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霸蜀 >第025章出手不留情

第025章出手不留情 (1/2)

小說名稱《霸蜀》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2013-05-13 18:30  字數:3375

見劉鈺氣得咬牙切齒,卻根本不是魏霸的對手,他身邊的那些錦衣少年們按捺不住,七嘴八舌的呼喝著,提馬來撞,只有劉鈺身邊的那個沉默少年不進反退,拉著劉鈺的馬韁,控著馬,向後讓了幾步,避開了戰圈。

看著那些撞來的戰馬,魏霸心裡雖然緊張,卻並不擔心。他相信站在自己身後的敦武有足夠的能力保護他的安全,否則敦武肯定會提前讓他退後。他大模大樣的站在那裡,鼓動毒舌,繼續對劉鈺進行無微不至的人身攻擊,視那些窮兇惡極的錦衣少年如無物。

「我說,這可是丞相大人的中軍大營,你們在這裡縱馬賓士,已是犯禁,還想鬧事,你們眼裡還有軍法嗎?當真是如潑婦一般,不知輕重……」

劉鈺氣得渾身顫抖,險些暈厥過去。他只聽說魏延的兒子魏霸能說會道,可是沒想到他這麼能扯,一張嘴簡直比潑婦還能說,偏偏罵人還不吐髒字。他準備嚴重不足,本想在言語中折辱魏霸,反倒被魏霸罵了個狗血淋頭,更讓人難堪的是,偏偏自己還挑了這麼一個場合。旁邊站著幾十個各營來的掾吏,如果不把魏霸收拾一頓,打掉他的囂張氣焰,自己很快就要成為十萬大軍茶餘飯後的笑料。

「打!給我打!」劉鈺氣喘吁吁,香汗淋漓,大聲尖叫著,彷彿剛被人凌辱過的少女。怒氣攻心的他早把不能在軍營里生事的想法扔到了九霄雲外,此刻只有一個想法,把魏霸那張嘴撕爛,打腫,讓他知道毒舌沒有好下場,以後再也不能逞口舌之利。

在劉鈺的尖叫聲中,三個錦衣少年縱馬沖了過去。魏霸眼神一緊,隨即聽到身後一聲低喝,敦武像一陣風從他身邊掠過,眼前一陣繚亂,奔跑的戰馬驀地長嘶不已,人立而起,三個錦衣少年坐不住馬背,驚叫著從馬上摔了下來,痛得鼻涕眼淚橫流,在地上滾了兩滾,身上的錦衣頓時失去了光鮮,變得灰頭土臉。

片刻之間,塵埃落定。敦武一手挽著三匹戰馬的韁繩,一手輕輕的撫著其中一匹白色的駿馬的脖子,動作溫柔,神情專註,那匹駿馬很是享受,伸出舌頭短著敦武的手,溫順得像是敦武養了多少的寵物。

「校尉,丞相有令,軍營中不能馳馬。你看,剛才險些傷了人。諸位,你們沒事吧?」魏霸見敦武如此神勇,更是心中大定,走到梨花帶雨、目瞪口呆的劉鈺面前,關切的說道:「校尉怎麼樣,沒被嚇著吧?尿褲了沒有?」

劉鈺看著魏霸那張笑得很得意,很陰險的臉,心中的怒火騰的一下燒得更旺,他怪叫一聲,拔出腰間的戰刀,沖著魏霸就劈了下來。他的動作太快,以至於他身邊的那個沉默少年都沒來得及攔他,看著戰刀劈下,少年微黑的臉龐頓時煞白,脫口而出:「住手!」

劉鈺已經氣瘋了,哪裡肯聽他的,就是肯聽,也無法收手了。魏霸也嚇了一跳,沒想到這粉滴滴的小子倒還是夠狠,居然敢當眾殺人,而且是鎮北將軍的兒子。他下意識的想喊,嘴還沒張開,敦武已經再次沖了上去,雙手高高舉起,左手扣住了劉鈺握刀的手腕,右手揪住了劉鈺腰間的玉帶,也不見他如何用力,就將劉鈺從馬上拽了下來,甩出一道弧線,狠狠的摜在地上。

「轟」的一聲悶響,煙塵四起,旁邊的人紛紛散開。等煙塵漸定,蜷縮得像只大蝦的劉鈺露出了身形,他弓著身子,不停的抽搐兩下,粉臉已經被淚水沖得橫七豎八,又沾上了不少灰塵,看起來倒像是趕了幾個月路,而且一直沒時間洗臉。他的手中還握著刀,只是手臂似乎已經脫離了身體,像壁虎被切斷的尾巴,自律的抽動著。

見劉鈺這副模樣,那些錦衣少年們嚇得魂飛魄散,尖叫著撲了上去,就是那沉默少年也嚇了一跳,滾鞍落馬,趕到劉鈺面前,撥開那些大聲哭喊的少年,將耳朵湊到劉鈺嘴邊,又湊到他的胸口,這才鬆了一口氣。

見沉默少年如此,剩下的三個少年頓時放了心,他們轉而勃然大怒,紛紛拔出戰刀,氣勢洶洶的向敦武和魏霸沖了過來。那沉默少年大喝一聲:「住手,你們不是人家對手!」

一聽這句話,那些少年想起剛才落馬的經過,再看看沉默的站在魏霸背後背手而立的敦武,眼神中平添幾分恐懼。他們握著刀,卻不敢再進一步,想要退,又有些下不了台,尷尬無比。

沉默少年走了下來,奪下他們手中的刀,插回各自的刀鞘,沉聲喝道:「還不扶校尉去療傷!」

那三個少年如釋重負,色厲內荏的瞪了敦武一眼,轉身抬起劉鈺就走。劉鈺傷得不輕,低聲的嗚咽著,卻怎麼也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簡直像是被打斷了脊梁骨的哈巴狗一樣可憐。

「在下傅興,義陽人,與鎮北將軍算是同鄉。」

魏霸眉頭一皺,忽然想起一個人來。「令尊莫非是戰死猇亮的傅肜傅將軍?」

傅興慚愧的低下了頭:「正是,今日所為,有辱先人,還請見諒。」

魏霸沉下了臉:「既然知道有辱先人,為何還要來做這樣的事?傅兄,令尊何等壯烈,你又何必和這樣的紈絝子廝混在一起?何況我們都是義陽人,本當多多親近才是,你怎麼可以助紂為虐,反來與我為難?」

「魏兄教訓得是,慚愧慚愧。」傅興被魏霸說得無地自容,連忙道歉。

魏霸緩了口氣,拍拍傅興的手臂,看了一眼敦武。敦武平靜的說道:「劉校尉只是身子太文弱,手臂脫臼而已,只要找