

「那丞相覺得,一個不要命的士卒,能夠打敗幾個對手?」

諸葛亮真的不高興了,面無表情,一聲不吭。諸葛喬連忙笑道:「魏兄,這只是個比喻,怎麼能具體比較呢。」

魏霸搖搖頭:「丞相,諸葛兄,我讀書少,不知道那些上古的傳說。不過,我多少也讀過幾句《論語》,知道夫子說過『不教而戰,謂之殺』,以未經大戰之卒,對陣久經沙場之敵,丞相,竊以為非仁者所當為。且魏強漢弱,殺敵一千,自殺八百的事,魏做得,我大漢卻做不得。先主猇亮之敗,多年精銳損失殆盡,致使丞相聞南中之變,也只能息兵殖穀,三年方能南征。今天若有閃失,丞相以為又需要多少年才能恢復?」

諸葛亮眉頭微微一皺,輕輕的拍了拍面前的賬本,抬起頭對魏霸說道:「魏霸,你多慮了。這等軍國大事,自有爾父等重將良臣操心,你一個尚未出仕的年輕人能謀及此,固然可喜,卻也難免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不妨多聽聽別人的意見,增長見識,然後再說,也許會更準確一些。這樣吧,你的記賬法頗有可采之處,容我和府中掾吏們商議商議,再給你一個答覆。至於楊儀那裡,你就不用擔心了。楊儀是個識大體的人,他不會計較你一個年輕人的。」

魏霸看著送客之意非常明顯的諸葛亮,知道再說無益,只得暗自嘆息一聲,起身告辭。諸葛亮給諸葛喬使了個眼色,諸葛喬起身將魏霸送出大帳。魏霸出了大帳,鬱悶的吐了一口氣,怎麼別人都是舌燦蓮花,馬到成功,我就是白費口舌?看來我真不是個做說客的材料啊。

他沮喪的向諸葛喬拱了拱手,正要告辭,只見一個滿臉怒容的中年人快步走了過來,連諸葛喬給他行禮都不理睬,直接往大帳裡面沖。

諸葛喬一見此人,連忙對魏霸說道:「魏兄,請恕我不能遠送。」

魏霸無所謂的笑笑,正要說兩句客套話,帳門一掀,那個剛剛闖進帳去的中年人又沖了出來,兩步跨到魏霸面前,兩眼瞪得溜圓,厲喝一聲:「你可是魏霸?」

魏霸莫名其妙的眨眨眼:「我是,你是……」

「豎子,我是誰你都不認識,就敢打傷我兒子?」

中年人勃然大怒,揮起馬鞭就抽了過來。正在遠處等候的敦武一看那人就警惕的趕了過來,此刻更是二話不說,迎上前去,一手托住那中年人的手腕,用力一擰,奪下他的馬鞭,另一隻手已經無聲無悄的捏成拳轟了出去。

一聲巨響,那中年人橫飛兩步,轟然倒地。敦武這一拳打得非常重,痛得那中年人抱著腹部,連吸冷氣。

諸葛喬大吃一驚,顧不得責備魏霸,連忙趕過去扶起中年人,連聲叫道:「後將軍,後將軍,你沒事吧?」

魏霸剛才已經聽明白了,這人便是劉鈺的父親劉琰,官居後將軍,是很早就跟著劉備的從龍之臣。

「阿……喬,給我……拿下……這個豎子。」劉琰痛得眉眼都抽搐得擠在了一起,白晳的臉龐現在更是煞白,額頭全是細密的冷汗。他倒在地上抽搐著,身上的錦衣也沾上了不少泥土草屑,一片狼藉,哪裡還有什麼後將軍的風度。

「他……他怎麼了?」諸葛喬不解的問道。

「他……他打傷了我的鈺兒。」劉琰又痛又急,涕淚交流:「我的鈺兒可能要殘廢了。」

「啊?」諸葛喬大吃一驚,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尖聲叫道:「怎麼會這樣?」

帳門一掀,諸葛亮走了出來,嚴厲的掃了一眼,不快的喝道:「何事喧嘩?」他一眼看到躺在地上,淚流滿面的劉琰,也吃了一驚。「威碩,你這是……」

劉琰翻身爬起,撲到諸葛亮的跟前,連連叩頭,泣不成聲:「丞相,丞相,你要為我做主啊。魏延的兒子魏霸在大營里行兇,打傷了我的鈺兒。我的鈺兒要成廢人了,請丞相為我做主,討回公道。」

諸葛亮轉過頭看著魏霸,眉頭微皺,沉聲道:「魏霸,可有此事?」

魏霸一直靜靜的打量著他們。自從敦武一個回合將劉鈺從馬背上扔了下來,他就對眼前的這一幕有了心理準備,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而已。躲是躲不掉的,他只有硬著頭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