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26章標新立異

第026章標新立異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626

魏霸強忍著怒火:「正是,不知參軍有何指教?」

「這就是你搞的什麼新式記賬法?」楊儀伸出一根瘦削見骨的手指,指了指魏霸懷中的賬薄。

「是。」魏霸低下頭,看看那些凌亂的賬薄,「參軍大發雷霆,難道就是因為這些賬薄?」

「哼!標新立異,自以為是。都像你這樣,自作主張的搞一些新花樣,以後我這賬還怎麼查?莫非是魏延事情做得不周全,就想搞些新花樣來取巧?這樣做,也未免太兒戲了。」

魏霸徹底失望了,楊儀這根本就是藉機生事,他連賬簿就沒看,一看到這與眾不同的樣式,就斥之為標新立異,並且推論為魏延正事沒做好,所以要想些花樣來掩飾自己的失責。這已經超出了業務範疇,這是不折不扣的意氣之爭。他想委曲求全,可惜人家根本沒這心思,也不想給他這機會。

楊儀一再當著他的面稱呼魏延的名字,這其中的侮辱意味已經非常明顯,如果他再忍氣吞聲,不僅於事無補,只怕楊儀還會鄙視他。

已經讓老爹鄙視了,還能再讓你鄙視?

魏霸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他直起了腰,居高臨下的看著楊儀。他雖然才十八歲,也不是很強壯,可是繼承了魏延的高大身材,此刻楊儀坐著人,他站著,低著頭的時候楊儀還感覺不出什麼,一旦他抬起頭,雙方的氣勢自然而然的就扭轉過來。

楊儀神情一窒,隨即勃然大怒,用力一拍案幾,厲聲喝道:「在本參軍面前,你敢無禮?」

魏霸嘴角一咧,淡淡一笑,根本不理會楊儀的裝腔作勢。他晃了晃手中的賬簿:「家父忝為鎮北將軍,從先帝授命起,鎮守漢中近十年,不敢說有功,卻也是兢兢業業,這十多年來,沒有讓曹魏一兵一卒進入漢中,足以證明先帝當年的任命是英明的。參軍沒有任何證據,便說家父做事不周全,質疑先帝識人之明,不覺得有些草率嗎?」

楊儀愣了一下,隨即冷笑一聲:「證據?證據不就在你手中捧著?魏延要是完成了任務,又何必弄出這些新花樣?搞這些,不就是希望我一時半會的看不清楚,好矇混過關嗎?你以為抬出先帝來,我就不能拿你怎麼樣?」

「參軍此言差矣。」魏霸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參軍精於算計,蜀中聞名,豈是一個與眾不同的記賬法便能矇混的?如果真是這樣,那參軍的算學便不足道了。更何況我們這新式記賬法並不複雜,只要是個明白人,便能很快領會其中的妙處,本就是要讓條目更清晰,減輕參軍的工作負擔,又怎麼會希望參軍看不清楚?參軍根本沒有看,就斥之為新花樣,並且說成是家父的居心不良,簡直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參軍,某雖不才,竊為參軍齒冷。」

「大膽,黃口孺兒,也敢質疑本參軍的算學?」楊儀怒氣勃發,霍地站起身來,「你敢和本參軍比試算學嗎?」

魏霸不屑的哼了一聲,要論詩文典籍,老子甘拜下風,可是要論數學,老子可以嚇你一跟頭,甩你八丈遠。不過,現在不是跟你玩這些的時候,先解決賬目才是重點。「參軍如果有意切磋算學,某隨時恭候。不過,我勸參軍還是暫息雷霆之怒,先看了賬本再說。你與家父之爭,不過是私人意氣,不可干擾國家大事,不知參軍以為如何?」

楊儀大怒,他此刻已經被魏霸激起了怒火,又怎麼可能收回賬簿再看。面對魏延,他尚且不肯假以顏色,面對魏延的兒子,他又怎麼肯輕易的讓步。他一揮手:「要看可以,還按現在的記賬法送來,否則我絕不會看一眼。都像你們這麼自以為是,別出心裁,我還怎麼做事?」

魏霸眼神一緊:「當真不看?」

「當然不看。」

「你不要後悔!」

楊儀吃驚的看著魏霸,啞然失笑,他繞了出來,走到魏霸面前,卻發現自己比魏霸還低半個頭,這仰著臉看魏霸,實在有些自墮氣勢,想往後退一步,想想又覺得不妥。躊躇半晌,他乾脆不看魏霸,啞然失笑,故作不屑的一揮衣袖。「你放心,就算你告到丞相面前去,我也不會後悔。」

「那就再好不過。」魏霸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就把漢中的賬交到丞相面前去,我倒,丞相是不是也像某些人這般武斷,這般意氣,這般泥古不化。」

說完,他不等楊儀說話,轉身出帳,揚長而去。楊儀見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氣得暴跳如雷,破口大罵。不過此刻魏霸已經去得遠了,他就是喊破了喉嚨,也無濟於事。

程安和魏霸並肩而行,聽著身後楊儀隱隱約約的嘶吼聲,無奈的嘆惜一聲:「少將軍,真要去見丞相?要不,我們還是回去重新謄抄一遍,雖說費點事,可總比鬧得不可開交的好。丞相事務繁忙,用這點小事去打擾他,未免有些不妥。」

魏霸搖搖頭:「程老先生,這可不是小事,更不只是我父親和楊儀的意氣之爭。這可是關係到丞相北伐能否建功的大事,我相信丞相一定會見我的。如果丞相也不同意我的做法,那我自當一肩擔起這個責任,絕不連累程老先生與各位賢良。」

程安被魏霸說破了心思,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諸葛亮的大帳離楊儀並不遠,只是十幾步路便到了。魏霸請程安在外面等候,自己捧著賬簿到帳前求見。他的心情有些激動,馬上就要看到自己的偶像了,明知道他不可能像三國演義里那樣羽扇綸巾,身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